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328章 约询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监听室里,向天亮和周必洋并肩而坐,隔窗看着审讯室里的马腾。

????周必洋说,“不淡定,我看到了另外一个马腾,太不淡定了。”

????向天亮说,“真情流露,情非得已呗,你要是尾巴露出来被人踩住了,一定也是这个德行。”

????周必洋说,“去,我没有尾巴,你有尾巴的话,不妨露出来试试。”

????向天亮说,“老周,你知道这一幕叫做什么吗?”

????周必洋说,“我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你是话题之王,我洗耳恭听。”

????向天亮说,“这叫做平生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叫门,出门摘人一豆角,回家喝水也塞牙。”

????周必洋说,“不错,心里有鬼,满眼是鬼,马腾这是典型的色厉内茬。”

????向天亮说,“杜贵临分寸掌握得蛮好,看来最近跟你学了不少,你是预审专家嘛。”

????周必洋说,“还是不大一样,我擅长疑罪从无,杜贵临这是疑罪推定。”

????向天亮说,“这怎么讲,周大局长,周大专家,我请教了。”

????周必洋说,“我审讯疑犯时也会设套,我先开口把他定为无罪,为他开脱,开诚布公,平等讨论,然后才把疑点扔出来,再把原来的有利一面推翻,将他逼到墙角,退无可退,从而一举击垮对方的心理防线。”

????向天亮说,“所以你是专家,不是那些石字旁的挨砖头狗屁砖家。”

????周必洋说,“杜贵临今天的策略截然相反,他摆出的架势就是明明白白地告诉马腾,你是有问题的,你的问题你自己知道,我也知道,我就是要等着你自己说出来。”

????向天亮说,“异曲同工,杜贵临走直线,你绕圈子,最后还是殊途同归。”

????周必洋说,“公允的说,杜贵临进步很大,不就几年前的那个派出所所长了。”

????向天亮说,“我知道他在跟你学,这也说明你这个半师半友当得称职,比方说。”

????周必洋说,“比方说什么?”

????向天亮说,“比方说奉命而为,以余中豪的名义约询马腾,虎假虎威,扯虎皮拉大旗,要不是你指点,他也不会使出这么一个大招。”

????周必洋说,“等等,等等,你说这是谁的意?”

????向天亮说,“难道不是你的主意吗?”

????周必洋说,“去,我还以为是你的主意呢,把余中豪副厅长抬出来,我不敢,但你敢。”

????向天亮说,“不是我,也不是你,那就是杜贵临自己的发明创造了。”

????周必洋说,“这招使得好,能为市领导减少很多麻烦。”

????向天亮说,“更重要的是,这一招能把马腾震住,官大压死人啊。”

????周必洋说,“对,我看马腾有点乖,确实是被震住了”

????向天亮说,“不管白猫黑猫,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咱们在这里辛苦,余中豪坐在清河那边享福卖帅,现在就算是让他做点贡献吧。”

????周必洋说,“也是,反正有你在,也不怕余中豪副厅长秋后算帐。”

????向天亮说,“得,还是老一套,你们吃香喝辣,洗盘刷碗的活还是落在我手上啊。”

????审讯室里。

????杜贵临道:“马区长,既然你不肯说,那就只好我问你答了。”

????马腾道:“你问吧,我知无不言,你也不要玩欲加之罪何患无词那一套。”

????杜贵临道:“马区长,你在市区是不是有一套私房?”

????马腾道:“是的,我在市区有一套私房,永兴路八一弄六一居四零一号,我自己用合法收入买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杜贵临道:“没有问题,但我问的不是永兴路八一弄六一居四零一号,我问的是永兴路八一弄六一居一零三号。”

????马腾道:“杜贵临你搞错了吧。”

????杜贵临道:“没有错,市房管局私房登记科的档案上,永兴路八一弄六一居一零三号的主人就写着你马区长的名字。”

????马腾道:“所以我说你搞错了,我原来是住在一零三,但现在一零三不是我的了,我现在的房子是四零一。”

????杜贵临道:“马区长,你也是一零三的旧主,我想和你谈谈一零三,你不会不同意吧。”

????马腾道:“随便,你想知道什么?”

????杜贵临道:“你是什么时候住进一零三的?”

????马腾道:“明知故问,你有备而来,难道连这一点都没调查清楚吗?”

