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340章 死得其所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姜学明问道:“天亮,是哪两件事啊?”

????向天亮说,“第一,抓马腾,第二,抓王再道.”

????姜学明被向天亮的话吓了一跳,“天亮,你,你没开玩笑吧?”

????向天亮反问,“你看我象在开玩笑吗?”

????姜学明怔了怔,“你确认?”

????“当然。”向天亮微微一笑,“怎么,一个是现任东海区区长,一个是前县公安局局长,你不会是不敢下手吧?”

????姜学明很爽快,也很坚决,“没有敢不敢的问题,只要你下命令,让我抓谁我就抓谁。”

????向天亮笑道:“与此同时,第一,我说的抓字你要理解为请字,第二,抓起来以后交给方云青副政委,你们二人共同负责他们的安全,第三,你接受的是省公安厅副厅长余中豪的命令。”

????姜学明听着也笑了起来,“你这么一说,我就更加明白,有余副厅长当靠山,我也更加的有胆了”

????“他x的。”向天亮先骂了一声,脸色一整说道,“狗日的余中豪,要不是他下套把老肖卷进来,老肖也不至于搭上自己的性命,副厅长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咱们就是要借着他的牌子,一边办咱们的事,一边顺便往他的牌子上抹点屎,也算是帮老肖出口恶气。”

????旁听者清,周必洋对向天亮的决定也颇感意外,但马上又明白了他的意图,“学明,天亮的用意你要深刻理解,马腾和王再道的身份比较特殊,他们有问题是肯定的,但不一定有大问题,抓也好,请也罢,主要还是为了马腾和王再道的安全,防止诸如刘曲龙事件的重演。”

????姜学明应了一声,起身而去。

????小包厢里,只剩下了向天亮和周必洋两个人。

????周必洋看着向天亮,目光有些复杂。

????向天亮说,“你在看我?”

????周必洋说,“看你。”

????向天亮说,“什么意思?”

????周必洋说,“其实,你很难过老肖的死,只是装得太若无其事了。”

????向天亮说,“就你眼贼,我看连老邵都没有看出来。”

????周必洋说,“与此同时,你对余中豪副厅长很愤怒。”

????向天亮说,“不错,老肖的死,一大半责任要由老余承担,他杵中了老肖的致命软肋。”

????周必洋说,“人死不能复生,你也不用太难过了,再说你抹了老肖的这一段,他应该不会留下遗憾吧。”

????向天亮说,“这样做对吗?”

????周必洋说,“当然,我不是旗帜鲜明地表示了支持么。”

????向天亮说,“我以为你会说我不够冷静。”

????周必洋说,“没有,我只是好奇你把抓请马腾和王再道的任务交给了姜学明。”

????向天亮说,“怎么,姜学明能力不够?”

????周必洋说,“不是能力的问题。”

????向天亮说,“信任问题?”

????周必洋说,“我说么,你到现在还没有百分之百的信任姜学明。”

????向天亮说,“有那么一点点吧,我是这样想的,可以再出一个两个刘曲龙,但我不希望出现第二个肖剑南。”

????周必洋说,“良苦用心,用心良苦,可以理解。”

????向天亮说,“还有什么?”

????周必洋说,“还有?还有你对刘曲龙被灭口,似乎不是很可惜。”

????向天亮说,“这个么,就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了,比方说,咱们把刘曲龙抓起来,你认为你有办法让他开**代吗?”

????周必洋说,“好象,好象不能。”

????向天亮说,“不是好象,而是绝对。”

????周必洋说,“对,如果他嘴巴不严,他绝活不到今天。”

????向天亮说,“说着了,刘曲龙一家十口都在滨海住着,这就说明对方对他很放心,他的家人就是很可靠的筹码。”

????周必洋说,“是的,所以我听老肖说过,他也拿刘曲龙没有办法,刘曲龙属于严刑拷打也不屈服的主,宁死不屈,视死如归,象电影里的英雄人物。”

????向天亮说,“所以,刘曲龙的价值其实不是很大。”

????周必洋说,“但是,刘曲龙这么一死,咱们的主要线索没了。”

????向天亮说,“我想另辟捷径,我手头还有一条很重要的线索,我想也该亮出来了。”

????周必洋说,“在哪里?什么很重要的线索?”

