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106章 互揭老底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罗正信一脸的窘相。

????谢飞鹤又笑道:“老徐,老罗对我说过,陈彩珊嫁给你,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他得不到陈彩珊,不如让向天亮得到陈彩珊,所以,天亮在老罗家和你老婆办那个事,老罗不但知道,不仅亲眼目睹,而且实际上就是他精心策划的。”

????徐群先怒问,“老罗,老谢说得对不对?”

????“这个这个。”罗正信讪讪一笑,开始了他的反击,“老徐,话说到这份上,我也就不回避了,我承认,我对彩珊是有非份之想,也有不轨之举,也对老谢说过,要为天亮和彩珊勾搭创造条件,但是,但是我这样做也是有原因的。”

????徐群先冷冷地一笑。“什么原因,什么原因促使你要对我老婆下手。”

????罗正信嘿嘿笑着,“因为,因为你一直想对我老婆下手。”

????“胡说。”徐群先的脸红得很快。

????“胡说?老谢,这是你对我说的,你给证明一下吧。”罗正信道。

????谢飞鹤说,“老徐,你对影心的搔扰也是很久了,没有十年,至少也有八年吧,别人不知道,我可是一清二楚的。”

????徐群先强辩道:“我承认,但是我可没有付诸过行动。”

????谢飞鹤笑着说,“你还没有付诸过行动?老徐,确切说应该是你付诸过行动而没有得逞过吧,而且,你同样对我说过,反正老罗满足不了谢影心,不如让向天亮把谢影心给办了,这也就是说,天亮和影心搞到一块,你至少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徐群先道:“我,我是君子动口不动手。”

????谢飞鹤哈哈一笑,“影心,你举例说明,说明老徐是如何君子动口不动手的。”

????谢影心却先问向天亮,“天亮,我可以说吗?”

????当着大家的面,向天亮把谢影心的红色罩罩扯了下来,“呵呵,这事我不管,你自己看着办。”

????谢影心说,“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我记得老徐当时是副县长,有一天我下班,去托儿所接孩子,老徐开着车路过,说是搭我一段,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车刚开出几十米,老徐就将车停下,突然向我扑来,我拚命的叫喊、挣扎,老徐象疯了似的,撕破了我的衣服和裙子,就在,就在最危急的时候,幸亏有一辆交警的摩托车过来,交警拍打车门,我才转危为安,下车离开,要是没有交警路过,我,我就遭了老徐的毒手了,事后,他打电话给我,求我不要告诉老罗,我答应他了,可万没有想到没过多久,他又如法炮制,想把我又一次骗到他的车上,但我没再上他的当……”

????向天亮听得咧嘴直乐,“老徐,影心姐说的是事实吗?”

????徐群先尴尬得说不出话来。

????罗正信骂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老徐,你太不是东西了。”

????谢飞鹤笑着说道:“骂得好,老徐平时看着就是一个正人君子,比老罗可正经多了。”

????罗正信颓然一声长叹,“老徐,你我相交有将近二十五年了,当从你当县工业局副局长开始我就罩着你,后来是我帮你爬上来的,甚至还让你超过了我,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竟然对我老婆下手,我罗正信算是瞎眼了。”

????谢飞鹤说,“老罗,有一点我要提醒你,老徐开始搔扰影心的时候,影心还不是你的正式老婆。”

????“你废话,影心早就跟着我了,那时老徐还不认识影心呢。”罗正信直着脖子说。

????谢飞鹤问道:“那你爱影心吗?”

????罗正信白了谢飞鹤一眼,“我冒着身败名裂的危险,与老婆离婚后娶了影心,我不爱她能这样做吗?”

????谢飞鹤又问道:“那么,你对影心忠诚吗?”

????罗正信有些恼火,“老谢,你这是什么意思,干吗盯着我不放?”

????“哈哈,我要为老徐主持公道。”谢飞鹤大笑。

????向天亮笑道:“老谢,你说,大胆地说。”

????谢飞鹤说,“老罗说老徐不是个东西,因为老徐骚扰过谢影心,其实,老罗你也不怎么样,你以前也经常骚扰陈彩珊,这事我也是一清二楚的,为了有说服力,还是让彩珊自己说吧。”

????向天亮冲着陈彩珊笑,“彩珊姐,你说。”

????陈彩珊又红了脸,“我不好意思说。”

????向天亮笑道:“臭娘们,你必须说,不说就打屁股。”说着,他将陈彩珊的罩罩也扯了来,谢影心的是红的,陈彩珊的这个是粉红色的,向天亮将它们放在桌上,很是醒目。

????陈彩珊说,“有一次,那是四年前的事了,也是夏天的时候,那天我下班后没有回家做饭,因为老徐打电话说他在外面有应酬,我在街上吃了饭后回到家,天气很热,我就去浴室洗澡,这时老徐却回家了,意外的是老罗也来了,两个人在客厅里说话,嘀嘀咕咕了好一会,我没在意,也没出去,一直待在浴室里,大约半个小时后,老徐打了声招呼后和老罗一起走了,我洗完澡刚出来,却看到老罗正进门进来,原来,他手里拿着的钥匙,是乘老徐没注意时从我的包里拿的,我当时慌了,一点力气都没有,老罗象疯狗似的把我扑倒在沙发上,我身上只有一条浴巾,老罗很快就扯掉了浴巾,眼看着老罗就要得逞了,但这时邻居的王大妈来找我串门,正是王大妈的敲门,才把老罗惊跑,他,他当时是从书房的窗户落荒而逃的,逃跑时还扭伤了一条腿,后来在医院躺了十多天……”

????听罢陈彩珊的叙述,向天亮呵呵大笑,“老罗,这么说来,你也不是个东西啊。”

????徐群先哼道:“罗胖子,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罗正信很尴尬,但却涎着脸说,“老徐,你打过我老婆的主意,我也打过你老婆的主意,咱俩扯平了,扯平了。”

????徐群先恨恨地骂了一声,“罗胖子,现在我也认识你了。”

????谢飞鹤这时却当起了和事佬,“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就是半斤八两,谁也不比谁高尚,喝酒吧,喝酒喝酒。”

????忽然,冯来来从桌子下爬出来,“等等,我也要揭发,揭发老徐和老罗对我的搔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