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029章 我下不来了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5.

????面对向天亮的问题,陈品辉又有点犹豫了。

????当叛徒,滋味不好,露馅了下场会很惨,特别是秘书当叛徒,几乎是没有好的下场。

????不有所准备,结果也好不到哪里去,陈品辉很清楚,领导肖子剑正走在一条不归路了,他真的应该为自己打算打算了。

????摆脱肖子剑,想都别想,象成达明一样,只能活在肖子剑的阴影里。

????终于,陈品辉问,“天亮,我可以不用叫你向主任吗?”

????“当然可以,在没有外人的时候哦。”向天亮很是一本正经。

????陈品辉说,“三元贸易公司正在计划独资收购市东郊那块土地,是独资,明说吧,三元贸易公司的这个计划,在市里有肖部长等几位领导推动,但关键还在滨海区,没有滨海区的积极响应是不可能的,而滨海区的关键人物就是成达明区长,所以肖部长想知道,在成达明区长受伤住院,暂时离岗后,三元贸易公司的这个计划会不会受到影响,以及受到影响的程度有多大,或许,还有如何消除那些影响,诸如此类,等等等等。”

????向天亮哦了一声,“三元贸易公司计划独资收购市东郊那块土地,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这个计划呢?”

????陈品辉道:“说是计划,其实只是一个设想,三元贸易公司的设想,是私下说说的,至今为止,我从肖部长那里听到过三次,包括刚才。”

????“计划,设想,你认为那仅仅是个设想吗?”向天亮冷笑着问。

????“嗯,我承认,那不是设想,或者说,从肖部长嘴里说出来的设想,其实就是酝酿已久的计划,就象那个西河街道老住宅区拆旧建新项目一样,开始他也说得轻描淡写,我和成达明以为他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他很快就让成达明付诸实施,抛弃国泰集团公司,让三元贸易公司接手了那个西河街道老住宅区拆旧建新项目,而这一次,因为成达明受伤住院,我看出了他内心的焦灼,由此可以推断,三元贸易公司独资收购市东郊那块土地,不是设想而是计划。”

????向天亮点了点头,“品辉,关于那个西河街道老住宅区拆旧建新项目,就那么一转手,你知道滨海区有多少损失吗?”

????陈品辉说,“我私下算过,直接的经济损失,至少在一千五百万元以上。”

????向天亮笑道:“人不倒,那不是个事,人倒了,那就是个事,而且是个大事,你能逃干系吗?”

????“不能,我的责任可能仅次于成达明。”陈品辉挺爽快的。

????向天亮呵呵一笑,“那你还这么淡定,意志力不错嘛。”

????陈品辉道:“我是侥幸,以为西河街道老住宅区拆旧建新项目,以为那个事已经过去了。”

????“现在呢,现在你怎么想?”

????“那只是一个开始,恶梦的开始,三元贸易公司计划独资收购市东郊那块土地,就是恶梦的继续。”

????“哼,亏你还是学经济出身,资本和资本家的本性就是贪婪,你连这一点都不懂吗。”

????“现在懂了,但我在船上,我下不来了。”

????“呵呵。”向天亮瞅着陈品辉笑。

????陈品辉也看着向天亮,“我下不来了,可成达明区长下来了。”

????向天亮微微一怔,“成达明区长下来了,这话什么意思?”

????陈品辉说,“成达明区长受伤住院,起码需要一百天才能恢复,在此期间,市东郊那块土地不归他管了。”

????“这倒也是,他x的,老成这是因祸得福啊。”向天亮笑着点头。

????稍作停顿,陈品辉道:“苦肉计,很痛,但很管用。”

????向天亮暗暗吃了一惊,“品辉,你是说老成在装伤?”

????“伤是真伤,但不是什么抢劫案,是成达明区长自编自导的结果。”

????“咦,你这么说有根据吗?”

????陈品辉道:“我去过医院,也去了市公安局,他们都说是钝器重击造成骨裂,但据我所知,钝器重击,一般只能造成骨折而不是骨裂,成达明区长确实是骨裂,但并不是钝器所伤,应该是被内家高手所伤。”

????向天亮听得耸然动容,“你还懂医?”

????“我家是学中医的,我小时候学过一点皮毛,主要是跌打损伤之类的。”

????“噢,露相不真人,真人不露相,失敬,失敬。”

????陈品辉看着向天亮说,“但是,我没对肖部长说实话。”

????先是哦了一声,接着,向天亮慢慢地笑起来,“我说过的么,你比以前更加聪明了。”

????陈品辉:“天亮,你得帮我。”

????向天亮:“帮你?帮你什么?”

????陈品辉:“象成达明区长一样,躲过这一次恶梦。”

????向天亮:“反水,叛变?”

????陈品辉:“象成达明区长一样,反而不水,叛而不变。”

????向天亮:“呵呵,反而不水,叛而不变,真有意思。”

????陈品辉:“天亮,你得帮我。”

????向天亮:“你真的这样想?”

????陈品辉:“真的,我不想升官发财,但起码要自保吧。”

????向天亮:“嗯,也是,小坏事干干还可以,干大坏事是要坏掉自己的,帮领导干坏而把自己搭进去,这样的生意是万万不能做的。”

????陈品辉:“所以你得帮我。”

????向天亮:“象成达明区长那样自伤,你敢吗?”

????陈品辉:“不是不敢,是没用,故伎重施,一定瞒不过肖部长。”

????先是点头,继而摇头,向天亮一声叹息,“可惜了。”

????陈品辉不解,“可惜什么?”

????向天亮笑着说,“你现在是副科级,马上要提正科了,放出去几年,很快就能达到我这样的高度,你要是暗中背叛肖部长,那代价太大了。”

????陈品辉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与其在牢狱边缘徘徊,不如痛定思痛,从头再来。”

????沉吟了一下,向天亮问道:“品辉,你真的打定主意了?”

????“你是了解我的,难道,难道你不相信我?”

????“不相信,非常的不相信。”

????“那么,你要怎样才能相信我?”

????“考验。”

????“什么考验?”

????向天亮神秘地一笑,“半个小时后,你赶到河滨公园,在编号是零五八七的长椅附近等我,记住,让任何人发现了,你的考验就不能被通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