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939章 非常有关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电话里,徐群先让谢飞鹤去而复返,说是有事相商。

????这是要故意避开罗正信,谢飞鹤心里更有底了,同时面对徐群先和罗正信,他真的吃不消,但单独面对一个,他还是能应付的。

????回到徐家客厅,谢飞鹤刚坐下,就接到了罗正信的电话。

????罗正信也说,找谢飞鹤有事商量,谢飞鹤只得让他等上一等。

????当着徐群先的面接完罗正信的电话,谢飞鹤冲着徐群先笑了笑,“老罗找我,估计和你找我一样,有些事有些话,你不想当着他的面说,他也不想当着你的面说。”

????徐群先没有马上开口,而是盯着谢飞鹤,目不转睛地看了许久。

????谢飞鹤被徐群先看得有些心虚了,“哎,我说老徐,你什么意思,我脸上有花吗。”

????摆了摆手,徐群先yu言又止,而是径自点上一支烟吸起来。

????“老徐,你装什么深沉,说话啊。”

????徐群先的嘴里,吐出了一道长长的烟雾,“老谢,你一直说,我是最了解你的人,的确,我了解你,我对你现在的心态很了解,你很放松,一点都不紧张,没有丝毫的因为老婆离家出走所引起的担忧,完全是与我和老罗是不同的jing神状态,我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这个问题,谢飞鹤早就想好了答案,“老徐,你不是明知故问么,我和我老婆的关系,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你老婆离家出走你担心,我却与你恰恰相反,我老婆离家出走我高兴,我巴不得她永远都不要回来呢。”

????哦了一声,徐群先说,“这倒也是,要是如你所愿,你早就把婚离了,把那个红颜知己娶进家门了。”

????“知我者,你老徐也。”谢飞鹤大倒苦水,颇有怨男之风,“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我的情况是明摆着的,我和我老婆从来都是同床异梦,我想离婚她不想离婚,没有她同意我是死也离不了婚,所以我才拿出下策抓了她的现形,她有把柄落在我手里,我们才相安无事地维持到现在,说实在的,只要她同意离婚,我不但随时都能答应,我还愿意净身出户呢。”

????“嗯,所以你才一点都不焦急啊。”顿了顿,徐群先忽道,“不过,老罗刚才的怀疑和分析,还是相当有道理的,其实如果把老罗刚才的怀疑和分析再推进一步,我甚至可以得出这样一个判断。”

????“什么判断。”

????“里应外合。”

????“老徐,什么里应外合啊。”

????“我是说,方园茶楼那件事,没有人里应外合,凭三个女人是做不到的。”

????说着,徐群先又拿眼紧盯着谢飞鹤。

????谢飞鹤不慌不忙,“我也这样认为,那很可能是个yin谋。”

????徐群先继续说,“我是说,很有可能是咱们三个人中的一个,担任了里应外合的角se。”

????“不,不会吧……老徐,你在怀疑我。”谢飞鹤吃了一惊。

????徐群先道:“如果一定是咱们三个中的一个,那肯定是你,因为你需要讨好向天亮,而这整个事件的受益者正是向天亮。”

????谢飞鹤轻轻地一声叹息,“我就知道,你绕来绕去,还是要绕到向天亮的身上,不错,向天亮让领导提拨了我,我急需讨好向天亮,但是,我怎么可能用这种方式讨好向天亮呢。”

????“你能,而且你做得出来。”徐群先冷笑着说道,“你与向天亮交往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对他的打算不是不知道吧。”

????“向天亮的什么打算,老徐你能不能说明白点。”谢飞鹤问道。

????徐群先道:“明眼人都知道,向天亮想把咱们滨海市搞成他的地盘,他的duli王国,为此他的心思和jing力不是用在做事上,而是用在谋人上,而谋人分为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打击和压制那些对手和敌人,另一方面,就是控制自己人,象你,我,还有老罗等等。”

????谢飞鹤又问道:“老徐,这和咱们现在的境况有关吗。”

????“不是有关,而是非常有关。”点了点头,徐群先道,“控制自己人的方法成千上百,而对向天亮来说,可供他选择的方法并不多,他只能是不按常理出牌,他可以利用他的背景控制自已人,但大多只能是心服口不服,他也可以利用江湖义气,比如市公安局长邵三河和滨海区公安分局局长杜贵临等人,但那只是少数几个,不足以形成气候,官场是个论资排辈的地方,以向天亮的年龄,他的同龄人起码在三五年后才能冒出来,他自己在三五年内也不可能有很大的上升,他所面对的自己人,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他的前辈或领导,他要是不搞歪门邪道,是几乎不可能控制这些前辈或领导的。”

????谢飞鹤笑道:“不错,说到资历,连我都是他的前辈,而说到控制,你和老罗就没有百分之百的服过他,听命于一个黄毛小子,我也做不到啊。”

????徐群先重重地哼了一声,“不对,向天亮已经彻底控制了你,你已经摆脱不了他了,他先控制了你老婆冯来来,因为他知道你摆脱不了冯来来,所以,控制了冯来来就等于控制了你谢飞鹤。”

????谢飞鹤只好应道:“是的,向天亮已经跟我摊牌了,他告诉我,他和冯来来已经好上了,并且还说,是分别当着你和老罗的面,你们都知道了。”

????“哦,既然这样,那向天亮和你老婆的事,我也不用说了。”稍作停顿,徐群先苦笑着说道,“我承认,我没有百分之百的服过向天亮,老罗也是,我觉得我只有百分之四十,老罗有百分之五十,但我把不服藏在心里,而老罗时不时的要脚踩两只船,所以向天亮也时常整整老罗,但是,向天亮也是心知肚明,知道我和老罗不服他,因此,用一招合伙生意,企图把咱们三个控制在他手里,但现在看来,他又要出新招了。”

????“什么新招。”

????徐群先瞪了谢飞鹤一眼,“你又明知故问,就是对付你的办法,向天亮想利用我老婆来控制我。”

????谢飞鹤心道,噜哩噜嗦,总算说到正题了,“老徐,这,这不会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