????向天亮从上衣的内口袋里摸出了一张小纸条,打开来递到周必洋的手里,“这是上次我接手九七零零三号案件后,去京城查阅x部队档案时,我老师易祥瑞交给我的名单。”

????小纸条上写着十一个人的名字:洪成虎,谢自横,姜建文,叶春田,赵胜,卢玉青,于飞龙,王再道,马腾,刘曲龙,高南平。

????周必洋问道:“这十一个人都在咱们调查的范围之内,没什么问题啊。”

????向天亮伸出手指点了点,“看高南平名字的后面。”

????周必洋哦了一声,又仔细地看了看,“还有一个人的名字,但是被涂掉了。”

????“对,显而易见。”向天亮点了点头。

????“谁涂掉的?”周必洋问道。

????“当然是我的老师。”向天亮说。

????“为什么?”周必洋不解。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可我老师只是说,此人与本案无关。”向天亮摇着头。

????周必洋怔了怔,“不对吧,既然此人与本案无关,那就没有必要出现在名单上,既然出现在名单上,那就必定与本案有关。”

????向天亮嗯了一声,“问题就在这里,这里必有问题。”

????周必洋展开眉头微笑,“我的感觉是,这个人的背景非比寻常,你老师虽然抹掉了名字,但却明确地告诉了你。”

????向天亮道:“所以我确定这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

????周必洋道:“这个被涂掉的名字,不会是余俏俏吧?”

????向天亮道:“废话,如果是余俏俏,名字会被涂掉吗。”

????周必洋道:“这倒也是,风牛马不相及,八竿子也打不到一起啊。”

????向天亮道:“我认为只有两种可能。”

????周必洋道:“你说。”

????向天亮道:“这个人靠山很硬,也可能是名人,高官或高官之子,属于那种动了他会给咱们带来大麻烦的人物。”

????周必洋道:“另一种可能呢?”

????向天亮道:“这个人与我很有关系,亲戚,朋友,同学,同事,总之是我身边的人。”

????周必洋道:“有道理,难怪你把邵局和我都过了一遍,我认为这后一种可能更有可能。”

????向天亮道:“这也是为什么我现在才拿出这张纸条来的根本原因。”

????周必洋道:“谢谢你的信任。”

????向天亮道:“去。”

????周必洋道:“真的,发自肺腑的。”

????向天亮道:“能用技术手段把这个名字弄出来吗?”

????周必洋道:“应该可以,但涂得太密太烂,也可能弄不出来,至少需要一定的时间,而且还得小心别弄没了。”

????向天亮道:“交给你了,不急,慢慢弄。”

????周必洋道:“现在还有两个人,余俏俏和高南平,大家都脱不开身,你让谁负责盯住他们?”

????向天亮道:“余俏俏让姜学明去盯吧,抓请马腾和王再道又用不了多少时间,高南平还是交给老蔡,他在外围撒大网,反正用不着他亲自上阵么。”

????周必洋道:“杜贵临还是负责对付昨晚那帮俘虏。”

????向天亮道:“对啊,还有刘露一家人的安全,刘露茶馆那边还不能撤,刘露是余胜春副书记的女人,我对余胜春有承诺,往大了说,这可是一个政治问题,关系到滨海市的政局稳定。”

????周必洋道:“那我忙去了,争取在最短时间内把名单上的第十二个人弄出来。”

????向天亮送走周必洋后,来到了南北茶楼的老板办公室。

????办公室里,戴文华、乔乔和晶晶都在,还有刚从百花楼那边过来的柳清清和张小雅。

????戴文华好一阵埋怨,茶楼里死了人,这可是要影响生意的。

????柳清清也说,这个肖剑南不地道,自己倒是痛快了,犯错误还能搏得烈士待遇,但死在人家的茶楼里,怎么说也不是个事。

????向天亮笑着问,“那怎么办?要不,找几个和尚来念念经,超度亡灵,去去晦气?”

????戴文华说,“我正是这么想的,我们正商量着呢。”

????“文华姐,你傻啊。”向天亮问道,“我问你,现在有多少人知道你茶楼里死人了?”

????戴文华说,“那倒没有几个,你背肖剑南出来,连我的员工都以为他是喝醉了。”

????向天亮笑道:“这不就得了,你要请请和尚来折腾一番,等于是告诉客人你的茶楼里死了人,现在这样挺好,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索性把七楼的包厢改造一下,对外营业,这事不就过去了吗。”

????戴文华无奈的说,“也只能这么办了。”

????向天亮轻轻一叹,“唉,狗日的肖剑南,他不该来,也不该死啊。”

????张小雅说,“对肖剑南来讲,死在你面前,身后还能风风光光,父母妻儿还能享受烈属待遇,死得其所么,反倒是他活着的话,如果被查出来,那才是真正的倒霉。”

????点了点头,向天亮问道:“清清姐,小雅姐,你们俩怎么过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柳清清和张小雅相视一笑,柳清清道:“有人想和你见个面,是余俏俏,她约你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