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233章 那么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电话是省公安厅新任副厅长余中豪打来的.

????向天亮,余中豪,还有清河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肖剑南,四年前在清河市都是令罪犯闻风丧胆的警界英雄。

????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曾几何时,肖剑南与余中豪平起平坐,从警资历比余中豪还多五年,可现在满打满算也只是准正处级,在清河市公安局里,肖剑南顶多是个二把手,新政委到任,他的位置还得往后挪。

????而余中豪就春风得意了,调入省公安厅后,从省刑侦总队副总队长开始,代总队长、总队长、主管刑侦的副厅长,无阻无碍,一路顺风,那升官速度象火箭似的。

????当然了,余中豪知道,他赖以迅速晋升的功劳簿上,有相当几笔是向天亮,所以他与向天亮一直保持着很好的关系,向天亮的帐他一般都买。

????比方说,这一次让周必洋与汪鹏对调并迅速完成对调,就是向天亮开口,余中豪的杰作。

????向天亮与余中豪说话,也是大大咧咧,没遮没拦,对着手机说话就更可以随随便便了。

????向天亮说,“狗日的,恭喜恭喜,他x的你又升官了。”

????余中豪说,“臭小子,连损带骂,没安好心,有你这样恭喜别人的吗。”

????向天亮说,“这样恭喜别人我不敢,但对你我敢,谁让你是狗日的呢。”

????余中豪说,“酸,太酸,我说你别眼红行不行,妒忌没用,好好工作才是正道。”

????向天亮说,“你还说,都下半夜了打我电话,你什么意思,升了个破副厅级你臭显摆什么啊。”

????余中豪说,“没事不找你,找你没小事,你知道的。”

????向天亮说,“我还真的不知道,请余大厅长明示。”

????余中豪说,“据可靠消息,你手里有个本子,本子上记着清河和滨海两市还在逍遥法外的走私犯名单,你小子老实讲,你有没有这个本子?”

????向天亮说,“我呸,还他x的据可靠消息,你都不说实话,我为什么要对你说实话?”

????余中豪说,“汪鹏告诉我的,你整他,把他从滨海市弄到清河市,他向我透露一点你的秘密,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向天亮说,“我猜也是他,怎么着,余大厅长看上我的东东了?”

????余中豪说,“分享,是分享,我可不象你,会把别人的东西据为己有。”

????向天亮说,“你想得美,市局要分享,省厅要分享,不行不行,你们层层盘剥,这是割我的肉啊。”

????余中豪说,“你不想分享也行,我提醒你一下,关于周必洋与汪鹏的对调,红头文件还在我的抽屉里放着,我可不希望明天还在我的抽屉里放着。”

????向天亮说,“狗日的,你敢威胁我。”

????余中豪说,“提醒,是提醒,你是部里在东江省的特勤员,我怎么可能威胁你呢。”

????向天亮说,“好吧,你狗日的赢了,看你刚刚当上破副厅长,也不容易,我就为你的功劳簿添砖加瓦吧。”

????余中豪说,“这才对了嘛,过段日子我去清河滨海,到时候不许你跟我耍花腔啊。”

????向天亮说,“你来清河滨海干什么?是不是又有什么阴谋诡计?”

????余中豪说,“去你的,哪有那么多阴谋诡计,周必洋与汪鹏的对调,清河局和滨海局都有些不稳,我是去为你擦屁股的。”

????向天亮说,“狗日的,你以为你是谁啊,我的屁股自会有人帮我擦,用不着你狗日的帮我,你还是拿手摸摸自己的屁股脏不脏吧。”

????余中豪说,“臭小子,你想不想好好说话?”

????向天亮说,“你说,我听着呢。”

????余中豪说,“现在看来你是对的,汪鹏这个人么,确实不是什么好鸟。”

????向天亮说,“何以见得?”

????余中豪说,“就在一个小时前,他通过传真,向省公安厅一号值班室传真了一份资料。”

????向天亮说,“说我的?”

????余中豪说,“你算是有点自知之明,那就是一份举报材料,说的都是你。”

????向天亮说,“这个汪鹏够损的,临走之前还踹我一脚,早知道是这样,我不应该把他整走,我应该把他留在滨海玩死他。”

????余中豪说,“要亲自玩他你是没有机会了,但清河市公安局离你们滨海市不远,周台安局长是你的死党,所以你还是可以借周台安局长的手玩汪鹏。”

????向天亮说,“那么,他都说我什么了?”

????余中豪说,“男女关系,这是你的软肋,你自己知道的,材料很多,但没有过硬的内容,基本上都是道听途说,捕风捉影。”

????向天亮说,“我的天,看来汪鹏是早就注意我了。”

????余中豪说,“这不奇怪,你是滨海市的风云人物,关注你的人肯定不少,汪鹏不过是其中一个罢了。”

????向天亮说,“老余,你狗日的什么意思?”

