汉风1276

337章 贸易垄断

猫跳 Ctrl+D 收藏本站

????汉风1276无弹窗 儿塔拉迦纳惨白的人头,悬在了高高的绣竿顶端,里港口,给底下来来往往的土人参观。

????人们只知道海战的当天晚上,莫罗游国王、巴厘大头人、巴库尔蒲拉大毛拉、彭亨酋长出海不成,声称回新柯沙里和塔儿塔拉迦纳共存亡。凌晨,汉军偷袭了丛林中的营地,塔儿塔拉迦纳被俘斩,四位国王赔出全国矿产之后得到了宽恕,回到自己的国家。

????至于半夜里汉军怎么能找到塔儿塔拉迦纳设在密林深处的营地,新柯沙里残余的败兵被谁挡住了而不能救他们的国王,等等等等不明不白的事情,就只有天知道了。

????绣竿底下,是一座由八千颗人头组成的京观。新柯沙里人带着惊恐的神情,从这座骷髅堆五丈以外远远的绕行,仿佛那上面带着某种可怕的魔咒。

????是的,他们已经失去了勇气,如果说汉军的猛烈炮火、不可燃烧的木船和布帆,给了他们致命的打击,那么击溃他们心中最后一丝勇气的,则是那些随军登6的白色死神。

????一队队的保安司行刑队员,身穿惨白的带帽长袍,只露出两只眼睛,就像那勾魂的白无常。

????就像一群嗜血的食尸鬼来到了战场上,哪儿有土人的尸体,他们就聚集到哪儿,拿出随身携带的各种稀奇古怪的工具:剥皮刀、骨锯、碎骨钳、钩刀、小钢子,然后在土人惊骇欲绝的注视下,把死人地脑袋切下来,剥去头皮、剜出脑髓,刚刚还呈现着生前模样的人头,转眼就变成了白森森的骷髅头,只剩下两个空荡荡的眼窝,凄惨的注视着这一切……

????这些可怕的人并不满足,他们拿出带着刺鼻味道的药粉,和海水一块倒进巨大的锅子里,把骷髅头放进去熬煮,待没得一点血肉留在上面,才捞出来堆成金字塔形状的京观。

????剥去头皮、剜出脑髓、熬煮人头,这一切都把新柯沙里人吓得魂飞魄散,尤其是行刑队员们以工业化的流水线效率处理这些人头,带着一种邪恶地工业美感,更是增加了京观地震慑力。

????“吃人脑髓的白色恶魔”,成为新柯沙里人记忆当中挥之不去的梦魇,尽管这种装束的汉军再也没有在他们的土地上出现过,但一代代地新柯沙里人都会告诫调皮的小孩:“不要惹天朝人,他们有咒语,能够役使吃人脑髓地白色恶魔!”

????很快。天朝地舰队就回访了莫罗游、巴厘、巴库尔蒲拉和彭亨。随船到来地。是大批地工匠、技师、商人、农夫。当然还有全副武装荷枪实弹地士兵。他们带来了水泥、钢筋、起重机和炸药。轻车熟路地建设矿区、修筑城堡。

????有聪明人惊讶地现。刚刚才由国王将矿产赔给大汉。可为什么大汉像是早就知道了矿产所在。所有地建设都直奔矿区而去?

????消息传到了三佛齐王赭必祈那地耳中。刚开始地几天。他欢喜得做梦都笑醒:塔儿塔拉迦纳这家伙。领着新柯沙里王国把自己打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夺去了西爪哇地好多地方。巴厘、彭亨。这些都是原来三佛齐地属国啊。全被他夺了去!

????打。自从远征细兰失败。国力就一天天衰弱下去。打不过新柯沙里;和。塔儿塔拉迦纳铁了心做南洋霸主。正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如巴厘、彭亨之类地小国。尚容许他地存在。三佛齐这样立国六百余年、曾经称霸南洋地大国。他怎么会放过?

????好了。现在好了。人顺神来帮。大神保佑我三佛齐啊。天朝人不晓得哪根筋搭错了。竟然帮忙灭了新柯沙里。那塔儿塔拉迦纳地人头。给拴在了竹竿上。估计皮肉都进了秃鹰地肚子!

