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929章 难题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谢飞鹤忙不迭地说,“彩珊,你说你说,既然是最重要的,那肯定是必须的,我努力做到就是了。”

????“呵呵。”向天亮忍俊不禁,“我说老谢,你别答应得太快,如果是什么不平等条约呢?”

????“我知道是城下之盟,可再怎么丧权辱国,我也得接受不是?”谢飞鹤无奈地说。

????向天亮乐不可支,“那万一她们说把你卖掉,你也帮着她们数钱吗?”

????“还真是这样,就是把我卖了,我也没有办法。”谢飞鹤苦笑。

????噢了一声,向天亮冲着陈彩珊道:“彩珊姐,请你继续说。”

????陈彩珊问道:“老谢,以刚才说的,如果天亮和来来当着你的面,象他与我和影心那样,你也不会反对吗?”

????“不但不会反对,而且既举双手支持,又以实际行动配合。”谢飞鹤爽快地说。

????“真的吗?”

????“肯定是真的。”

????陈彩珊笑道:“那好,我们的最后一个要求,也是交给你老谢的一个任务,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帮我和影心把老徐和老罗搞定。”

????谢飞鹤楞了,“搞定,搞定是什么意思啊?”

????陈彩珊说,“就是当我天亮与和影心在一起的时候,老徐和老罗即使看见了,也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是说,让老徐和老罗跟你一样。”

????“这……”谢飞鹤更楞了.

????陈彩珊笑着问,“怎么,这个忙你不打算帮?”

????谢飞鹤道:“这,这怎么可能呢?”

????陈彩珊道:“要不怎么说重要呢,把不可能的任务完成那才叫重要。”

????“不可能,做不到。”谢飞鹤连连摇头,心说这娘们疯了,他对向天亮说,“天亮,你说说,这可能吗?”

????向天亮点着头,“不是可能,也不是不可能,而是根本不可能。”

????谢影心瞪了向天亮一眼,“闭嘴,没你的事,让你说话你再开口。”

????向天亮被谢影心“吓”住了,当然,这是装的,因为这都在事先的计划之内。

????谢飞鹤连连摇头,“不可能,不可能,你们的这个要求根本不可能实现。”

????陈彩珊笑着说,“因为不可能,所以才让你帮忙么。”

????谢飞鹤道:“你们这个要求的难度,不亚于人类攀登喜玛拉亚山的珠穆朗玛峰。”

????“呵呵,这形容好,这形容好。”向天亮又忍不住开了口。

????陈彩珊却收起了笑容,“老谢,这个任务你必须完成,否则前四条作废,你和来来的硬着解决,公开的解决。”

????“别,别啊。”谢飞鹤忙道。

????谢影心说,“叔,我们说到做到,此外,天亮听我们的,也不会帮你的。”

????谢飞鹤想了好一会儿。

????“嗯……你们这是给我出难题啊,不过,还别说,你们的这个要求还,还真的不是完全的不可能完成。”谢飞鹤自言自语地说着,“比方说老罗,因为他也是花心之人,我有把握把他搞定,但是,但是老徐么,刀枪不入,油盐不进,难度极大,难度太大了。”

????陈彩珊笑道:“那也行啊,老徐和老罗,一个一个来,先搞定一半也不错嘛。”

????一边心里苦笑,谢飞鹤一边拿起电话拨号,“对不起,我先打个电话给老徐,你们也听听,也许,你们的要求还有希望。”

????说着,谢飞鹤在电话上按了免提键。

????电话很快就通了。

????谢飞鹤:“老徐,我谢飞鹤啊。”

????徐群先:“老谢啊,你这是家里的电话,怎么,今天没上班吗?”

????谢飞鹤:“昨晚喝多了,今天上午想在家息一息。”

????徐群先:“你啊,命比我好,市体委的事不多,你息个两天三天也误不了事。”

????谢飞鹤:“劳逸结合么,老徐你要注意身体哦。”

????徐群先:“谢了,你找我有事吗?”

????谢飞鹤:“嗯,我有事。”

????徐群先:“要见面吗?”

????谢飞鹤:“对。”

????徐群先:“叫上老罗吗?”

????谢飞鹤:“这个你决定吧。”

????徐群先:“那向天亮呢?”

????谢飞鹤:“向天亮么,我看还是不要了吧。”

????徐群先:“哦,好奇怪啊。”

????谢飞鹤:“什么奇怪啊?”

????徐群先:“老谢,以前是你我和老罗三个人,现在是四个人,包括向天亮。”

????谢飞鹤:“我想这次不约向天亮。”

????徐群先:“咱们要谈的事涉及到向天亮吗?”

????谢飞鹤:“不不不,与向天亮无关,我就是想,象以前那样,咱俩和老罗三个坐下来好好聊聊。”

????徐群先:“噢,也好,我也正想有事找你和老罗谈呢。”

????谢飞鹤:“老徐,你有什么事情?”

????徐群先:“昨天晚上向天亮让咱们建一个圈子的事,咱们不需要坐下来商量一下吗?”

????谢飞鹤:“就这事啊,那是你和老罗的事,我只是个捋尾巴的角色。”

????徐群先:“哎,老谢你别小看你自己,在我们三个人中,你也有自己的优势。”

????谢飞鹤:“优势?我有优势吗?”

????徐群先:“老谢,你还别说,向天亮的眼光舰很毒,连他都知道你有非同一般的活动能力和组织能力。”

????谢飞鹤:“不管怎么说,你是头我是尾,这个位置我还是摆得正的。”

????徐群先:“你啊,咱俩谁跟谁啊。”

????谢飞鹤:“真的,对你老徐,我始终是佩服的。”

????徐群先:“那么,那么老罗呢,老罗摆什么位置?”

????谢飞鹤:“他么,把他搁在你我之间,算是给他面子了。”

????徐群先:“你们两个还掐,哈哈。”

????谢飞鹤:“老徐,我们俩掐着,对你也有好处,至少你能压老罗一头嘛。”

????徐群先:“也是,你们两个对掐,我在旁边看着也是个乐子。”

????谢飞鹤:“那么,今天晚上七点,方园茶楼,我和老罗接着掐,你在旁边接着看。”

????徐群先:“咦,不在老地方吗?”

????谢飞鹤:“老地方正在装修呢。”

????徐群先:“那方园茶楼在什么地方啊?”

????谢飞鹤:“一家小茶楼而己,你放心,不会引人注目,我下午下班前开车来接你。”

????徐群先:“嗯……老谢,咱们三个人见面的事,最好不要告诉向天亮。”

????谢飞鹤:“我明白,你是怕引起向天亮的误会。”

????徐群先:“对,咱们现在是四个人,而不是以前的三个。”

????谢飞鹤:“你放心吧,我会注意的。”

????徐群先:“好了,咱们见面再谈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