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211章 总是有理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全文阅读)

????打来电话的人,是市公安局政委兼常务副局长蔡春风,很显然,蔡春风是“兴师问罪”来了。

????向天亮早有准备,按照蔡春风所说,他匆匆赶到市公安局招待所。

????不出向天亮所料,市公安局招待所的休息室里,除了蔡春风,还有市公安局长邵三河,解决“尴尬”的事,怎么能够少了邵三河呢。

????还有,蔡春风那两个拳头,在向天亮身上一顿招呼,以及他那张大嘴里蹦出来的一阵臭骂,肯定也是要接受的。

????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向天亮笑呵呵的。

????邵三河也在笑,憨憨的,昨天晚上的事,蔡春风够狼狈的,喝醉了酒,被两个小姐“折腾”整整一夜,清醒后才知道是上了向天亮的当,堂堂的资深警察居然被玩弄于股掌之间,这口恶气当然要出一出。

????蔡春风已经知道了一切,邵三河告诉他的,对向天亮发泄怒火,其实只是表达一下自己的态度而已。

????待蔡春风坐下后,向天亮还是笑吟吟的,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了邵三河。

????信封里装的是昨天晚上拍照留下的底片,邵三河抽出一部分,给蔡春风看了看,再拿出打火机,笑着将信封和底片点燃。

????终于,蔡春风哼了一声,“向天亮,你也太不够朋友了吧。”

????向天亮笑着说,“请你喝酒请你玩,这还不够朋友吗?”

????蔡春风摇头恼道:“你这人太坏,如果我是你的敌人,就这么一下,我就彻底被你毁了。”

????向天亮很是不以为然,“如果我是你的敌人,我还会请你喝酒吗?”

????“哎,你还有理了你。”蔡春风嚷道。

????邵三河说,“老蔡,他总是有理,叫常有理。”

????向天亮郑重其事地说,“就这一次的事情来说,我还真的是有理有节,无理的正是你老蔡同志,噢对了,还包括你老邵同志。”

????蔡春风呼地起身,“你还嘴硬。”

????“老蔡,坐下说,坐下说,别上他的当。”邵三河急忙伸手,将蔡春风摁回到沙发上,“天亮,你怎么象条疯狗似的,把我也给咬上了?”

????向天亮说,“老邵,你的罪过大了去了。”

????邵三河哦了一声,“你说,我洗耳恭听。”

????“让我请客,是你老邵提出来的吧?”向天亮问道。

????楞了楞,邵三河道:“我承认,让你请客是我的主意。”

????“让陈书记和杨秘书长及孔孔谢冯共六位女士出席,是不是你特别强调的?”向天亮又问道。

????邵三河憨笑点头,“对,对,也是我的主意。”

????向天亮双手摊了摊,“那么,如果没有昨晚的酒宴,汪鹏还有机会抓我和陈书记的把柄吗?”

????邵三河道:“好象,好象是这样的。”

????向天亮道:“那个汪鹏还真是不客气,一点也不客气,提前一小时到达南北茶楼,身上带着当今世上最先进的录音机和录像机,不仅如此,他还掐断南北茶楼的供电系统,并利用电路短路烧毁了南北茶楼的整个监控系统,造成的直接损失达十二万元以上,老邵同志,你认为你有没有责任?”

????“天亮,你这么一说,我就无话可说了。”邵三河一脸赧然。

????向天亮径自点上了一支香烟,“老邵,我很想知道,汪鹏是如何让你出面要我请客的呢?”

????“对不起,这得怪我警惕性太不高了。”邵三河道,“汪鹏忽悠我的时候,有三点让我无法拒绝,一,他说很想与你和陈书记吃一顿饭,因为这是加深关系的必要步骤,经我介绍,那么吃饭喝酒就算是顺理成章了,二,必须由我出面,才能请得动你和陈书记,这也是实话,以汪鹏的地位,可以请动你而请不动陈书记,所以我出面也是应该的,三,汪鹏分管治安工作,而且主管你们这一片的治安工作,他说他需要了解进出百花楼的人,以免发生大水冲了龙王庙之类的事,还有意无意地提到了孔美妮、陈美妮、谢影心和冯来来……”

????向天亮说,“非常牵强和非常拙劣的理由。”

????邵三河道:“你我所处位置不同,理解问题也不一样。”

????向天亮笑了笑,“老邵,我看主要还是你自己也想恰逢其会吧?”

