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285章 打个比方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通过档案及相关资料对比,马腾和余俏俏两个人的生活轨迹,竟然有很多的重合或交集。

????谢影心不愧为铁扫帚,比对档案很有一套,向天亮也很“贼”,杨碧巧、陈彩珊、田甜、夏小芳、诸露和梅映寒以前或多或少都参与过档案管理,马腾和余俏俏两个人的档案摆在一起,有没有联系有没有问题,可谓一目了然。

????两车八人,从市委大院岂旋归来时,其他人都休息了,只有陈美兰还在向天亮的房间等着。

????谢影心对陈美兰说,“美兰姐,咱们的功夫没有白费,咱们已经揪住他们的尾巴了。”

????陈美兰微笑着道:“那就好,那就好,一直以来,连我这个市委书记都不知道马腾是何方神圣,令人困惑呀。”

????谢影心说,“第一,在马腾转业以前,他和余俏俏的前夫,也就是清河市原市人大赵主任的儿子在同一支部队服役,马腾当时是团政委,赵主任的儿子是另一个团的副营长,二人的驻地相距不过五十公里,而重要的是,余俏俏曾随军两年半,他们至少有两年时间可以交集,很可能在那个时候,两个人就已经认识了。”

????陈美兰说,“赵主任的儿子我认识,他转业以后不久就与余俏俏离婚,接着是出国,可惜咱们暂时联系不上他,否则他会为我们解开不少迷团。”

????谢影心说,“第二,马腾转业的时间是一九九二年年底,整个一九九二年,他都待在省城云州市,上半年在省党校学习,下半年在等待分配,期间只是回老家中州市待了一个半月,而恰恰从一九九二年开始,余俏俏从市文化局离职下海,她离职下海后的第一站就是省城云州市,据她对别人说,她在省城云州市做生意,但从来没有说过做什么生意,倒是从时间上推算,整个一九九二年她和马腾都待在省城云州市。”

????杨碧巧说,“两个人生活轨迹继续重合呀。”

????谢影心说,“第三,马腾于一九九三年年初分配到清河市,不久又被清河市委组织部安排到南河县,到一九九五年上半年,马腾基本上是清河市和南河县两头跑,因为担任的是虚职,也没有实权,所以他不显山不露水,没有引起更多的注意,也没有几个人知道他干了些什么,而这期间,余俏俏也从省城云州市回到清河市,这期间她以自己和别人的名义开过五家皮包公司,其中两家的注册地就是南河县,也就是说,在这段时间里,马腾和余俏俏是有机会见面和相处的。”

????杨碧巧说,“马腾和余俏俏在当时的清河市及南河县,大小都算是一个人物,当然有机会见面和相处。”

????谢影心说,“第四,马腾调到原滨海县出任县委常委兼武装部长后,倒是老老实实的,除了因公他很少去清河市及原南河县,但是,根据我们现在掌握的资料,可以充分证明余俏俏来过滨海县,因为她曾经在滨海县注册过两家公司,也就是说,如果马腾和余俏俏是一伙的,那他们在这期间还是在保持着来往。”

????陈美兰说,“遗憾的是,咱们这是捕风捉影,找不到他们同流合污的真凭实据。”

????谢影心说,“第五,马腾原来住在六一居的一零六号,出任东海区区长后,他一家搬到了东海区,但六一居的一零六号空出来后,却没有租出去,一直空在那里,而大约在去年六月,余俏俏以朋友的名义买下了六一居的五零一号,七月中旬,马腾出钱换房,把自己的房子换到四零一,与余俏俏成了楼上楼下的近邻。”

????陈美兰稍作思索,问向天亮道:“天亮,你怎么看?”,向天亮说,“这个余俏俏,越来越象那个龙大的女人了。”

????陈彩珊问道:“天亮,你说这个余俏俏为什么会在六一居设立自己的秘密窝点?”

????“这个么,我看主要有两个原因。”向天亮道,“一是灯下黑,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离咱们越近她就越安全,住在咱们的眼皮底下,更容易被咱们忽视,这不是么,她以他人的名义买下房子这么久了,咱们才刚刚发现,说明她的策略成功了,二是为了监视咱们,她所在的六一居五零一号,离百花楼和南北茶楼分别只有一百九十米和一百五十米,虽然隔着两条街三条巷,但是,在六一居与百花楼和南北茶楼之间,有一个三十多米宽的区域,最高的建筑也不过是四层,这也就是说,站在六一居的第五层,至少可以看到百花楼和南北茶楼第三层及第三层以上的建筑,拿个望远镜什么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杨碧巧问道:“那这样的话,问题又来了,她为什么要藏在咱们眼皮底下?她又为什么要窥探和监视咱们?她的行为与她是不是龙大的女人又有什么关系?”

