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292章 死不足惜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天亮,对不起,是我大意了。”电话那头,清河市公安局副局长刘其明带着歉意道,“对于飞龙的讯问进行得好好的,于飞龙情绪也不错,态度相当配合,可大约十分钟后,就在我刚刚转入正题的时候,于飞龙突然满头大汗,脸色惨白,口吐白沫,身体抽搐不已,我见势不妙,立即让狱警叫来监狱医务室的医生,但是已经晚了,当着我的面,于飞龙就在审讯室里气绝身亡,医生初步判断,于飞龙是心脏病突发……我现在带着于飞龙的遗体,正在去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路上,在第一时间内,将在那里对于飞龙进行尸检,确认他突然死亡的真正原因。”

????“老刘,你不必内疚,突发意外是常有的嘛。”向天亮问道:“不过,于飞龙怎么会有心脏病呢?他曾是我的老师,还曾是我的领导,我对他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据我所知他身体很胖,更没有心脏病之类的重症。”

????刘其明道:“我和你有同感,听监狱的人说,于飞龙身体确实很棒,服刑期间几乎连感冒都没得过,所以我已下令封锁监狱,尸检完毕后我再杀个回马枪,对监狱进行一次全面清查。”

????向天亮沉吟了一下,“那么,你的第一判断是什么?”

????“杀人灭口。”刘其明道,“也就是说,对方下手了,咱们被对方抢在了前面,监狱里有对方的人,或者是有被对方收买了的人。”

????“老刘,我有一个想法。”向天亮说,“咱们不能被对方牵着鼻子走,老话说得好,跟在别人后面走路,永远发现不了路上的金子银子,就象下围棋的时候,先手意味着优势,咱们要把先手抢回来。”

????刘其明道:“有道理,我同意你的想法,监狱那边和于飞龙的死,可以交给别人去查,我还是按照咱们原来的计划进行,继续制造声势,打草惊蛇。”

????向天亮笑道:“对,监狱那边和于飞龙的死不是不查,但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查起来肯定麻烦,咱们不能陷在这里,而是不为所动,绕过去继续直奔主题。”

????刘其明也轻轻地笑了,“天亮,我和周局长建议肖剑南去查监狱那边和于飞龙的死,你看怎么样?肖剑南闲着也是闲着,再怎么说,他也是破案的一把好手啊。”

????“嗯,好钢用在刀刃上么。”向天亮又问道,“那么,余中豪到了没有?”

????刘其明说,“他下高速了,应该进市区了吧,他在电话里告诉我,连他在内一共三十三人。”

????向天亮说,“那就好,我只要求一点,让余中豪注意制约肖剑南,肖剑南这个家伙,不但能把生米煮成熟饭,而且还能在一锅熟饭里扔一把老鼠屎呢。”

????刘其明说,“你就放心吧,我一定转达你的话,我就不信一个副厅长管不住一个副局长。”

????结束通话,向天亮下车进了百花楼。

????于飞龙死了,在向天亮看来,这不是坏事而是好事,对方动起来了,说明打草惊蛇的策略初步成功了,于飞龙死不足惜,他顶多是个知情者,向天亮早就认定,于飞龙并不是真正的目标,而于飞龙一旦确认是被杀人灭口,那么向天亮确信,他离胜利又近了一步。

????向天亮精神大振,斗志陡增,老k,龙大,龙大的女人,他们真的存在,向天亮觉得自己象一条狼,饿了很久的狼,在空旷而黑暗的原野上看见了仓皇的猎物。

????五楼的五零一号,刘鹂和许燕正待在岗位上,刘鹂坐在固定的了望镜前,盯着一百五十米外的六一居,许燕在看着桌上的四个显示器,屏幕上呈现的,是六一居前的小巷,以及六一居的大门、停车场和楼道。

????屋里还有两张长沙发,这种长沙发是定制的,可坐可躺,这会儿沙发上正睡着阮妙竹和林语儿。

????向天亮凑上去,在阮妙竹和林语儿身边瞅了睡,看她们睡得香,便好奇地说,“大白天睡觉,真的有这么困吗?”

????刘鹂道:“你说得倒是轻巧,要不你来试试,坐在这里十二个小时,看你困是不困。”

????向天亮继续看着阮妙竹和林语儿,“真是漂亮,睡美人啊。”

????许燕道:“喂,这里还有两个没在睡觉的女人,你不要厚此薄彼好不好?”