????余中豪说,“我没别的意思,你放心,今晚我值班,那份传真资料在我手里,我可以向你保证,除了我和值班员,不会有第三个人看到那份传真资料。”

????向天亮说,“那我谢谢你了,你来滨海,我请你喝酒。”

????余中豪说,“不用谢,喝酒还用说吗,不过我真的要提醒你,男女方面的事,你是要节制一点了,如果被别人揪住,你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向天亮说,“狗日的,你也相信那些道听途说?我还没结婚,你可别诬蔑我啊。”

????余中豪说,“诬蔑?我敢断定,你现在身边至少就有两个女人,我说得对不对?”

????向天亮说,“果然是狗日的,狗鼻子很灵光嘛。”

????余中豪说,“不敢,不敢,我的听觉向来很灵,人的呼吸我还是听得出来的,你身边至少有两个人或两个人以上,都这么晚了,而且靠得这么近,不是女人难道还是男人吗?”

????向天亮说,“得,你找到证据了。”

????余中豪说,“我才懒得管你的破事呢,我理解,你小子也不容易啊。”

????向天亮说,“什么,什么不容易?”

????余中豪说,“用我们清河人的话讲,三四十岁的女人都是大吃货,你身边都是大吃货,你要满足她们,你说你容易吗?”

????向天亮说,“老余,你开始胡说八道了,谁是大吃货,谁是大吃货。”

????余中豪说,“仅举三例,我认识的,陈美兰,杨碧巧,还有那个银行行长蒋玉瑛,哪个不是如虎似狼,哪个不是大吃货?”

????向天亮说,“喂,狗日的,你有麻烦了。”

????余中豪说,“什么麻烦?”

????向天亮说,“陈美兰、杨碧巧和蒋玉瑛刚好都在我身边,你说她们是大吃货,她们肯定会找你麻烦的。”

????余中豪说,“你说得是,女人惹不起,我不惹女人,我不惹女人,兄弟,就当我没说过啊。”

????向天亮说,“晚了,她们都听到了,正气得直咬牙呢。”

????余中豪说,“那么,你们正在床上,那么,你们正在忙碌,那么,我打搅了你们,那么,我什么也没说过。”

????向天亮说,“那么,你该挂电话了,那么,我该对付你说的几个大吃货了。”

????余中豪说,“那么,哈哈,那么再见吧。”

????关掉手机,向天亮呵呵大笑。

????女人们也在笑,但更是在骂,特别是被余中豪“点名”的杨碧巧和蒋玉瑛,骂的对象当然是余中豪。

????陈美兰涵养足,没有骂。

????柳清清和章含也是只笑不骂,因为她俩没有被余中豪“点名”。

????“呵呵,美兰姐,你是大吃货,碧巧姐,你是大吃货,玉瑛姐,你是大吃货,呵呵……”

????向天亮捧腹乐个不停。

????女人们众星拱月,连陈美兰和杨碧巧也来到了向天亮身上,特别是陈美兰、杨碧巧和蒋玉瑛,嚷嚷着讨要说法,要向天亮找余中豪“报仇”。

????向天亮乐道:“你们太不讲理了吧,是你们要听我和余中豪的通话,你们靠得太近,是你们的呼吸声,让余中豪知道你们正在我的身边,臭娘们,你们应该直接去找余中豪。”

????陈美兰笑道:“余中豪是咱们天亮的死党,应该不会对咱们的事说三道四的。”

????杨碧巧说,“那也不一定,清河那个肖剑南,咱们天亮还救过他的命呢,人家照样不是跟咱们天亮翻脸了吗。”

????向天亮摇着头说,“余中豪与肖剑南不一样,他们是两类人,肖剑南没有政治头脑,所以敢把我当敌人,余中豪有政治头脑,他才不会拿我当敌人。”

????蒋玉瑛问道:“余中豪就为什么不敢?”

????向天亮笑道:“因为我很强大啊。”

????章含笑着问,“天亮,你真的很强大吗?”

????“这还用问吗,这还用问吗?”向天亮坏笑道,“我的强大也许别人不知道,而你们有切身的体会,经常被我狂轰滥炸,你们早就领教了我的强大了嘛。”

????柳清清道:“这位同志,光说不练是个假把式哟。”

????蒋玉瑛道:“不错,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向天亮打起精神道:“你们不就是想切身体会我的强大吗,你们不就是想五对一吗,谁怕谁啊,来吧,我满足你们,老子一定让你落花流水并哭爹喊娘。”

????女人们轰然叫好。

????欢笑声中,向天亮很快陷入了女人们的包围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