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015章 各有擅长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5.

????酒足菜饱,目的又基本上达到,而且还算是皆大欢喜,于是大家起身告辞,各奔东西。

????不过,出门的时候,乘着大家没有注意,余胜春伸手扯了一下向天亮的衣袖。

????向天亮会意,故意慢条斯里的,等许西平季丽蓉两口子上车离开后,他才把四个女人五个丫头送上车,让她们先走。

????余胜春关上院门,陪着向天亮回到客厅。

????而刚刚被大家一起收拾干净的茶几上,孔美妮已经泡好了茶水,香烟打火机烟灰缸也一应俱在。

????向天亮一边在沙发上坐下,一边笑着说道:“老余,嫂子,敢情你们两口子早有预谋啊,这是什么意思?要留我在家里过夜吗?”

????孔美妮微笑着说,“即使我和老余留你,恐怕你也不会和不敢吧。”

????“嫂子,你这是激将法,还是真的有心想留我?”向天亮坏笑着。

????余胜春坐下后笑道:“你别装傻,你嫂子的意思是说,你百花楼里的女人,是不会容许你夜不归宿的。”

????向天亮呵呵地笑起来,不好意思地说,“老余,嫂子,这种话可不能乱说啊,我是房东,她们是我的房客,仅此而已,仅此而已嘛。”

????“哈哈,你就放心吧。”余胜春笑着说道,“我是不会拿这种事做你的文章的,更何况,我前妻和两个女儿也住在百花楼里呢。”

????向天亮点着头,“关于这一点,我对你老余是信任的。”

????余胜春指了指孔美妮说,“除非你打我老婆的主意,你要是挖我的墙脚,我就破你的城堡,哈哈。”

????“呵呵,只要你不坏我的事,我就不会让你的后院起火。”向天亮跟着大笑。

????孔美妮白了余胜春一眼,“去你的,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余胜春说,“美妮,我不是说你,我说的是天亮这个坏蛋,见鸡就捉,见菜便剥,可以说是无孔不入。”

????向天亮又是呵呵而笑,“无孔不入,老余你说得好,我这个人既然没孔都能进入,那你可要小心了。”

????“我小心什么啊?”余胜春一时没有明白过来。

????向天亮一本正经地说,“你想啊,我既然没孔都能进入,那嫂子就危险了,因为嫂子有孔,孔美妮,孔美妮,有一个孔哦。”

????孔美妮的俏脸,刷地红了起来,“天亮,你可真会开玩笑。”

????余胜春笑骂道:“他x的,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小心自家后院起火把你烧死。”

????摇了摇头,向天亮得意地说,“你以为我象你啊,当官耍阴谋,你是比我强,而说到驾驭女人,我比你可强多了。”

????余胜春笑道:“好啊,我向你学习,你传授传授?”

????向天亮很是讶然,“不会吧,我说老余,当着嫂子的面谈这个,你不怕嫂子让你睡沙发啊,嫂子,老余要向我学坏,你也不管管?”

????孔美妮笑而不言。

????余胜春说,“这正是她的意思。”

????向天亮更加惊讶了,“这,这是为什么?你让我留下来就为了这个?”

????余胜春道:“也不尽然,留你下来,既是我的意思,也是她的意思,我有我的事情,她有她的问题。”

????向天亮又呵呵地笑起来,“难道,难道你不怕我无孔不入、有孔猛入而引狼入室吗?”

????余胜春说,“我相信你,只要你我是朋友,你不会的。”

????向天亮笑道:“这倒也是,希望咱俩永远是朋友。”

????余胜春说,“会的,做你的朋友,你想甩也甩不了,我粘上你了,要不是你引见我认识省委高玉兰副书记,我不可能有现在这样的地位,喝水不忘挖井人,这一点我是始终不会忘记的。”

????向天亮道:“老余你说得好听,据我所知,你与省委其他领导也是眉来眼去的么。”

????余胜春说,“这你也太狭隘了吧,省委书记黄正忠找我,我敢不去吗?省长李书群找我,我敢不却吗?还有省委副书记陈益民,他分管纪检工作,我在市里恰好也是分管纪检工作,我能不经常与他联系吗?再说了,人家伸橄榄枝是人家的事,我接不接橄榄枝,那是另外一回事么。”

????向天亮笑道:“那么,你今天晚上是什么意思?咱们铁三角当初可是有言在先的,凡是做坏事的,其他两个不能助纣为虐,你今天晚上明摆着是要帮老许掩盖错误啊。”

????余胜春笑着问,“你会听我的吗?陈美兰和杨碧巧会买我的帐吗?”

????向天亮点了点头,“这倒也是,如果我真的要收拾老许,那也不会听你的意见。”

????余胜春笑道:“所以嘛,老许找我,我又不能拒绝,怎么办?我只好找你了,听不听由你自己决定嘛。”

????向天亮嗯了一声,“这么说来,老许的目的达到了,因为他知道,你的面子,我和陈美兰杨碧巧是肯定会给的。”

????余胜春点着头道:“再说了,就这么一点事,即使你我联手,使尽全力,也扳不倒老许,有他老丈人季乐行季老爷子这块牌子撑着,省委都要忌惮几分吧。”

????向天亮又嗯了一声,“还有,西河街道老住宅区拆旧建新项目是民生工程,要是在时间上拖得太长,是会出大问题的,老许算得很准,他知道我是不会拿这件事大做文章的,当然,他怕的是我秋后算帐。”

????余胜春表示深有同感,“是啊,只不过这一次,滨海区的亏吃得够大的,吃了亏还不能说,冤那。”

????向天亮哼道:“咎由自取,这就叫做不作死就会死。”

????余胜春问道:“陈美兰杨碧巧是什么看法?”

????向天亮笑着说,“我的看法,就是她们的看法,倒是你老余,不要否认,总的来说你还是别有用心的。”

????余胜春爽快地承认,“不错,铁三角要是缺了一角,那还叫铁三角吗,有老许烦着你,你就不会挤压我的空间,我帮老许,其实也是在帮我自己。”

????“呵呵,真他x的老奸巨滑。”向天亮对孔美妮说,“嫂子你听听,狐狸就是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孔美妮微笑着说,“我看你也很狡猾,你和我家老余是各有千秋,各有擅长。”

????向天亮哦了一声,“各有擅长?嫂子,你是说我擅长驾驭女人吗?”

????孔美妮一听,顿时又红起脸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