????哈哈。实在是太好了!彭亨、巴厘、莫罗游、巴库尔蒲拉。这些属国要一个个地收回来。至于大汉嘛。帮我这么大一个忙。好歹上一道表文感谢一下……

????什么?你说贡礼?那就给一千两,不、五百两,还是肉疼啊,干脆送尊价值五十两银子的牙雕观音像,反正几百年来早就摸清了天朝的脾气,只要面子上意思意思,皇上龙颜大悦就行了,才不管你送的啥呢!随便给点破烂玩意,也就糊弄过去了!

????于是,彭亨、巴厘、莫罗游、巴库尔蒲拉等国家,收到了三佛齐要求恢复宗藩关系,向它进贡的要求,而大汉南洋总督府,则接到了一封“言辞恳切”的贺表,以及价值白银五十两的象牙观音像一座。

????“三佛齐欺我太甚!”总督府民政局理蕃处处长,常任特别大使周世学气愤的对总督陈宜中道:“三佛齐在新柯沙里进攻下节节败退,爪哇岛上的领土,全被塔儿塔拉迦纳占了,连苏门答腊东南端、马来半岛的彭亨,都落到新柯沙里手中,三佛齐亡国灭种就在转瞬之间。

????我大汉灭了新柯沙里,实为救了三佛齐的危局,如今赭必祈那非但不感恩,还把手伸向了我们从新柯沙里手中抢回的彭亨、莫罗游等属国,真真岂有此理!”

????陈宜中若有所思,把玩着那尊价值五十两银子“巨款”的观音像。周世学时而觉得他是老僧入定般面无表情,但下一刻又觉得他是在淡淡的笑―总之,没人能看出故宋左丞相、大汉南洋总督,这位政坛不倒翁心底的任何念头。

????等了不算长的时间,陈宜中忽然开口道:“兵,大汉海军舰队还没有回去,正好一块解决了!咱们给他来个文武两手,你跟着舰队一块去,软硬兼施逼他就范!”

????周世学吓了一大跳,三佛齐这表文、贡礼是给大汉皇帝的,按以往大宋朝廷地规矩,东西还没送到朝廷就开战,那是欺君之罪啊!

????想当年,多少番邦叛贼利用这一招,打不过就向朝廷上表、朝贡,边将就只能乖乖的等着,等朝廷的旨意下来再作打算,即使朝廷要战,只怕一来一回迁延数月,战机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

????那也得等下去啊!否则,尾大不掉、功高不赏、以臣犯君,这些大帽子扣下来,就算功劳比岳爷爷还高,也得往风波亭上走一遭!

????陈宜中陈总督就算是大汉皇帝的国丈,就敢如此行事?周世学情急,共事这段时间,不管外间怎样说陈总督艳词求官、身为2臣如何如何,但在他眼中

????总督不失为国之栋梁,可不愿意他在这里栽个跟头。

????“总督大人,此事擅专难免引人忌,是否送回朝廷再?”

????“不必!”陈宜中手掌一挥。若是在回琉球参加义女雪瑶的大婚典礼之前,他一定不会冒着被皇上忌,被别有用心的人抓住把柄的风险,迅作出现在的决定。但皇帝女婿说得很清楚了,连故宋皇帝在他眼中都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大汉公民,自己这个故宋丞相、大汉的南洋总督,又何必自己给自己画个圈子呢?

????“总督府驻息辣,距离琉球两千余里,来回须得十天,将来如何能事事禀报朝廷?本官身为南洋总督,职责就有调理番邦之任,又受皇上委托,得专征伐之权,对三佛齐地事务,正是本官职责所在!”

????周世学想了想,小心翼翼地道:“然则大汉海军并不归属总督大人指挥,此事之行,必须海军配合,又如何是好呢?”

????陈宜中笑盈盈的拿出统帅部命令:“大汉海军南洋分舰队司令,少将唐浩,率领南洋分舰队全体舰船,配合南洋总督府,展开针对新柯沙里、三佛齐,及其属国之军事行动。”

????当初的命令,就是让他们来“维持和平”,实际上则是相机行事,看哪边听话就打哪边,现在新柯沙里是打破了,但命令上针对三佛齐的军事行动,根本就还没有展开嘛!

????所以陈宜中指着地图上一个芝麻大的地方,告诉属下:“这个地方,要从三佛齐手里拿到大汉地掌中!”

????周世学笑了,他朝陈宜中拱手道:“下官随舰队出,必不负总督所托!”

