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163章 等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点上一支烟,吸了几口说,“首先,事情是明摆着的,对方不是冲着刘芝惠母女三人去的,所以老余你大可放心,刘芝惠母女三人没有危险,因为对方的目的如果就是刘芝惠母女三人的话,那就完全没有必要把你老余扯进来。”

????谭俊点着头道:“我同意天亮的判断。”

????余胜春问道:“那么,他们找刘芝惠母女三人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呢?”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初步判断,无非是两个目的,钱,和人。”向天亮伸出两个手指头晃了晃。

????“钱?”余胜春大惑不解,“谁都zhidao我是一个穷官啊。”

????向天亮微微一笑,“你老余是没钱,但你的老丈人keneng有钱。”

????余胜春楞了楞,“老丈人?我老丈人哪来的钱啊。”

????向天亮笑着又说,“不,你的老丈人keneng有钱。”

????“天亮,你开什么玩笑。”余胜春挥了挥手道,“孔美妮她爸是个下岗工人,就是,就是张小雅她爸,也不过是个小学老师,他们哪来的钱啊。”

????向天亮笑道:“我说老余,我提醒你一下,别忘了你还有一个老丈人哦。”

????“你是说,你是说。”余胜春又楞了楞,“天亮,你是说刘芝惠的父亲刘五?”

????看了谭俊一眼,向天亮说,“从实际意义上说,难道刘芝惠的父亲刘五不是你的老丈人吗?”

????谭俊微笑道:“天亮说得有道理。”

????“你们俩取笑我是不是?”顿了顿,余胜春道,“天亮,你继续说。”

????向天亮说,“刘芝惠的父亲刘五是个走私犯,据说刘五的案子了结以后,刘五还有一笔巨款尚未查明,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刘五真的藏有一笔巨款,那么,根据一般的经验,在刘五及其同伙被剿灭以后,最有kenengzhidao或掌握巨款下落的人,就是刘五的女儿刘芝惠。”

????“嗯。”余胜春点着头道,“但是,他们既然已经掌握了刘芝惠母女三人,那为什么还要扯上我呢?”

????向天亮说,“这只有一个解释,这些抓住刘芝惠母女三人的人,认为那笔巨款在你的手里。”

????“什么?”余胜春噌地起身怒道,“天亮,你这不是血口喷人吗。”

????谭俊急忙劝道:“老余,天亮是说假如,你坐下,坐下。”

????向天亮看着余胜春,一点也不急,“老余,我是说假如,但那些抓住刘芝惠母女三人的人,肯定认为那笔巨款是落在你的手里。”

????“可是……”余胜春坐回了原处,“你吓着我了,以后少来这种假如。”

????向天亮说,“我刚才说过的,对方无非是两个目的,钱和人,现在再说人,这个人十有八、九是你。”

????余胜春说,“我?你是说他们的真正目的是我?”

????向天亮说,“要么冲钱,要么冲人,要么是人钱合二为一,但有一点非常明确。”

????余胜春说,“哪一点?”

????向天亮说,“冲钱也好,冲人也罢,都是冲你老余来的,因为那些人认为巨款在你手里。”

????余胜春说,“那些人,那些人是什么来头啊?”

????向天亮说,“不zhidao。”

????余胜春说,“总有个基本判断吧。”

????向天亮说,“起码是知情人,包括刘五的家人、朋友和手下。”

????余胜春说,“有道理。”

????向天亮说,“也包括那些查办过刘五走私案的警察、检察官和法官。”

????余胜春说,“有这个keneng。”

????向天亮说,“还有,周平同志,谭俊同志,也有keneng是。”

????余胜春说,“我相信老周和老谭不会。”

????向天亮说,“还有,你老余也有keneng。”

????余胜春说,“天亮,你越说越离谱了。”

????向天亮说,“自导自演,苦肉计,历史上屡见不鲜。”

????余胜春说,“好吧,你是行家,你的分析很全面,现在我请教一个wenti。”

????向天亮说,“什么wenti?”

????余胜春说,“接下来怎么办?”

????向天亮说,“谁,谁怎么办?”

????余胜春说,“我,我们。”

????向天亮说,“我们什么怎么办?”

????余胜春说,“对策。”

????向天亮说,“等。”

????余胜春说,“等?”

????向天亮说,“对,你认为我们除了等,还能有别的办法吗?难道你敢报警吗?”