????“碧巧姐,你的这三个问题问得好,但是,我暂时还无法给出明确的答案。”向天亮思忖着道,“余俏俏的情况,倒是很象那个龙大的女人,但她是不是冲着咱们而来,为什么冲着咱们而来,她的行为与她是不是龙大的女人有什么关系,咱们只能通过观察去验证。”

????杨小丹道:“会不会是咱们的行动暴露了,所以她才要监视咱们呢?”

????向天亮呵呵一笑,“我说小不点,咱们查这个案子不过才一个星期,而余俏俏买下六一居五零一号已经半年多了,你的怀疑毫无道理。”

????时小雨问道:“天亮,假如马腾与余俏俏真的有关系,那马腾会不会就是那个老k呢?”

????“问得好,看是击中要害,实则无聊之极。”向天亮笑着说道,“老k行走江湖,干的是保媒拉纤的活,靠的是抛头露面,广结人缘,白道黑道上认识他的人一定不少,马腾怎么可能是老k呢,不过,小雨你的问题倒是对我很有启发啊。”

????陈美兰说,“老k当过兵,马腾当过兵,余俏俏也曾是军人家属,这其中必有联系。”

????向天亮笑道:“美兰姐,我肚子里的话被你抢着说了。”

????杨碧巧道:“可惜呀,马腾所在的部队已被裁撤,档案已被封存,不然的话,咱们的调查可以取得事半功倍的速度和效率。”

????陈美兰问道:“天亮,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向天亮笑着说,“美兰姐,我得先说说你该怎么做。”

????陈美兰笑了,“本书记手无缚鸡之力,你不会是想让我拿着枪帮你去抓那个什么龙大和龙大的女人吧。”

????向天亮问道:“南河区区长张治国找过我了,他想与马腾对调,美兰姐你打算怎么做?”

????“是么,这还真是个问题。”陈美兰笑着说道,“无独有偶,北碚区区长白沙洲也提出与马腾对调,谭俊市长支持白沙洲,余胜春副书记支持张治国,二选一,你说我该怎么选呀。”

????“噢,这还真有点为难了。”稍作停顿,向天亮道,“他x的,东海区又破又穷,还有这个马腾,还真成了香饽饽了,不过,我倒是有个第三选择,有别于你的二选一。”

????“你说,是什么选择?”陈美兰问道。

????向天亮坏笑着道:“我打个比方吧,美兰姐,咱俩在床上办那个事的时候,你一会假装说不要不要,一会又拚命地缠着我说要要,一会说深点深点,一会又说太深了,一会说快点快点,一会又说慢点慢点,一会说狠点狠点,一会又说太狠了,你记得我是怎么对付你的吗?”

????女人们顿时轰然而笑。

????陈美兰红着脸娇声嗔道:“天亮,你又不正经了。”

????向天亮继续笑道:“美兰姐,我记得我每一次都是这么对付你的,你一会假装说不要不要一会又拚命地缠着我说要要的时候,我就一动不动,让你原形毕露,你一会说深点深点一会又说太深了的时候,我就一动不动,让你原形毕露,你一会说快点快点一会又说慢点慢点的时候,我就一动不动,让你原形毕露,你一会说狠点狠点一会又说太狠了的时候,我就一动不动,让你原形毕露,我的方针十分的明确,以静制动,以我之不变应你之万变。”

????“你还说,你还说。”陈美兰绷着脸,拿眼瞪着向天亮,可自个倒先笑起来了。

????杨碧巧笑道:“这个比方打得好呀,不过比方得不够清晰明确,要是象体育直播那样,来一回实战解说,我们大家就会更加的容易领会理解。”

????王思菱拍着手笑道:“好呀,欢迎欢迎,我们欢迎现场直播。”

????呸了一声,向天亮道:“想得美,领导做见不得人的事,能让你们在旁边碍手碍脚吗?”

????陈美兰道:“天亮,以后你打比方,就拿她们打比方去,现在还是说正事吧。”

????向天亮道:“美兰姐,我现在打的比方,就是在说正事啊。”

????陈美兰道:“歪理邪说,咱们谈人事安排的问题,你扯到床上去干什么。”

????向天亮道:“一个道理,这叫触类旁通,触类旁通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