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310章 是柿子总会落地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坐到转椅上,凑着固定望远镜凝望了好一会儿,“这大中午的,连个人影都没有啊.”

????“向你汇报三个情况。”刘郦说道,“第一,那个捡破烂的人依旧每天都要来两趟,时间不固定,但基本上挑人少的时候来,每一次还是都会进入六一居,我可以从他的身形上判断,他身上带着东西,进出都是如此,但无法知道他带着什么东西进去和带着什么东西出来。”

????“有意思……但这是什么意思呢?”向天亮皱着眉头道,“从外面往里面运送东西,从里面往外面运送东西,两个东西肯定不是同一个东西,可这两个东西会是什么东西呢?”

????“第二,是个意外的收获。”刘鹂继续说道,“昨天下午,敏芳姐的一个老邻居来找敏芳姐和小丹,想把她的孙女送到向阳幼儿园读书,巧的是敏芳姐的老邻居现在就住在六一居四零三号,而且从六一居改为普通民居时就住在了那里,所以她对六一居非常熟悉,据她告诉我们,东海区区长马腾现在的房子确实是四零一号,但是,马腾原来住的一零三号房其实还是马腾的,只不过马腾找了一个托,敏芳姐的老邻居曾两次亲眼看到马腾进出一零三号房,因为一零三号房也不常住人,所以马腾进出一零三号房不应该是拜访。”

????“嗯,这个情况很重要。”向天亮点着头道,“按照市委组织部的规定,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个人或家庭的固定资产是必须进行登记的,如果马腾真的向组织掩瞒了一零三号房,那就很不简单了,不仅仅是别有用心,可能有更深远的用意。”

????“第三,咱们的守候终于有了回报。”刘鹂又说道,“就在今天上午九点四十二分,余俏俏出现在六一居门口,大约在十点三十一分,她离开了六一居,根据你的部署,我们没有进行跟踪,我计算过了,她上楼下楼的时间不会超过十分钟,也就是说,她在五零一号房间逗留的时间可能超过了三十九分钟,在此期间,我观察到五零一号房间的两个窗户上的窗帘有被动过的迹象,所以我判断她朝窗外窥视过,而且应该是在窥视咱们的百花楼和南北茶楼。”

????“噢,好啊,终于沉不气了。”说着,向天亮又就着固定望远镜观察起来,“刘鹂姐,我看到一个推着自行车的年轻人,行色好象有点不正常啊。”

????刘鹂问道:“你看清楚了没有,他是不是只是左手戴着手套?”

????向天亮道:“是的,这有什么讲究吗?”

????刘鹂道:“那是自己人,我还没有告诉你,我们和杜贵临局长约好了,他派出的人都是左手戴着手套,以免发生误会,他们从今天开始,在六一居周边设立了固定哨和流动哨,随时策应咱们的行动。”

????向天亮笑着说,“亏他杜贵临想得出来,这主意也太馊了吧,晚上咱们能看到吗,还有天冷把手放在口袋,咱们也看不出来,万一需要动枪,子弹可不管你右手戴没戴手套啊。”

????刘鹂笑道:“杜贵临在电话里说,别人的子弹长不长眼他不知道,但你的子弹肯定是长着眼睛的,他还说,他已经为他参战的手下买了巨额保险。”

????“他x的,这混蛋是在将我的军啊。”向天亮骂道,“还有那个什么狗屁保险,明明是他老婆在保险公司兼职打工,还美其名曰为手下人着想,这个混蛋是越来越能扯淡了。”

????张丽红笑道:“天亮,你的这位师弟除了对你是绝对的忠诚,我看其官品并不咋样。”

????“话也不能这么讲吧。”向天亮变得快,马上为杜贵临辨护了,“他对我忠诚是必须的,如果不是我帮他,他身上那身警服早就脱掉了,不过话说回来,在为人民服务的前提下,为自己赚点钱也是应该的,只要他不太出格,我就当不知道好了。”

????方妮微笑着说,“天亮,我听电视台的同事说,他好象也有不少女人呢。”

????向天亮呵呵一笑,“一百步岂能笑人家的三五步,这我就更不能批评他了,只要他不打我的女人的主意,我是懒得去管他的。”

????张丽红娇声道:“你的女人被你看得牢牢的,你就放心好了。”

????向天亮思忖着说,“还是回到正题上来,我得警告他,让他的人小心一点,他派人老是在那里瞎转悠,我怕我的猎物被他给吓跑了。”

????刘鹂问道:“天亮,你凭什么断定对面的六一居一定有文章可做?”

