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276章 东西不东西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问道:“清清姐,你说余俏俏不大象是龙大的女人,到底有什么依据?”

????“你自己说的呀。”柳清清道,“你说过的,龙大的女人应该是戏曲界有名的或比较有名的人,余俏俏既不是有名也不是比较有名,她是学过戏也演过戏,但时间不长,在戏里顶多也就是一般角色,她怎么可能是龙大的女人呢。”

????李亚娟说,“我以前与余俏俏也有过几面之缘,我也有同感,她离比较有名都差得很远。”

????向天亮说,“要不怎么说你们女人是头发长见识长呢,还有亚娟姐你,亏我还曾把你誉为女福尔摩斯呢,你别把自己的思维局限起来,你应该学会联想啊。”

????夏柳说,“天亮,你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别卖关子么。”

????“好,你们先想想刘五的日记里是怎么说来着的。”向天亮道,“刘五说,‘唱戏的,很面熟’,六个字,两句话,表达的是两层意思,而且这两层意思并不是有必然的联系,唱戏的,有面熟的,也有不面熟的,不一定唱戏的都面熟,同样的道理,面熟的,不一定就是唱戏的,这个面熟也有可能是因为其他的因素而面熟。”

????夏柳点着头说,“天亮,我有点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唱戏的,是点明了龙大的女人曾经的身份或职业,而很面熟这三个字,,指的是刘五与龙大的女人之间的特别的缘份,‘唱戏的,很面熟’,两者可以分开讨论。”

????向天亮赞道:“大博士不愧为大博士,不是胸大无脑,而是胸大有脑啊。”

????李亚娟笑着说,“我也明白了,余俏俏身份特殊,她不但曾经是清河社交界的活跃女性,她还曾是市人大主任的儿媳妇,刘五说的很面熟,应该指的是这方面的原因。”

????柳清清思忖着道:“这么说来,余俏俏倒是值得咱们查上一查。”

????“所以嘛。”向天亮笑着说道,“我再打个比方吧,清清姐,方妮姐,我就以你们两个为例,一个是着名越剧演员,一个是电视台主持人,你们都算是清河市当时的明星,所以,你们就会让人看着很面熟,但是,方妮姐不会唱戏而清清姐会唱戏,所以方妮姐不该受到怀疑而清清姐必须被调查,触类旁通,余俏俏既会唱戏又让人看着面熟,咱们不去查她还查谁啊?”

????柳清清问道:“那么,你打算如何调查这个余俏俏呢?”

????向天亮道:“很简单,余俏俏的过去和她在清河市的活动,交给刘其明副局长负责,余俏俏在咱们滨海市的活动,由咱们负责调查。”

????柳清清说,“我听说余俏俏在咱们滨海的活动范围很广,滨海区、南河区和南河区,在这三个地方来回蹿动呢。”

????向天亮说,“没关系,我准备亲自出马,对余俏俏进行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追踪。”

????柳清清说,“我不同意。”

????向天亮说,“你为什么不同意?”

????柳清清说,“因为我怕你假公济私,趁机去勾搭余俏俏。”

????向天亮说,“清清姐,你不要胡说八道,我不是你说的那样的人。”

????柳清清说,“是么,你扪心自问,你不是那样的人吗?”

????向天亮说,“我是说,我是说我现在已经不是那样的人了。”

????柳清清说,“江山易改,秉性难易,我不信。”

????向天亮说,“清清姐,你不能用老眼光看人,我现在比以前进步多了。”

????柳清清说,“反正我不信,不能让你去跟踪余俏俏。”

????李亚娟说,“我也不信。”

????夏柳和方妮异口同声,“我也不信。”

????向天亮说,“你们……你们这是要气死我啊。”

????夏柳说,“心里总想着干坏事的人,是不可能被气死的。”

????向天亮说,“气不死也会被气坏,我被气坏了,你们这些臭娘们就悲催了。”

????夏柳说,“那更好,坏蛋被气坏,叫做以毒攻毒,负负得正,你就能变成大好人了。”

????向天亮说,“我革命意志坚强,你们就放心好了,就是那个余俏俏脱得光光的,我也保证脸不红心不跳。”

????夏柳说,“你脸皮厚,当然不会红,你心太坏,当然不会跳。”

????向天亮说,“好吧,好吧,那你们说说,能派谁去跟踪那个余俏俏。”

????夏柳说,“我们。”

????向天亮说,“去,你们去跟踪?别开玩笑了。”

????夏柳说,“我们不行吗?”

