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036章 权力不会出现真空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5.

????徐群先正坐在他的书房里,确切地说,是躺而不是坐,他书房里有一张长沙发,他正在上面半靠半坐,闭目养神。

????向天亮也不开口,走进书房在椅子上坐,两手趴在书桌上,看着徐群先无声地笑着。

????当然知道有人进来,也知道来人不是自己的老婆,但徐群先没有想到是向天亮。

????陈彩珊靠在书房门口,正要张嘴说话,却被向天亮摆手拦住了。

????向天亮笑着说,“虽然我很不情愿地尴尬出现,虽然我知道我成了不受欢迎的人,虽然我知道我出现在这里会产生一些误会,但我还是来了,因为谭市长在两个小时前问我,徐群先副市长为什么没来上班,我说我不知道,谭市长也说不明白,但是,有人却很高兴,或者说正蠢蠢欲动,比方说王玉成副市长,他一直想取而代之,染指工业系统,又比方说市工业局那位胖乎乎的局长,据我所知,他可是王玉成副市长从原南河县带来的亲信。”

????徐群先早已张开了双眼,“天亮,我不知道是你来了。”

????向天亮继续说,“权力是不能出现真空的,一旦存在真空,就马上会有无数人争着去填空,所以本质上说,权力是不会出现真空的,你方唱罢我登场,不是你上就是我下,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总而言之,言而总之,闹情绪可不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徐群先终于坐了起来,看了看门口的陈彩珊,欲言又止。

????向天亮又道:“老徐你别看嫂子了,我来的事与她无关,这些天我很忙,是你的秘书郭正浦找的我,我去了谭市长那里,谭市长也很莫名其妙,不知道你为什么没去上班,所以我打电话问嫂子,嫂子也说不知道,无奈,我只好过来当面问你了,当然,我在路上碰到了嫂子,就顺道把她捎回来了。”

????徐群先似乎稍稍地松了一口气,“你说,谭市长他不知道我为什么没去上班?”

????“是啊,他还向我打听来着呢。”向天亮点着头。

????徐群先又问,“那你知不知道?”

????这时,陈彩珊走到向天亮身边,将一杯冰水递到他手里,趁机站在他身边不走了。

????向天亮也不避讳,当着徐群先的面,望了望陈彩珊身上的两个突出点,微笑着说,“我还是做了一些调查工作的,你不上班,闹情绪,我看无非是两个原因。”

????徐群先皱了皱眉头,但马上又舒展开来,女人最会得寸进尺,他越是反感,陈彩珊就会越来劲。

????果不其然,陈彩珊反而靠得更近,身体离向天亮的距离,只剩下了椅子的扶手。

????隔着书桌,徐群先只能看到上面,下面的情况他是不能一目了然的,向天亮的左手拿着茶杯,右手空着,当然,实际上也没有闲着,他的右臂靠在椅子扶手上,右手早已顺势钻进了陈彩珊的裙子里。

????“天亮,你说的是哪两个原因?”徐群先问。

????向天亮笑着卖了个关子,“嫂子可以旁听吗?”

????说着,向天亮的右手由下往上,陈彩珊身体一颤,两腿本能地一夹,把向天亮的右手给夹住了。

????徐群先瞥了陈彩珊一眼,无奈地说,“天亮,我们家这点事,对你来说,还有秘密可言吗?”

????倒也是,向天亮心道,我的右手正在你家最隐秘的地方探索着呢。

????不过,向天亮还是摇着头道:“我是无所谓的,我怕嫂子在场,反而会让你尴尬呢。”

????徐群先苦笑,“对你说的所谓尴尬,我有思想准备。”

????向天亮笑而不言,右手却开始由上往下,揪住陈彩珊的内裤往下扯。

????陈彩珊急忙夹紧双腿,“老徐,我想请天亮在家吃晚饭。”

????徐群先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地说,“来都来了,吃饭是应该的。”

????陈彩珊应了一声,抬腿要走,正好,配合了向天亮的动作,内裤一下滑落到膝盖以下了。

????红着脸白了向天亮一眼,陈彩珊无奈地先抬右腿,再迈左腿,踏着小碎步,人离开了书房,却把小内裤留在了地上。

????徐群先看不见下面,却能看见上面的眉来眼去,但也只能装作没看见。

????正在这时,书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伸手过来,拿起电话听了听,徐群先没犹豫地摁了免提键。

????向天亮会意,正要抬起的屁股,又落回到椅子上。

????原来,打来电话的人,是常务副市许西平。

????徐群先:“你好,是许西平市长吗?”

????许西平:“老徐你好,是我啊。”

????徐群先:“许市长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指示吗?”

????许西平:“我哪敢指示啊。”

????徐群先:“许市长客气了,有事你尽管吩咐。”

????许西平:“哈哈,吩咐就更不敢了,听说你身体不舒服,我敢吩咐你吗?”

????徐群先:“许市长听谁说的,我身体很好,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许西平:“老徐,你有一天半没来上班了,也没个说法,难免手下人议论哦。”

????徐群先:“也是,我没有请假,我要向谭市长和许市长检讨。”

????许西平:“老徐,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啊。”

????徐群先:“谢谢许市长关心,我家里很好,没什么事。”

????许西平:“那么,就是工作上的事了。”

????徐群先:“也不是,我么,就是觉得有点累,想在家息两天,息两天而已。”

????许西平:“不对吧,老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累,是从那天市政府常务工作会议后开始的。”

????徐群先:“是吗。”

????许西平:“好象谭市长批评了工业系统。”

????徐群先:“工作没做好,批评是应该的,工作这么多年,挨批评是常有的事。”

????许西平:“嗯,不过,谭市长的话重了一点,不换思想就换人,不堪重任请走人,这话有点重嘛。”

????徐群先:“我不觉得重,谭市长并没有指名道姓,我认为批评得还不够。”

????许西平:“老徐,那你就更不要闹情绪了。”

????徐群先:“请许市长放心,我没有闹情绪,我正在深刻反思。”

????许西平:“那就好,那就好,要不要出来坐坐,喝一杯聊聊?”

????徐群先:“啊,谢了,再说,再说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