????邵三河忙道:“不是,不是。”

????“去,你想骗我,你的能耐还不够深厚。”向天亮道。

????“嘿嘿,我承认,我也想当面欣赏欣赏孔美妮、陈美妮、谢影心和冯来来四个美人,但是,我也只是那么一点点想法而已。”

????向天亮笑道:“我不出席,你和汪鹏的阴谋就难以得逞了。”

????邵三河说,“你那么鬼精鬼精的,怎么可能被别人设计呢。”

????向天亮说,“汪鹏有那种想法并不奇怪,十有八、九,那种想法是从谭俊市长那里得到的启发,因为曾经有一次,我与陈书记和杨秘书长请谭俊市长和余胜春吃饭,我们大家在酒桌旁边比较随意和开放,说了不少过头的话,汪鹏想抓的把柄,无非就是我与陈书记和杨秘书长的关系。”

????邵三河笑道:“好在你及时发现,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不然我真的是罪过大了。”

????“呵呵,吃一堑长一智,我拿这六个字与你共勉。”向天亮也笑。

????这时,蔡春风开口道:“喂,该轮到我说话了吧?”

????“当然,当然。”向天亮陪着笑脸道。

????“你也实话实说,天亮,我哪里得罪你了?”蔡春风不满道。

????“没有。”

????“既然没有,那你为什么用对待汪鹏的办法对付我?”

????“办法?什么办法?”

????蔡春风瞪了向天亮一眼,“装蒜是不?你拿女人对付我,你不会抵赖吧。”

????向天亮笑道:“我不仅对付你和汪鹏,同时我还用同样的方法对付了老邵老方和老姜。”

????蔡春风哼道:“但是,你对我和汪鹏拍照了,而对老邵老方和老姜却没有拍照。”

????向天亮坏笑着说,“那是因为你有点对不起我。”

????蔡春风微微一怔,“这我倒想听听了,我哪里对不起你了。”

????向天亮道:“汪鹏对我和陈书记搞小动作,我通过两个渠道得到了消息,一是常务副市长许西平,他从何得知,他没说,我也没有深究,二是市委副书记余胜春,是他把消息透露给了我。”

????蔡春风又是一楞,“天亮,是余副书记告诉你的?”

????向天亮说,“确切地说,是余副书记用特别的方式透露给我的,也许说者无心,但听者有心,有心人便及时通知了我。”

????蔡春风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余副书记之所以知道汪鹏对你和陈书记搞小动作,是我告诉他的。”

????向天亮说,“我想也是,你老蔡与谭市长交好,与余副书记的关系也不赖,你是左右逢源嘛。”

????蔡春风说,“见笑,见笑了,谭市长和余副书记毕竟都是我的老上级啊。”

????向天亮说,“理解,理解,谭市长,余副书记,还有汪鹏,都是你的朋友。”

????蔡春风说,“你和老邵也是我的朋友。”

????向天亮说,“老蔡,这朋友和那朋友,区别还是有的吧?”

????蔡春风说,“我心里可没有什么区别。”

????向天亮说,“我看还是有区别,不然的话,汪鹏对我和陈书记搞小动作,你事先应该是知道的,可你却没有告诉我。”

????蔡春风说,“天亮,这我得解释一下。”

????向天亮说,“愿闻其详。”

????蔡春风说,“汪鹏对你和陈书记搞小动作,他事先确实告诉了我,因为他想拉拢我一同参与,我当场就予以拒绝,搞朋友的小动作,我是绝对不会做的。”

????向天亮说,“这我能想象得到,如果你一同参与,那搞小动作的水平就不会如此拙劣。”

????蔡春风说,“但是,我和汪鹏是多年的同事兼朋友,他又是借着替谭市长出气的名义,我自然不能出卖他。”

????向天亮说,“我知道,你是左右为难。”

????蔡春风说,“虽然是左右为难,但我也不能装聋作哑,所以我把消息透露给了余副书记。”

????向天亮说,“老蔡,你凭什么断定余副书记会把消息透露给我呢?”

????蔡春风说,“这个嘛,我是这样想的,虽然余副书记与陈书记和谭市长的关系,不象表面看上去的那么团结,但余副书记现在处境微妙,背后又有许副市长搞他,他需要陈书记和谭市长的帮忙,特别是陈书记的支持,所以我判断余副书记会及时把消息透露给你。”

????向天亮说,“老蔡,现在看来你是失算了。”

????稍作沉默,蔡春风叹息一声,“我承认我失算了,余副书记并没有及时把消息透露给你。”

????向天亮笑道:“所以嘛,你在暗处,我在明处,我以为你和汪鹏是一起的,我只好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你俩一块炖了。”

????邵三河也笑了,“老蔡,如此说来,你昨天晚上出的洋相,主要还是咎由自取。”

????“惭愧,惭愧。”蔡春风很不好意思,“天亮,对不起啊。”

????向天亮摆着手,“都过去了,都过去了,老蔡,你也不必放在心上。”

????蔡春风问道:“天亮,我有个问题,你打算怎么处置汪鹏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