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924章 他偷我也偷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去上班的路上。谢飞鹤一边开车。一边还在想着昨晚发生在罗正信家的事。

????冯来来坐在副驾座上。瞅出了谢飞鹤在走神。“老谢。你小心开车。”

????“我在想事。”谢飞鹤说。

????冯来来瞥了谢飞鹤一眼。“有什么好想的。你这个市体委主任前面还挂着代理二字。想要转正。你还得老老实地熬到明年的市两会召开。”

????“我在想昨天晚上的事。第一时间更新”

????“昨天晚上。昨天晚上怎么了。”

????谢飞鹤微笑着问道:“昨天晚上在影心家里。我们几个喝醉后。你们是不是还在继续喝。”

????知道谢飞鹤要查询昨晚的事。冯来来按照向天亮的吩咐说。“你们几个喝醉后。我们是继续喝了。彩珊姐和影心耍我。把我也给灌醉了。”

????“那就是说。后来的事你是不知道了。”

????“什么事呀。”

????“你真不知道。”

????冯来来故意不高兴地说。“老谢你什么意思。我一直醉到凌晨三点半才醒。还是你叫醒我的。我怎么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昨天晚上在罗正信和谢影心家。最后的安排是这样的。向天亮“完事”后率先开溜。陈彩珊、谢影心和冯来来一起。都“醉”在餐厅里。而徐群先、罗正信和谢飞鹤三人。直到下半夜三点。第一时间更新才慢慢地“醒”了过来。

????谢飞鹤笑了笑。“其实。昨天晚上我帮了向天亮来着。”

????冯来来问道道:“你帮向天亮什么了。”

????谢飞鹤道:“本来说好。是帮向天亮把老徐和老罗灌醉的。可我们都没醉。其实是被向天亮点了穴道了。我也没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我看到向天亮和陈彩珊在一起。他们还那个了。”

????冯来来说。“大惊小怪。你不是说上次在老徐家。就看到他们在一起了么。”

????谢飞鹤又道:“可是。影心也在。也和向天亮那个了。”

????冯来来轻描淡写地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早看出向天亮和影心有苗头了。在一起是迟早的事。”

????“嘿嘿。可有一点我很奇怪。”

????“什么奇怪。”

????“你们三个是好姐妹。号称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怎么你不和她们共同进退呢。”

????“老谢。你又胡说八道了。”

????“我是说。我是说你比她们两个长得漂亮。向天亮应该更看得上你。”

????“呸。光漂亮有用吗。人家看不上。我总不会倒贴吧。”

????“这么说。你是勾过向天亮了。”

????“勾过了。没错。但没有勾上。”

????谢飞鹤涎着脸道:“不会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难道……噢。向天亮勾陈彩珊。那是因为徐群先有用。向天亮勾影心。那是因为影心在市委大院上班。属于近水楼台先得月。”

????冯来来噗地笑道:“老谢。你少来这一套。难道你想把自己的老婆推到别人的怀里去。”

????谢飞鹤一本正经地说。“与其你去偷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当然不如让你去偷向天亮。”

????冯来来一把将手中的包砸向谢飞鹤。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你要死呀。”

????“嘿嘿。话粗理不粗。话粗理不粗。”谢飞鹤一点也不生气。

????冯来来其实也没生气。“老谢。你这么急着把我往向天亮那里推。莫非你在外面有人了吧。”

????“我可不象你。”谢飞鹤有些心虚。“我是想感谢向天亮。这一次你我各升一级。全是向天亮的功劳么。再说了。我也是想通过。加强和向天亮的团结。”

????冯来来笑骂道:“呸。有你这么和人家加强团结的吗。以我看呀。你要真想和向天亮加强团结。那就帮着他。把那个所谓的圈子经营好。只要你有了实力。向天亮想不团结你都不行。”

????“对啊。老婆大人。你这话算是启发我了。”

????“怎么。现在喜欢上当官这个职业了。”

????“还别说。我现在真有点喜欢上了。”

????“那你就干出点名堂来。让我也刮目相看呀。”

????谢飞鹤连连摇头。“谈何容易。谈何容易。别的不说。就是和老徐老罗比。我什么都不是。向天亮能放在心上吗。”

????“你傻不傻呀。向天亮早就给你指出明路了。不过你自己看不见而已。”

????“哦。还请老婆大人明示。”

????冯来来道:“昨天晚上喝酒的时候。向天亮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你们这个圈子以老徐老罗和你为核心。但你负责召集和组织。这是为什么。因为老徐没有活动和组织能力。老罗有活动能力却没有组织能力。而你既有活动能力又有组织能力。老徐的人脉在工交系统。老罗的人脉在下面乡镇。你的人脉在文体界。不比老徐老罗差。只要你用心经营。你们这个圈子的实权肯定落在你的手里。到那个时候。向天亮肯定要重视你了。”

????谢飞鹤连连点头。“说得是。说得是。老婆大人。你真是我的好军师啊。”

????正说着。市农业局到了。

????这是冯来来的单位。

????冯来来下了车。却没有走进市农业局的大门。

????望着谢飞鹤的桑塔纳轿车在街道的拐角处消失。冯来来笑了一下。急忙转身走了几步。来到一辆别克轿车边。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别克轿车的驾驶座上。赫然坐着的正是向天亮。

????冯来来刚在副驾座上坐定。别克轿车就呼地跑了起来。

????拐弯。加速。很快就看到了前方的桑塔纳轿车。那正是谢飞鹤的车。

????向天亮笑道:“来来姐。你们两口子可太有意思了。”

????“什么意思呀。”冯来来笑问。

????“同床异梦呗。”

????“好弟弟。你用词不当。我们已经有好几年不同床了。”

????“不会吧。那你们怎么解决那方面的问题呢。”

????“咯咯。他偷我也偷。我不就偷你了吗。”

????“心照不宣。互不干涉。”

????“对。心照不宣。互不干涉。”

????向天亮好奇地问。“那咱们今天的行动还有必要吗。”

????冯来来笑道:“很有必要。因为他嘴硬。一直死不承认。我没有证据。而他却有我的把柄。所以。我要与他保持平衡。必须拿到他的把。”

????“噢。我明白了。”向天亮点了点头。又问道。“可是。你又怎么能够肯定。他现在不是去上班。而是去会他的情人的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