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025章 事情有些不妙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5.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余中豪不过是在滨海稍作停顿,但他出现的信息,还是被个别“有心人”掌握了。

????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更何况余中豪是省公安厅副厅长,他比石头可厉害多了。

????比方说肖子剑,市委组织部部长,几乎在余中豪前脚迈进滨海时他就知道了。

????得到消息时,肖子剑正在办公室,办公室里还坐着他的秘书陈品辉和滨海区区长成达明。

????搁下电话后,肖子剑的眉头皱得越来越深了。

????成达明不敢开口询问,他最了解肖子剑了,眉头皱得象沟沟坎坎似的,说明有事,并且不是小事。

????秘书陈品辉陪着小心问,“领导,出什么事了?”

????肖子剑说,“清河那边的朋友告诉我,省公安厅副厅长余中豪,现在正在咱们滨海。”

????成达明有些不以为然,他知道肖子剑与余中豪熟悉,肖子剑的儿子还是余中豪的秘书,但他不知道,余中豪还是肖子剑接近省长李书群的“引路人”。

????而陈品辉是知道的,当初肖子剑的省城之行,陈品辉经历了整个过程。

????陈品辉思忖着说,“余副厅长此来,要么是有特殊使命,要么,他应该向领导你知会一声吧。”

????肖子剑的手指,在办公桌上轻轻地叩着,“连个招呼都不打,他是不把我这个朋友当朋友啊。”

????成达明说,“没这么严重吧,他是省公安厅主管刑事侦查的,我估计可能与他的业务有关。”

????“达明你不了解。”肖子剑摇摇头,顿了顿,他伸手点着陈品辉吩咐道,“品辉,你去一趟清河,设法搞清余中豪此行的目的。”

????“现在就去吗?”

????“嗯,马上,悄悄的,但不要拖泥带水。”

????陈品辉领命而去。

????肖子剑看了成达明一眼,“你怎么样,一个西河街道老住宅区拆旧建新项目,没把你搞垮吧?”

????“那倒不至于。”成达明的脸上,或多或少地表现出些许无奈,“但是,西河街道老住宅区拆旧建新项目转手,带来的影响还是不小的,国泰集团公司现在都不待见我们了。”

????肖子剑说,“那只是暂时的,你们滨海区是咱们滨海市的心脏,国泰集团公司不待见你们,他还能有作为吗?”

????成达明说,“事情也得两说吧,国泰集团公司是业界老大,我是彻底把它给得罪喽。”

????肖子剑微微一笑,“你可以让焦正秀去应付国泰集团公司,他是滨海区一把手,责无旁贷嘛。”

????成达明有些消极,“没有用,他不可能听我的。”

????肖子剑显得胸有成竹,“你可以暂时不管国泰集团公司,你的主要精力,应该放到三元贸易公司那边。”

????成达明心里嘀咕起来,这是怎么了?你以前对经济一点都不关心,现在为什么如此热衷呢。

????“老领导,你是不是又有什么计划了?”

????“达明,你果然了解我。”

????“你说。”

????肖子剑稍稍地迟疑了一下,“你们东郊的那块盐碱地,现在改造得怎么样了?”

????成达明心里一怔,莫非三元贸易公司看上那块盐碱地了?“基本上完成改造了,按我们的原定计划,准备以那一千亩土地为基础,在东郊开辟一个新的工业区,当然,这只是一个设想,尚未形成蓝图。”

????肖子剑道:“先停下来。”

????“为什么?”成达明有些不解。

????肖子剑说,“三元贸易公司对那块地很感兴趣。”

????“独家开发经营?”

????“为什么不可以?国泰集团公司在西郊工业区的东片,不几乎是独家开发经营吗,国泰集团公司能做的事,三元贸易公司也能做吧。”

????成达明说,“不会吧,我听说三元贸易公司资金非常紧张,他们行吗?”

????肖子剑笑了笑说,“没有钱万万不能,但钱也不是万能的,今天没钱,并不表示明天也没钱嘛。”

????成达明又说,“三元贸易公司在几家银行刚刚贷了十几个亿。”

????肖子剑点着头道:“这就叫经济,以钱生钱,不就是经济的精髓吗。”

????成达明不敢再表示反对了,一方面唯唯喏喏,一方面心里紧张起来。

????从肖子剑办公室出来,成达明本能地想到了向天亮,但又怕马上去向天亮办公室,会引起肖子剑的猜疑,他躲进厕所里打电话,约向天亮出来见上一面。

????接到成达明的电话时,向天亮刚从公安局出来,他没让邵三河派车送他,居然是步行的。

????已是下午一点十分,向天亮回到河滨公园,还是坐在那张漆成绿色的长椅上。

????成达明的电话拨了三次,直到第三次,向天亮才接通了电话。

????向天亮:“干什么干什么,你这个大骗子大混蛋,骗了国泰集团公司还想来骗我啊?”

????成达明:“见了面再骂行不行,我有要紧的事,我要马上见到你。”

????向天亮:“少来这一套,我和你已经无话可说。”

????成达明:“不,事关重大,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向天亮:“去你x的,一个西河街道老住宅区拆旧建新项目还不够,你还想要什么?”

????成达明:“天亮,对不起,见面再说好吗?”

????向天亮:“本人的办公室是市委大院主楼十楼一二一八号,难道你不知道?”

????成达明:“在市委大院见面不太方便,你懂的。”

????向天亮:“哼,怕肖子剑看见后把你吃了吗?”

????成达明:“是的。”

????向天亮:“狗日的,你还真把自己当成肖子剑的狗了。”

????成达明:“我要说的事,正是与肖子剑有关。”

????向天亮:“我是对肖子剑感兴趣,但对你说的关于肖子剑的事不感兴趣。”

????成达明:“肖子剑,三元贸易公司,市东郊那块盐碱地,你也不感兴趣吗?”

????向天亮:“哦,三元贸易公司对市东郊那块盐碱地感兴趣了?”

????成达明:“肖子剑表达了这个意思,我觉得,我觉得他是在试探我,事情有些不妙。”

????向天亮:“你怕了?我说过什么来着,当狗腿子的滋味不好受吧?”

????成达明:“你出来一下,我详细向你说明情况。”

????向天亮:“嗯,好吧,河滨公园,长椅编号,长椅编号是零五八七,我正在这里欣赏小南河美丽迷人的风景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