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905章 提醒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

????听向天亮问到那所谓的“五张船票”,余胜春也跟着笑起来,“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真不懂。”向天亮很是郑重其事。

????“哦,那是流传在清河官场的一种说法,官场是个海,苦海又无边,若是想上岸,还得把船乘,领导是条船,买票上得来,小船也会翻,大船最安全,这几句顺口溜,说的就是靠山的重要性,有了靠山,才能在官场的海洋里安然遨游,靠山越大,安全系数越高,具体地说,象市委领导,顶多是条小船,省委领导才是大靠山,要是能与京城搭上关系,那就算是乘上万吨巨轮了,象你还有许西平,你们都是乘上了万吨巨轮的人。”

????向天亮咦了一声,“这个说法很新鲜么,老余,你说说,那船票又是怎么个说法?”

????“你要乘船,肯定得买票啊,买票上船,或者先上船后补票,船票总归是少不了的,但是,也有一种情况,是买了票而不急着上船的,可以延期上船,比方说,比方说象我。”

????向天亮呵呵直乐,“所以,你一口气买了五张票对不对,他x的,脚踏两只船已经是勉为其难了,你行,你是脚踏五只船啊。”

????余胜春不好意思地笑道:“那是许西平取笑我的说法,你要是信他的话,那老母猪都会上树了。”

????“不,无风三尺浪,我相信老许的话,决不是什么空穴来风。”向天亮道。

????点了点头,余胜春说,“这还得从老书记李文瑞说起,那一次你不是帮我认识了老书记么,用老许的话说,就是买了船票,但没来得及上船,老书记就离休了,所以,我买的船票改签了高玉兰副书记的船,后来,许西平知道黄正忠书记和陈益民副书记都派人找过我,不久以前,李书群省长的人也找过我,因此,用老许的话说,我现在是兜里揣着四张船票,但还没有决定上哪一条船。”

????向天亮瞅着余胜春,“老余,你行,真行,别人是脚踏两条船,你可是同时踏着四条船,你他x的简直就是超人,有四条腿的超人。”

????“去你的,老许的话你也相信?他还说老母猪会上树呢。”余胜春笑道。

????向天亮一点也不客气,“你别打哈哈,说实话,你是不是准备上船了?”

????余胜春摇了摇头,“我没有。”

????向天亮盯着余胜春,“老狐狸肖子剑都动起来了,你这只狐狸还不出动吗?”

????“哎,不要造谣啊。”

????“你办公室里的狐臭味太浓了。”

????“什么意思?”

????“老狐狸来过了呗。”

????余胜春警惕地看着向天亮,“天亮,你不会是在监视我吧。”

????“没有,凑巧看到的。”向天亮笑着说,“不过,我不能保证以后不监视你,两只狐狸凑在一起,危险性极大,我不得不防。”

????“我警告你,你不要乱来。”

????“呵呵,我也警告你,你如果和老狐狸肖子剑乘同一条船,我非搞你不可。”

????余胜春笑着问道:“天亮,我发现你很怵肖子剑,这是为什么啊?”

????“不是怵,是恨。”向天亮一板一眼地说,“他是我的叛徒,你是知道的,叛徒是最可恨的人。”

????“就象许西平恨陈瑞青?”

????“可以相提并论。”

????“也是,我都经常感到奇怪你为什么没有收拾他。”

????向天亮恨恨地道:“怎么不想收拾他,可老狐狸好歹是个清官,我无从下手啊。”

????余胜春笑着说,“你还帮他儿子调动过工作。”

????“那是小事,另当别论。”向天亮摇着头道,“关键的是,他最早是根据老书记李文瑞的特别指示,假装背叛我的,没想到现在他弄假成真,摇身一变成了李书群省长的人,你说他可恨不可恨,你说老书记李文瑞会怎么想?”

????“哦……天亮,你说的是真的?”

????“哼,少来这一套,以你的能耐,你不可能没有听到过这方面的传说。”

????“嗯,我还真的听说过这方面的传说。”

????“我就不信你没有自己的正确判断。”

????余胜春思忖着说,“老实讲,我开始对这个传说是不相信的,老书记李文瑞让肖子剑扮演限制你们的角色,这有点匪夷所思,后来我逐渐相信,并理解了老书记李文瑞的良苦用心,总之,我现在不得不相信传说是真的。”

????向天亮轻叹一声,“恐怕老书记也没有想到,肖子剑会假戏真做,乘机搭上了另一条大船。”

????“天亮,你能再确认一下吗?”

????“确认什么?”

????“传说是真的?”

????“当然。”

????余胜春脸色一凝,他忽地沉默了。

????因为余胜春突然想到,肖子剑成了李书群省长的人后,其后果不仅仅是成为向天亮的敌人,更严重的是他背叛了老书记李文瑞。

????与余胜春“同行”,实在是太危险了。

????老书记李文瑞,虽然不再是东江省的一把手,但他还是现任的中央委员,以他老人家的能量,收拾肖子剑就是一句话的事。

????“天亮,你是来提醒我的吧。”

????“提醒什么?”

????“提醒我不要与肖子剑同乘一条船。”

????“绝无此意。”

????“不会吧。”

????向天亮微微一笑,“真的,我现在最关心的是后天的市常委会议,因为我们需要你的支持,看到肖子剑出入你的办公室,我有一点点不放心而已。”

????余胜春点了点头,“那是已经定了的事,任何人都不能改变我的决定。”

????“不过,你这八面玲珑,谁也不得罪的立场,恐怕也难以持久喽。”

????“哦,这话怎么讲?”

????“肖子剑会对你发动攻势,逼你就范。”

????“哈哈,他已经在逼我了。”

????“所以嘛,我估计你难以抵挡他的攻势。”

????余胜春笑着摇头,“未必,他有拉拢我的权利,我也有拒绝他的拉拢的权利,我想,他还不至于逼我太甚吧。”

????“但愿如此。”

????余胜春道:“不过,我还是要衷心地谢谢你,谢谢你的提醒,尽管你不承认,但我还是认为你是在提醒我,朋友式的提醒。”

????“呵呵,我没你说的那么高尚,如果你硬要说是提醒,那还不如说是警告更为有用。”

????余胜春稍作思忖,“你帮我安排一下,我要见高玉兰副书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