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024章 道歉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5.

????“道歉?我是不是听错了?”向天亮真以为自己的听力出问题了。

????“你没听错。”余中豪点着头。

????“你,你向我道歉?”

????“对,是我向你道歉,不是你向我道歉。”

????向天亮呆了呆,突然暴发出一阵大笑,“呵呵……苍天啊,大地啊,太阳从西边上山了,你们听见没有,你们听见没有,你们的余大厅长向我道歉了。”

????大家想笑,但碍于余中豪的面子,只能让笑憋着。

????余中豪哭笑不得,“我说天亮,有这么好笑吗?”

????向天亮的笑嘎然而止,“对了,你向我道歉什么?”

????余中豪说,“是关于肖子剑,你们的市委组织部部长肖子剑,我和他之所以能认识并有交往,是因为你向天亮让我帮他一个忙,把他儿子调到我身边当秘书,自此我与他的比较频繁,但我保证,我们的来往纯属私人关系,与他人无关,也没有刻意地针对某些事情或某些目的,但是,我可以说我被他利用了,有一次他来省城开会,晚上携儿子到我家来,谈话中婉转地提出,希望我介绍他与省长李书群认识,他一定事先做过功课,知道我与李省长的秘书是中央党校的同学,我没有细想就同意了,我想,正是我的帮忙,肖子剑才得以去李省长家拜访,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背叛了你们大家,他把我当成了跳板,所以我应该就此道歉。”

????向天亮听罢,微笑着说,“虽然是马后炮,但我接受,因为你老余的态度是真诚的。”

????余中豪又说,“我找了个借口,把他的儿子从我身边支走了,我想他应该还不清楚我的立场,所以我今天过来,最好也不要让他知道。”

????蔡春风说,“我们事先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刚才进来时,很不礼貌地让你走了后门,我们食堂的人都以为是天亮在和我们一起吃饭。”

????点头表示感谢后,余中豪问道:“肖子剑现在怎么样?”

????邵三河说,“很活跃,已经成了滨海市最大的不安因素了。”

????余中豪看着向天亮,“听说你当了什么调研员,你不会是真闲着吧?”

????向天亮笑道:“我说我闲着什么也没干,你信吗,说起对付肖子剑,我比谁都想,叛徒么,人人得而诛之,但肖子剑是只老狐狸,三十岁不到的时候就荣获老狐狸的称号,可见他是多么的狡猾,对付他首先要有耐心,我现在就保持着这份耐心。”

????余中豪也笑,“遇上你这个好猎手,最狡猾的老狐狸也会遭殃的。”

????稍作停顿,向天亮摇了摇头,“不对,不对。”

????“什么不对了?”余中豪问道。

????“你这次来还有事,其他的事。”

????“你这么说有什么根据?”

????“不带秘书和司机,说明你此行很不寻常。”

????“你见过我出门时曾前呼后拥吗?”

????“少来这一套,我的感觉至今没出过错。”

????“哈哈,你小子的狗鼻子,实在是太灵了。”

????“说吧,在座的人都是可以信赖的。”

????余中豪点了点头后说,“十多天前,国际刑警组织通过秘密渠道,向我国公安部发来一级通报,某个外国走私组织正通过海上通道,向我国境内进行大规模的走私,时间可能已持续三个月到半年,至今还在进行,国际刑警组织之所以特别重视,是因为,是因为在走私的物品中,还包括来自金三角的毒品。”

????邵三河哦了一声,“情报经过验证了吗?”

????余中豪摇了摇头,“没有,也无法验证,但国际刑警组织很肯定,所以部里很重视,省厅到目前为止包括我也仅仅只有五个人知道。”

????向天亮道:“按照规定,我应该接到通报,可是我没有。”

????余中豪说,“这就对了,你属于部特勤局,而我接到的命令,是从部缉毒总局发出的,我想这是保密的需要。”

????邵三河问道:“你认为,他们的走私渠道在我们滨海市?”

????余中豪点了点头,“这只是省厅的主观判断,正需要你们去验证,如果是在咱们省,能从海上进行登陆走私的最佳地点,不是清河市就是滨海市,我个人认为是你们滨海市,所以我先去清河市是为了掩护,那边我也只告诉了周台安局长和周必洋副局长,并由周必洋副局长具体负责,我没有告诉肖剑南,因为我认为以他现在的状态,暂时不适合在一线工作,而你们这边,目前应仅限于你们六个人知道。”

????蔡春风苦笑,“毒品走私,这世界真他x的越来越疯狂了。”

????方云青说,“南边的边境早就有了,这不新鲜。”

????汪鹏说,“就走私的利润来说,当然是毒品最高,而且容易携带,隐蔽性强。”

????向天亮和邵三河相视了一眼,正要开口的邵三河,赶紧把到嘴边的话收了回去。

????余中豪看在眼里,但也只是笑而不言。

????午餐以后,向天亮没再逗留,而是独自来到了邵三河的办公室。

????半个小时后,邵三河送走余中豪,和蔡春风一起回来了。

????“天亮,你还是不相信余中豪。”邵三河说。

????“我也看出来了。”蔡春风说。

????向天亮咧嘴一乐,“我不相信余中豪?至少在打击犯罪这个问题上,咱们与他并无二致。”

????邵三河道:“可是,你不让我向他通报咱们对三元贸易公司的怀疑。”

????向天亮点了点头,“余中豪这个人,太讲原则,办事规矩,你告诉了他,等于是告诉了整个省厅,你说咱们还怎么对付三元贸易公司?”

????蔡春风道:“还有,你怀疑他和肖子剑是一伙的。”

????向天亮嗯了一声,“我从不相信什么真诚的道歉,尤其是余中豪的道歉,我的理论是,越真诚的道歉越值得怀疑。”

????邵三河表示同意,“对付三元贸易公司,咱们还是单干为好,真要是出了什么事,余中豪也帮不了咱们,他可以锦上添花,但很难雪中送炭。”

????向天亮笑着大赞,“余中豪可以锦上添花,但很难雪中送炭,这话说得太对了。”

????蔡春风点了点头,“这样也好,少了个婆婆管着,咱们做起事也更利索。”

????向天亮起身告辞,“我建议从现在开始,你们恢复对三元贸易公司的全面监控,我要去办我该办的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