????向天亮说,“不行,这不是游戏,如果那个余俏俏是那个龙大的女人,那那个余俏俏就是一个危险分子,那你们去跟踪,就等于是让鸡蛋去兑石头。”

????夏柳说,“你搞搞清楚,我们并不仅仅是指我们四个,还包括咱们百花楼其他成员,我们几个也许不行,但刘鹂和**当过兵当过警察,她们两个总能胜任吧。”

????向天亮说,“那也不一定,刘鹂和**虽然当过兵当过警察,但她们比不上李玟姐和许燕许琳,她们没有正儿八经的玩过枪,难以面对突发的危机和危险。”

????李亚娟说,“我看这样,李玟和许燕许琳不是很快就要回来了吗,就先让刘鹂和**顶几天,等李玟和许燕许琳了,就让李玟和许燕许琳上去。”

????向天亮说,“还有一个问题,在市区刘鹂和**还行,但是余俏俏还会在南河区和北碚区活动,刘鹂和**对南河区和北碚区一点也不熟悉啊。”

????李亚娟说,“这也好办,刘鹂和**负责盯人,咱们再派人当向导。”

????向天亮说,“赶鸭子上架,也只好先这样了。”

????李亚娟说,“你也不用太过担心,毕竟是前期调查,小心谨慎一点,应该不成问题的。”

????向天亮说,“好,让负责跟踪的人配备武器和最先进的通讯设备,万一出现状况,我随时出动支援。”

????李亚娟说,“还有一个问题。”

????向天亮说,“什么问题啊?”

????李亚娟说,“就凭四条线索,从一百八十三个人中寻找嫌疑犯,这工作量实在太大,要是能有其他辅助线索就容易多了。”

????向天亮说,“说得是,这个问题我再想想,我再想想……”

????回到滨海,回到百花楼,向天亮连夜召集所有女人开会。

????百花楼四楼是灯火通明,美女济济一堂,熙熙攘攘。

????陈美兰、杨碧巧、朱琴、黄颖、夏柳、白曼、王思菱、李亚娟、于曼青、崔书瑶、蒋玉瑛、方妮、戴文华、陈南、陈北、乔乔、晶晶、李静瑶、肖敏芳、杨小丹、章含、乔蕊、张丽红、贾惠兰、时小雨、柳清清、林霞、刘鹂、**、孔美妮、陈彩珊、谢影心、冯来来,一个不缺地都到了。

????向天亮站在黑板前,身前还有一张桌子临时作讲台,临时讲台上放着一大堆档案袋。

????“别吵别吵,开会了,开会了。”向天亮端起架子嚷道。

????听了向天亮的话,女人们不说话,但大多笑嘻嘻的,有些漫不经心。

????向天亮拿起粉笔,转过身去,在黑板上写了四句话:

????一,三十岁模样;

????二,挺妖的;

????三,唱戏的;

????四,很面熟。

????向天亮道:“臭娘们,美女们,我要拜托大家帮我找一个人,一个女人,我强调两点啊,一,这个女人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在这一大堆档案里藏着,你们要发挥你们的聪明才智把她给我揪出来,二,找这个女人有四条线索可以依靠,就是我在黑板上写的四点,请注意第一点啊,三十岁模样说的是五年前的三十岁模样,现在应该是三十五岁的模样,也就是她现在三十五岁左右,咱们要查的实际年龄,应该是三十岁以上五十岁以下。”

????杨碧巧笑道:“天亮,你对三十岁以上五十岁以下这个年龄段的女人很有研究,你应该亲自去找呀。”

????朱琴笑道:“对呀,你是找女人的专家,一找一个准哟。”

????女人们一齐哄笑起来。

????向天亮忙说,“同志们,同志们,咱们说的是正事是大事,严肃一点,请严肃一点好不好。”

????作为百花楼的老大,陈美兰笑而不言。

????蒋玉瑛笑道:“天亮,帮你干活可以,但不能白干吧。”

????戴文华笑道:“天亮,帮你干活可以,但我们需要鼓励和奖励。”

????章含笑着问道:“玉瑛,文华,你们想要什么鼓励和奖励呀?”

????朱琴笑道:“章含,这还用说吗,当然是精神鼓励和物质奖励了”

????贾惠兰笑道:“我建议呀,咱们帮天亮干活,谁立功谁得奖,设立一个一等奖、两个二等奖和三个三等奖,干完活后再论功行赏。”

????柳清清笑着问道:“惠兰,那这个一等奖二等奖和三等奖都要奖励什么东西呢?”

????贾惠兰咯咯一笑,“不奖东西奖天亮,你们大家说好不好?”

????女人们一齐叫好,接着是欢声笑语,响彻了整个大客厅。

????向天亮很是哭笑不得,“哎,哎,什么东西不东西的,你们,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了啊?”

????女人们异口同声地叫道:“你就是东西。”

????不过三秒钟,女人们又异口同声地叫道:“你不是个东西。”

????向天亮无可奈何地看向陈美兰,“美兰姐,你快救救我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