????“我是基于常理判断的。”向天亮道,“没心人任性做事,有心人有的放矢,马腾和余俏俏在六一居买房,就是有心人所为,整个滨海市区比六一居房子好的小区多了去了,何必买六一居那样的老房子,反正我认为他们在六一居买房不是为了居住,也不是为了投资。”

????方妮道:“不会是为了窥探咱们百花楼的秘密吧?”

????“有可能,但实际上不是。”向天亮道,“窥探咱们百花楼,起码得经常住在六居吧,可马腾和余俏俏很少住在那里,再说们百花楼基本上是全封闭的,窗帘长挂,玻璃反光,傻瓜才想在六一居窥视咱们,除此之外,想从六一居监视咱们百花楼的大门,又恰好被南北茶楼前面的平房挡住了,所以,我想不出马腾和余俏俏住在六一居是为了什么。”

????张丽红说,“也许,也许马腾和余俏俏早有奸情,六一居就是他们幽会的地方。”

????“呵呵,一个很合情合理的解释。”向天亮笑道,“君住五零一,我住四零一,楼上对楼下,谁也想不到,这样的安排也太煞费苦心了吧。”

????刘鹂说,“如果真是这样,那咱们辛苦这么多天也不算冤枉,我担心的是,人家在六一居扎根,目的恰恰就是针对咱们,那咱们一定会遇到麻烦,只是不知道这个麻烦什么时候会来。”

????张丽红说,“这种可能性不大吧,马腾和余俏俏的房子都购于两三年前,难道他们早就想到了今天?那这种先见之明也太厉害了吧。”

????“不管怎么样,你们都不能放松警惕啊。”向天亮一边起身一边说道,“是脓包总会破掉,是柿子总会落地,马腾和余俏俏在六一居买房子,是不是处心积虑要对付咱们,咱们早晚有一天会知道的。”

????方妮笑着问道:“天亮,你不留下来继续陪陪我们吗?我们好辛苦的哦。”

????刘鹂和张丽红也笑了起来,笑得有些不怀好意的。

????“臭娘们,你们别做美梦了,我还要去西边的观察室看看呢。”

????东边那个叫监控室,专门监视六一居,西边那个叫观察室,用于监视小河对面的三元贸易公司大楼,监控室和观察室,名字起得稍为有点那个,那都是小丫头们命名的,向天亮也只有接受的份。

????这段时间,因为三元贸易公司没什么出格的举动,西边的观察室有点冷落。

????但就是这样,西边的观察室也从来没缺过人,现在也是,也有三个人坚守于此,而且是三个重量级人物,国泰集团公司总经理黄颖,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章含,国泰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张小雅。

????更加不同的是,与刘鹂、方妮和张丽红相比,黄颖、章含和张小雅就勇敢多了,向天亮刚进门就受到了“包围”,几乎是被推到沙发上去的,而且三个女人好象商量好了似的,分工极其明确,向天亮来不及做相应的准备工作,张小雅就一马当先骑了上来,与他“密切”地结合在一起。

????向天亮想开口骂几声,但他的嘴也被章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占领了。

????黄颖也很会来事,在旁边一本正经地劝说道:“不要骂,不要骂,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么,再说了,我们守在这里也是一份辛苦,作为领导你慰劳我们也是应该的吧。”

????张小雅则是运动说话两不误,“别,别管他,其实,其实每次都是他以逸待劳,坐在杨梅树下接杨梅,累,累死累活的都是咱们,你们看现在,累的人,累的人还不是我吗?”

????向天亮哭笑不得,推开章含说道:“可是别忘了你们的任务,这是观察室,是专门用来监视三元贸易公司大楼的,不是你们寻欢作乐的地方。”

????黄颖笑着说道:“一切正常,一切正常,你就放心吧,三元贸易公司是咱们国泰集团公司唯一的竞争对手,我比你还要关心。”

????章含咯咯笑道:“就是么,我们还怕你循私舞弊呢,因为三元贸易公司有你的两位叔叔和两位婶婶呢。”

????向天亮苦笑不已,“你们正经一点好不好啊,难道你们不知道九七零零三号案件与三元贸易公司有关联吗?那个龙大说不定就在小河对面的三元贸易公司里面,你们要是疏忽了什么,别怪我打你们的屁股哦。”

????章含笑着说,“没问题,只要你为我们加油,我们一定帮你守好阵地。”

????就在这时,观察室的门被推开,有个声音叫道:“我们也要加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