????贺表和贡礼送上去,不但没有丰厚的回赐,还等来了大汉海军杀气腾腾地队!赭必祈那像热锅上的蚂蚁,在王宫里团团乱转。

????“吾王为何吓成这般模样?我等领上精兵,和他死战一场!”提出这个建议的将军,被大王狠狠一巴掌打掉了两颗门牙。

????笑话,咱们三佛齐的兵力,连新柯沙里都打不过,还想和一战灭新柯沙里的大汉斗?那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

????“或,我们把国中的矿山送给天朝,祈求他们地原谅?”提出这个建议的文官,也被赭必祈那扇了一巴掌,打得他满口吐血。

????笑话,三佛齐就指着那小小地银吃饭呢,没了祖母山银矿,咱们都去喝西北风!赭必祈那连五百两银子的贡礼都舍不得,何况那银矿,简直就是他地命根子啊!

????“大王,我去年往息辣走一遭,认得总督府的一位贵官……”赭必祈那习惯性地想一巴掌扇过去,幸好中途收住了巴掌。

????提出这个建议的,是他手下最得宠的一位幸臣,此时他闪着狡的小眼睛,一脸谄媚相。

????赭必祈那半信半的道:“你认得的那位贵官,叫做什么名字?”

????“周世学。”

????于是,大汉南洋总督府特使周世学周大人,被三佛齐人用八人抬的头号滑竿,抬进了王宫。

????“阿弥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吾不愿三佛齐万民倒悬、生灵涂炭,故特此一行,欲解贵国亡国灭种之灾厄。”周世学双手合十,脸上一片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神情。

????三佛齐崇信佛教,见这位周大人如此虔诚,朝堂上下对他的好感,那是嗖嗖的往上涨,人人都觉得这位宽袍大袖汉家衣冠的周大人,就跟那西天的罗汉、南海的观音也差不多了。

????只有赭必祈那听出了话中隐含的重重杀机,他眉毛一挑,双手合十还礼,不待礼毕就反问道:“所谓万民倒悬、生灵涂炭,还不是大汉炮口所向?我三佛齐立国六百余年,下属藩国三十余,人民数百万,只怕要我们生灵涂炭,大汉也须得费那么点力气才行!”

????“哦?试问三佛齐之军力,比新柯沙里如何?三佛齐屡败之军心民气,比大小数十战皆胜的新柯沙里如何?贵国王的脖子软硬,比塔儿塔拉迦纳又如何?”周世学眼中凶光毕露,再没有一星半点的慈善,转眼从慈眉善目的观音,变做了横眉怒目的金刚,朝堂上嘶声一片,没想到大汉使如此之凶恶。

????赭必祈那冷笑道:“若是大汉有把握一举荡平三佛齐,又何必让大人来下说辞?”

????“是你们求我救拔,不是我巴巴的赶上门的!”周世学面无表情,转身出门,喝令土人随从:“来呀,伺候老爷上轿。皇帝说过,谈判桌上得到的东西,咱们从战场上取!”

????土人随从不敢违拗,抬起滑竿向港口走去。

????王宫内,文武百官、问讯从后宫出来的妃子王孙,在赭必祈那身前跪了一地:“大王,时机稍纵即逝,姓周的走了,跟着就是炮火,和那吃人脑髓的白魔鬼啊!”

????唉~赭必祈那长叹一声,挥手道:“快,快让,不,请周大人回来。”

????“大王何故前倨而后恭耶?”周世学揶揄一句之后,也不为己甚,展开了谈判。

????“什么?取消马六甲的商税!”赭必祈那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前面几条比如彭亨等属国归入大汉,三佛齐成为大汉朝贡国之类的,还好接受,可这条真是要人命了!比抢走祖母山银矿,还要要人命!

????“三佛齐地处麻六甲海峡,国土贫瘠,全靠收点商税,如果大汉不准我们收税,那我宁愿死了算了!”赭必祈那摆出副破罐子破摔的无赖嘴脸,他决定了,哪怕是牺牲自己,也不能放弃子孙后代的权益。

????“非也非也,并不是不准你们收税,而是对大汉商船免税,至于其他国家的商船,你们不但可以收税,而且可以重重的加税,甚至连大汉海军舰队,也可以派几条炮舰来,免费帮你们震慑那些逃税的商船!”

????赭必祈那的眼睛一下子亮了,麻六甲海峡通行商船,大汉的只占三分之一,大食、天竺的还有很多,这些国家的商船常常仗着船大坚固公然逃,如果有大汉海军的帮助,将他们的商税提高一倍,非但能够弥补不向汉商征税的损失,还有更大的利益呢!

????“但从周先生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