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965章 这朋友交定了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天月。张桥山。两个老乡。一文一武。半世纪的对头。一辈子的冤家。在位时互不对付。退了后不相往来。哪怕是年愈古稀。见了面也没有正眼。一声哼哼。浸透了无数风风雨雨和恩恩怨怨。

????向天亮“恰逢其会”。父亲是关家人。母亲是张家人。他想躲躲不开。逃也逃不了。

????求见张桥山。利用张桥山来“粉碎”关天月的“企图”。实在是万不得已的选择。

????但是。向天亮知道。这也是唯一的最好的选择。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关青亭。向天亮。毕竟是叔侄。毕竟是家事。清官难断家务事。即使斗得死去活来。旁人也只有旁观的份。

????张桥山不一样。从血缘上论。向天亮是张桥山的外孙。他不袖手旁观是天经地义的。

????一辆挂着军牌的奔驰轿车。在深夜的市郊公路上疾驰。

????车后座上坐着向天亮和包国银。驾驶座上。握着方向盘的是个年轻的中校军人。

????副驾座上。坐着一个三十出头的军人。他就是包国银口中的刘公子。某部团参谋长刘重军。京城卫戍区副司令刘国仁的小儿子。

????刘重军笑着说。“老包。我对你有意见。”

????包国银忙道:“哎。重军你别吓我啊。”

????刘重军说。“天亮是你的好兄弟。你藏着掖着。不早点介绍给我。你也太小气了么。”

????包国银解释说。第一时间更新“重军。这可不能怪我。是天亮的身份太特殊了。而且天亮他啊。有一个德性。恐怕不招你们待见。”

????刘重军哦了一声。“是什么。可以说来听听吗。”

????包国银瞥了向天亮一眼。

????向天亮笑了笑。“但说无妨。”

????包国银说。“重军。天亮他啊。喜欢交朋友。但是。他不喜欢与你这一类人交朋友。所以。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至今还没有一个象你这样的朋友。”

????刘重军问道:“什么叫我这一类人。”

????包国银道:“**呗。”

????刘重军又问道:“难道天亮不是**吗。”

????包国银笑道:“他认为他不是。”

????刘重军哈哈笑道:“有意思。这太有意思了。”

????奔驰轿车在一片军营边停下。

????军营门口。除了两名全付武装的哨兵。还站着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上校军官。

????刘重军对向天亮说。“张老爷子就住在这里。那人是张老爷子的警卫秘书方玉秋。张老爷子待如亲子。他会带你进去的。”

????说了声谢谢后。向天亮推门下车。

????望着向天亮的背影在军营门口消失。刘重军打开车窗。和包国银各自点上了一支烟。

????刘重军:“向天亮。天亮就是黎明。向着黎明的方向。这名字很有意思。”

????包国银:“人比名字更有意思。”

????刘重军:“老包。你很看重他嘛。”

????包国银:“当然。他帮过我多次。而且。而且我们臭味相投。”

????刘重军:“还因为你们是同出一个师门吧。”

????包国银:“也是。论年龄。我都可以当他的爹了。但是。我老师门下弟子上百。老师却把那把金枪赠送给他。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刘重军:“哦。易老这是要让他继承衣钵啊。”

????包国银:“所以么。他在易老门下的地位。你可想而知了吧。”

????刘重军:“可是。他不是警察。怎么能佩枪呢。”

????包国银:“向天亮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公安部特勤局特别调查处二级调查员。公安部缉私局驻滨海市特派员。”

????刘重军:“噢。我说么。如此身份。那他是得有一把枪。”

????包国银:“那当然。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说起玩枪。在咱们整个京城。他要说第二。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

????刘重军:“老包。你别言过其实啊。”

????包国银:“我也懂枪。你知道吧。”

????刘重军:“知道。你老包不是草包。当年玩枪也是一把好手。”

????包国银:“你呢。”

????刘重军:“嗨。别忘了我是中校团参谋长。十三年军龄。还在南疆打过三年仗呢。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包国银:“嗯。我问你。咱们圈子里玩手枪。输赢的标准是什么。”

????刘重军:“以击中目标为前提。以速度论输赢。”

????包国银:“掏枪。开机。扣机。三个环节。一气呵成。你需要多少时间。”

????刘重军:“你需要多少时间。”

????包国银:“以前是一点四五秒。现在不行了。上周去靶场练枪。平均用时一点八秒。”

????刘重军:“我最快一点三秒。”

????包国银:“好手。你也算得上是个快枪手了。”

????刘重军:“哎。向天亮多少。”

????包国银:“平均一点一秒。”

????刘重军:“一点一秒。不会吧。”

????包国银:“还是平均的。”

????刘重军:“那。那他最快多少。”

????包国银:“不到零点九秒。”

????刘重军:“不可能。不可能。那几乎是理论上的最快速度了。”

????包国银:“因为他每次开始任务的时候。枪的保险是预先打开的。”

????刘重军:“我的天。这。不符合用枪规定啊。”

????包国银:“不按常理出牌。正是向天亮的办事风格。用枪也是如此。”

????刘重军:“噢……好家伙。以他的风格。和他对枪的人根本就赢不了啊。”

????包国银:“不错。敢和他对枪的人。都去阎王爷那里报到去了。”

????刘重军:“他杀过人吗。”

????包国银:“他杀过人吗。瞧你这话问的。我倒要问问。你杀过人吗。”

????刘重军:“三年打仗。我亲手毙伤的敌人。没有一百。也起码有七十八十。”

????包国银:“那么。你消灭那么多敌人。你估计你消耗了多少子弹。”

????刘重军:“这个么……说不好。至少也用了上千发子弹吧。”

????包国银:“据说。向天亮持枪四年来。实弹和橡皮子弹一共消耗了四百发。”

????刘重军:“毙伤罪犯多少。”

????包国银:“有记录可查的。击毙一百零五人。击伤两百三十三人。”

????刘重军:“老包。你没瞎吹吧。”

????包国银:“特勤局有我的朋友。向天亮每消耗一发子弹。都是有记录有报告的。比你们在前线打仗的战果实在多了。”

????刘重军:“老包……你得答应我。向天亮。这个朋友我交定了。这个忙你要帮。不帮也得帮。”

????包国银:“哈哈。我乐意之至。我乐意之至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