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220章 很有必要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乔玉良是市长谭俊的人,从这个层面上推之,乔玉良也可以说是自己人,但向天亮明白一点,自己还有陈美兰,与谭俊及乔玉良等人,还隔着一层薄薄的纸.

????找了一家卖早餐的小饭馆,在小包间里坐下,向天亮吸烟,捎带着看陈瑞青和乔玉良吃包子喝稀饭。

????乔玉良说,“天亮,你也别闲着,都说你是铁口神算,你猜猜老陈和我是什么关系?”

????陈瑞青说,“猜中了,让老乔请客,猜错了,你得请老乔和我喝酒。”

????“呵呵,两位领导想考我是不是?”向天亮笑了笑,张口就来,“一九八三年八月至一九八四年一月,清河市党校青年干部培训班第一期,你们俩是同班同学,你们的私人关系就是在那个时候建立的,但从那个时候以后,你们俩在各自的县里工作,至滨海市成立时为止,你们俩在工作上没有任何交集,滨海市成立以来,你们俩工作上有所配合,私下里也多有来往,但在政治上,老陈属于李云飞和高永卿阵营,老乔旗帜鲜明地站在谭市长那边。”

????乔玉良笑道:“连十三年前的事都能随口而出,功课做得很细嘛。”

????陈瑞青也笑道:“老乔,这就是咱们的天亮同志,如果有必要,他能将你的祖宗八辈都刨出来。”

????“我呸。”向天亮啐道,“好你个臭老陈,你拿我当什么了,什么祖宗八辈,知道的还好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盗墓的呢。”

????“哈哈。”乔玉良放下筷子大笑,“所以谭市长有句话说得很好,有什么情况或困难,最好或最快的办法就是找向天亮同志。”

????“不错,我就经常找向天亮同志。”陈瑞青一语双关,因为他为了自保,防止常务副市长许西平的挟私报复,他确实经常“找”向天亮。

????向天亮笑着问,“老陈,老乔知道你我的真正关系吗?”

????“知道,我是白皮红心,身在曹营心在汉。”陈瑞青道,“这我得向你解释一下,一方面,是你和我有一次见面的时候,恰巧被老乔看见了,我就顺便跟他说了,另一方面,老乔一直为咱俩保密着,连谭市长都没有告诉。”

????“这样也好。”向天亮笑着点头,“我是无所谓的了,而你老陈不一样,要是让李云飞知道你和我的关系,你可就惨了。”

????陈瑞青道:“关于这一点,我已做好了思想准备,万一真让李云飞知道了,那我就跟着你,好孬都跟着你。”

????“那是后话,以后再说。”向天亮笑着问道,“你们两位大上午的跑到市委招待所来,是想讨好那些个离退休老干部呢,还是想去敲省委组织部考察组的门啊?”

????乔玉良又是大笑,“哈哈,我们既想讨好那些个离退休老干部,也想去敲省委组织部考察组的门。”

????陈瑞青笑着说,“我们是既不想讨好那些个离退休老干部,也不想去敲省委组织部考察组的门。”

????向天亮也跟着笑,“呵呵,这真应了古人说过的话,皇帝不急太监急,唱戏的不累看戏的累,这一次人事调整没咱们仨什么事,可咱们仨却忙得屁颠屁颠的,这叫什么事啊。”

????乔玉良问道:“天亮,这次人事调整的结果,应该基木上落实了吧?”

????“这个问题你别来问我。”向天亮撇了撇嘴笑道,“老乔你可以去问谭市长,老陈你可以去问宣传部的李云飞部长,我只知道一点点最明确的信息。”

????陈瑞青笑道:“一点点也可以说出来分享一下嘛。”

????向天亮说,“市委常委会从十一人增加到十三人,象老乔他们这些区委书记,将不再享有与市委常委同等的政治待遇。”

????“你的这个信息,连下面的科员都知道。”乔玉良淡然一笑道,“我们想知道具体的人事安排,虽然我可以问谭市长,但总不如从你向天亮嘴里获得的听起来舒服。”

????向天亮连连摇头,“确定的信息你们也知道,不确定的信息我自己也不知道,你们让我说什么说?”