????余胜春说,“你说得对,现在唯有等待。”

????向天亮说,“老余你别急,以我的判断,对方很快会有新动作的。”

????也只能等待,余胜春很明白,这种事的主动权不在自己手里。

????从谭俊办公室出来,余胜春往下,因为他的办公室在七楼,与组织部比邻,而向天亮往上,因为他的办公室在十楼。

????向天亮在楼梯上走了几步就停住,想折回去再见谭俊,巧了,谭俊也出来了。

????谭俊使了个眼色,向天亮顿时心领神会。

????两个人都不开口,一起来到了位于十楼东侧的市委书记办公室。

????不等陈美兰询问,谭俊就开始汇报。

????陈美兰听罢,一边颌首一边说,“我只说一点,不能把事搞大,不能公开,要控制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

????谭俊说,“这是天亮的事,我相信天亮能做到。”

????向天亮说,“老谭,你是在将我的军。”

????谭俊说,“不是不是,象这种事,我是个外行,能协助配合就bucuo了。”

????向天亮笑道:“不让我回你办公室再谈,是为了避嫌,到陈书记这里来谈,是拿陈书记压我,以免我把事搞大,老谭,你这是于无声处处大事啊。”

????谭俊也笑了,“哎,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陈美兰微微一笑,“老谭做得对,你这个人就得有人管着,不然你会把天捅破的。”

????“但是,现在不想把事搞大都不行了。”向天亮道。

????“为什么?”陈美兰问。

????向天亮说,“因为刚才我有了新的发现,不,应该是重大发现。”

????谭俊有些不解,“就刚才?我怎么没有发现?”

????“老谭,刚才在你的办公室里,当我说到,‘刘芝惠的父亲刘五是个走私犯,据说刘五的案子了结以后,刘五还有一笔巨款尚未查明,假如刘五真的藏有一笔巨款,那么,根据一般的经验,在刘五及其同伙被剿灭以后,最有kenengzhidao或掌握巨款下落的人,就是刘五的女儿刘芝惠,而之所以把你老余扯上,那只有一个解释,这些抓住刘芝惠母女三人的人,认为那笔巨款在你老余的手里……’老谭你想想,老余当时是什么反应?”

????“噢,你是说……老余失态了。”谭俊若有所悟,“当时你连说三个假如,却又言之凿凿,分明是在故意刺激老余,还有,你的眼睛一直在盯老余,你在观察他,你看出了什么。”

????向天亮笑着说,“我看出了什么,你应该zhidao的,以你我对老余的了解,他什么时候如此失态过啊。”

????谭俊点着头道:“我明白了,你是说,刘五还有一笔巨款尚未查明,并不是空穴来风,刘五生前很keneng将巨款交给了刘芝惠,而现在这笔巨款很keneng就在老余手里。”

????向天亮说,“不是keneng,起码是十之八、九,也就是肯定。”

????陈美兰思忖着说,“如果真是这样,那倒真是天大的意外发现了。”

????谭俊问道:“陈书记,你是说,据此咱们可以把老余彻底拿住了?”

????陈美兰又是微笑,“老谭,难道不是这样吗?难道你不想彻底拿住老余吗?”

????“想。”不想是傻瓜,在一个班子里,老二最不好当,除了得小心侍候老大,还得时时防着老三捣乱,有机会拿住余胜春,谭俊求之不得。

????向天亮道:“老谭,我就这点对你有意见,遮遮掩掩的,有意思吗,开口‘你是说’,闭口‘你是说’,难道你就不想摆脱老余的阴影吗?”

????谭俊笑着说,“这不,我正在配合你,正在摆脱他么。”

????陈美兰沉思了一会,微笑道:“就这么定了,乘着这次机会,咱们把老余给搞定了。”

????谭俊告辞走了。

????向天亮又是关门锁门,防范工作做得又周到又细致。

????陈美兰嗔了向天亮一眼,走过来,习惯地坐到向天亮的身上。

????向天亮不敢怠慢,用双手在陈美兰身上讨好了一阵,“老婆,这下你满意了吧?”

????“这话应该我说,这下你满意了吧?”陈美兰娇嗔着,拿手指在向天亮的脑门上点了一下。

????“我?我能满意什么啊?”向天亮装傻充楞。

????陈美兰说,“既能把孔美妮据为己有,又能乘机把余胜春拿住,一举两得,你还不够满意吗?”

????向天亮说,“我只想要孔美妮,至于拿住余胜春,实际上是在帮你和老谭。”

????陈美兰说,“我还是那句话,不干则已,既然干了,那就把事做踏实,不要给余胜春留机会。”

????向天亮说,“我办事,你放心,我办这种事,你更可以放一百个心。”

????“嗯,你做坏事总是很在行的。”陈美兰脸红红的,双手攥住向天亮那把枪,两只媚眼直勾勾地看着向天亮。

????向天亮大为惊奇,“老婆,你怎么又想了?”

????“最近,最近不知怎么了,老是想,想要……”陈美兰把向天亮缠住了。

????“呵呵。”向天亮大乐,“好吧,我就先办你,办完了你,我再找孔美妮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