????向天亮一本正经地说,“真的,刚生过孩子的女人特别迷人,刚生过孩子的又在睡觉的女人最最迷人。”

????许燕噗地一笑,“臭美,我也刚生了孩子,那我也睡觉去,让你看看我迷人不迷人。”

????向天亮赶紧凑到许燕身边,讨好地搂了搂她,“丫头,你也很迷人,我爱死你了。”

????许燕嘻嘻一笑,“纠正一下,我不是丫头了。”

????向天亮忙道:“对对对,是孩子他妈,是孩子他妈。”

????刘鹂凑趣道:“哟,她们都很迷人,那我就是豆腐渣喽。”

????“哎哟,忘了这里还有一位。”向天亮走到刘鹂身边拉起她,自己坐下,再把她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讨好刘鹂姐,讨好刘鹂姐,要是有醋瓶子被打翻,我可要被酸死了。”

????刘鹂在向天亮的怀里轻轻地扭动着身体,“你说谁是醋瓶子,谁是醋瓶子呀。”

????向天亮说,“刘鹂姐,你不是醋瓶子,但你是落后分子。”

????刘鹂说,“我怎么是落后分子了,自从来了百花楼,你叫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我哪里落后了。”

????向天亮说,“你看啊,妙竹是我孩子他妈,语儿是我孩子他妈,许燕也是我孩子他妈,她们年纪都比你小,你说你是不是已经落后了?”

????刘鹂说,“是这个落后呀,你以为我不行吗?”

????向天亮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刘鹂姐你真的行吗?”

????刘鹂说,“行不行,试一试不就知道了么,来试试吧。”

????向天亮说,“当然要试,当然要试,但现在不行,大敌当前,私事押后,私事押后哦。”

????许燕笑道:“刘鹂姐,他要是再胡说八道,你就勇敢地马上入戏。”

????刘鹂笑道:“我正是这么想的。”

????向天亮拿起望远镜,冲着六一居的方向观察起来,“先忙正事吧,刘鹂姐,还是没有动静吗?”

????“没有。”刘鹂说。

????“马腾,余俏俏,你们不会漏掉吧。”向天亮说。

????“不要小看我们,我们连那个拾荒老头的脸都记住了。”刘鹂说。

????“嗯,反正不能放松,我总觉得马腾和余俏俏选择六一居,一定不是巧合。”向天亮放下了望远镜。

????许燕问道:“天亮,咱们张网以待、守株逮兔的策略,是不是可以调整一下呀?”

????向天亮摇头道:“暂时不用,在这个时候,咱们千万不能先沉不住气。”

????刘鹂道:“现在我倒是在想,对方会在什么时候先沉不住气呢。”

????向天亮笑道:“你们别忘了今天是星期五,明天是星期六,在一般情况下,马腾会在明天下午到市里来,他要是有公事,还有可能作为借口在今天跑到市里来。”

????刘鹂问道:“天亮,其他方向有什么消息吗?”

????向天亮道:“王再道、刘曲龙、高南平,他们三个人那里还没有什么反馈,刘露茶馆那边也是风平浪静,但是,清河市那边有一个既坏又好的消息,于飞龙死了,就在大约半个小时前,在监狱的审讯室里,当着刘其明副局长的面,于飞龙突发心脏病不治而亡,遗憾的是他来不及说出让咱们感兴趣的东西。”

????刘鹂脱口而出,“是杀人灭口吧。”

????向天亮道:“十有八、九是。”

????许燕好奇地说,“天亮,你为什么说于飞龙的死是一个既坏又好的消息?”

????向天亮笑了笑,“如果咱们的侦查方向是正确的话,于飞龙就是一个知情者,他的死当然不是好事了,但于飞龙的死如果真的是杀人灭口,恰恰说明咱们的侦查方向是正确的,说明咱们打草惊蛇的策略开始起作用了,所以于飞龙的死又是一件好事。”

????刘鹂说,“天亮,跟我们说说你与于飞龙的故事吧。”

????向天亮咧嘴一乐,“陈芝麻烂谷的事,有什么好说的。”

????许燕说,“闲着也是闲着么,天亮,你不会是难以启口吧。”

????向天亮不以为然道:“瞎说,这有什么难以启口的,许燕,你这分明是话里有话么。”

????许燕嘻嘻笑道:“在咱们百花楼里,流传着一个叫向天亮和柳清清的故事,于飞龙是清清姐的前夫,我们很想听哦。”

????这时,阮妙竹和林语儿一齐坐起来,异口同声地嚷道:“我们也很想听。”

????向天亮没好气地说,“臭娘们,看热闹不嫌事大啊。”

????不料,门被推开,陈小宁和刘若菲走了进来,也是异口同声地说,“我们也很想听。”

????向天亮无奈地笑了,“真是没有办法,女人爱八卦,八卦爱女人啊。”

????不由分说,刘鹂起身,再拉起向天亮,其他人一拥而上,将他摁坐在沙发上,接着又如众星拱月,陈小宁和刘若菲,阮妙竹和林语儿,四个人将向天亮围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