????陈瑞青指了指市委招待所方向说,“不确定的信息都在那里吧。”

????“对了。”向天亮笑道,“形式主义也不是没有一点用处,只有象你们这些官场上的人精,才会知道形式主义所蕴含的政治意义。”

????“天亮言重,你言重了。”乔玉良笑道。

????陈瑞青说,“我去市委招待所,是看望两位老同志,老乔去市委招待所,是安排南河区老同志的住宿事宜,去敲省委组织部考察组的门,我俩还真是不敢。”

????向天亮思忖着道:“我明白了,这一次虽然没你们什么事,但你们是在为以后打基础啊。”

????“聪明人,也是聪明人呐。”乔玉良赞道。

????陈瑞青道:“天亮,你算说到点子上了,这次所谓的**测评,参与测评的对象是老干部,而被测评的对象,不仅仅只是市四套领导班子成员及其候选人,还包括所有的正处级官员,更为重要的是,这个测评结果是要记入个人档案的,是影响以后提拨的重要因素。”

????“噢,那大家就有得忙喽。”向天亮笑道。

????点了点头,乔玉良问道:“天亮,谁能管到市委招待所啊?”

????向天亮说,“市政府办公室第一副主任罗正信,可以说是他的一亩三分地吧。”

????陈瑞青笑着对向天亮说,“罗正信是你的人嘛。”

????笑了笑,向天亮默然。

????乔玉良又问道:“市委招待所有录像监控吗?”

????向天亮说,“不知道,但应该有吧。”

????乔玉良说,“如果没有,我建议有,如果有,我建议重点关注。”

????“老乔,你这是什么意思?”向天亮问道。

????“少来,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乔玉良反问。

????向天亮说,“真的不是很懂。”

????乔玉良说,“有录像监控,你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向天亮有点诧异,“明白一点说吧,你们怀疑有人送钱?因为这是市委招待所,要送东西的话,送钱是相对最安全的。”

????乔玉良笑而不言。

????陈瑞青说,“天亮,这是一个传说,确切讲是一个猜测,老乔也是听来的,听说有人要扔钱。”

????有人要扔钱?向天亮心里嘀咕,乔玉良身为南河区区委书记,政敌不多,可以说是个好好先生,硬要说有敌人的话,那就是他工作搭挡,南河区区长张治国。

????张治国是市委副书记余胜春的人,与市长谭俊很不对付。

????乔玉良指的“有人”,应该指的是张治国。

????“老乔,这个传说有多少真实成分?”向天亮看着乔玉良问。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乔玉良道,“但是,这个传说的来源却有几分可信度,因为它是出钱的人说出来的。”

????“噢……”向天亮笑了,“这是你们两位到市委招待所来的最大目的吧。”

????向天亮认为自己的判断基本准确,因为那个张治国不但不招乔玉良待见,而且他还得罪过陈瑞青,张治国脾气火爆,曾经几次公开顶撞陈瑞青,搞得他很没面子。

????陈瑞青向来小心谨慎,轻易不出手整人,一定是目标一致,才有胆量与乔玉良联袂。

????不过,陈瑞青自己摇摆不稳,常务副市长许西平一直对他虎视眈眈,自己都是靠别人保护度日,他哪来的胆量去搞别人?

????向天亮由此推测,陈瑞青或许与乔玉良达成了某种程度的交易,如果真的如此,那就是说他跟市长谭俊挂上了钩。

????这可也以理解,向天亮心道,陈瑞青一边与自己暗通款曲,一边与乔玉良交好,这叫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符合官场投机者的应有风格。

????乔玉良笑看着向天亮,“天亮,你是明白人,我特别喜欢的那种明白人。”

????“喜欢?你得了吧。”向天亮一阵坏笑,“呵呵,你喜欢我我不喜欢,但你女儿喜欢我我一定喜欢,如果你有女儿的话,如果你的女儿很漂亮的话。”

????“去你的。”乔玉良笑道,“你啊,一肚子的花花肠子,我女儿就是嫁不出去,也不会嫁给你这个家伙。”

????向天亮道:“所以,我不明白你说的这个喜欢是什么意思。”

????“装傻是不是?”乔玉良也不生气。

????“呵呵,这年头,该装就得装啊。”向天亮咧着嘴乐。

????陈瑞青对向天亮说,“我和老乔找过罗正信。”

????向天亮说,“那不就好办了吗。”

????陈瑞青说,“罗正信不肯配合。”

????乔玉良说,“天亮,我们知道,你开口,罗正信肯定二话不说。”

????向天亮沉吟着,“老陈,老乔,这个时候搞人,有这个必要吗?”

????“有必要,很有必要。”乔玉良叹了一声,“我这个人的脾气你是了解的,不是火烧屁股,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出此下策的,没办法,人家都搞到我的头上来了,我总不能不吭一声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这个忙不帮就说不过去了,要不然还能叫自己人吗,“老乔,怎么帮你。”

????乔玉良说,“不复杂,你找罗正信说说就行了。”

????向天亮说,“交给我了。”

????陈瑞青和乔玉良告辞而去。

????巧了,向天亮刚坐进自己的车里,就接到罗正信打来的电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