????杜贵临道:“对不起,我想听你讲。”

????马腾道:“好吧,我是调任原滨海县武装部担任部长以后才住到一零三的,因为六一居当时还是归县武装部所有的房产,是县武装部的机关宿舍。”

????杜贵临道:“不对吧,你当时是县委常委兼县武装部部长,你应该住的地方是八一楼,原县武装部原来的干部宿舍楼,以你的级别,住的还可以是独门独户的四合院。”

????马腾道:“当时县武装部老干部多,干部宿舍楼住满了,我是新来者,分配我住什么地方,我就住什么地方,再说我家人不多,有个地方住就可以了。”

????杜贵临道:“你是说,你住到永兴路八一弄六一居一零三号,是组织的决定,而不是你主动要求?”

????马腾道:“你什么意思?”

????杜贵临道:“据我所知,是你自己主动要求住到永兴路八一弄六一居一零三号的。”

????马腾道:“杜贵临,这有问题吗?这很重要吗?”

????杜贵临道:“没有问题,但很重要,所以我想确认。”

????马腾道:“是我主动要求住到永兴路八一弄六一居一零三号的。”

????杜贵临道:“好,咱们继续,永兴路八一弄六一居一零三号是什么时候变成私产的?”

????马腾道:“这个你应该也知道吧,两县合并成市,原县武装部撤销,根据有关政策,永兴路八一弄六一居出售给本市居民,我就凑了一点钱,乘机把八一弄六一居一零三号买了下来。”

????杜贵临道:“买下六一居一零三后,你进行过重新装修吗?”

????马腾道:“重新装修过,但我自己没管,我是委托朋友找的装修队,再说那时我已调任东海区区我,我们全家都不住六一居一零三号了。”

????杜贵临道:“我有点不解,自己不住了,却花重金装修,这有些不好理解啊。”

????马腾道:“很好理解,装修过后,容易出租,是为了房子的保值和增值,这是一种长远投资。”

????杜贵临道:“但是,但是啊,你重新装修六一居一零三号后不久,却把它给卖了。”

????马腾道:“对,我重新装修六一居一零三号后不久,就把它给卖了。”

????杜贵临道:“为什么?”

????马腾道:“一楼采光不好,我早就想换房,正好当时四零一出售,所以我就卖了一零三买了四零一。”

????杜贵临道:“一零三卖给了谁?”

????马腾道:“我的一个远房亲戚,南河区长生镇人,名叫方仲贵。”

????杜贵临道:“根据我昨天晚上调查的结果,你是有一个远房亲戚,南河区长生镇人,名叫方仲贵,可是,他很穷,务农的,买不起房子,而且他本人也亲口确认,他没有买过房子,所以他不可能买下你的六一居一零三号。”

????马腾道:“杜贵临,你竟敢如此调查我,你太过分了。”

????杜贵临道:“事实上,六一居一零三号还是你的房子,为了掩人耳目,你借用远房亲戚的名义,左手倒右手,你把自己的房子卖给了你自己。”

????马腾道:“你调查得够仔细的。”

????杜贵临道:“马区长,我说得对吧。”

????马腾道:“对,我承认,不但四零一是我的,一零三也是我的,我之所以掩人耳目,是不想让人说我闲话,但我不怕查,我的钱都是合法的,我欢迎你去调查。”

????杜贵临道:“这不归我管,我管的是你的一零三隐藏着的秘密。”

????马腾道:“什么秘密?”

????杜贵临道:“你的一零三是一个地下防空系统的入口。”

????马腾道:“什么?我的一零三是一个地下防空系统的入口?”

????杜贵临道:“你不知道吗?”

????马腾道:“我不知道。”

????杜贵临道:“马区长,综上所述,你是知道的。”

????马腾道:“我不知道,杜贵临,你这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也叫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杜贵临道:“马区长,我不懂古文,我只懂事实和证据,我用事实和证据说话。”

????马腾道:“好,请你用事实和证据说话吧。”

????杜贵临道:“你第一次买下一零三号后,曾经重新进行了装修,当时的装修队小老板是谁你知道吗?”

????马腾道:“不知道,我说过了,我是委托朋友找的装修队。”

????杜贵临道:“我知道,而且实际上你也知道,因为在装修过程中发现了那个地下防空系统的入口,装修队的那个小老板当面向你作了报告。”

????马腾道:“我不知道,我不记得有这么一回事,杜贵临,你搞错了吧。”

????杜贵临道:“对不起,马区长,我没有搞错。”

????马腾道:“你一定是搞错了,要么就是那个小老板胡说八道,我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一零三是一个地下防空系统的入口。”

????杜贵临道:“马区长,装修队的那个小老板就在我的办公室等着,要不要我把他请过来与你当面对质?”

????马腾道:“……”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