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898章 当下战书了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心里一动,“怎么,老成你对那个南北棋牌会所感兴趣。”

????成达明微微摇头。

????“是肖子剑感兴趣。”

????成达明默然。

????“不会吧,据我所知,肖子剑是从不玩麻将的。”

????成达明又是摇头,“明知故问,你知道他对什么感兴趣。”

????向天亮呵呵一笑,“这个可以说吗。”

????“这个可以说,因为我们现在还是朋友。”成达明也笑道。

????“噢,我把这茬给忘了。”向天亮咧着嘴乐了乐,“不过,你和肖子剑想知道那个南北棋牌会所是个什么玩艺儿,完全用不着问我。”

????成达明道:“我强调一次,不是我对那个南北棋牌会所感兴趣。”

????向天亮道:“我再强调一次,肖子剑想知道那个南北棋牌会所是个什么玩艺儿,完全用不着问我。”

????“你说问谁。”成达明问道。

????“还用我说吗,你说你老婆在南北棋牌会所打麻将,据我所知,肖子剑的女儿也在南北棋牌会所打麻将,你回去问问你老婆,或者让肖子剑问问他女儿,不就知道那个南北棋牌会所是个什么玩艺儿了么。”

????成达明哼了一声,“少来,你知道我想知道什么,她们娘们懂个屁。”

????向天亮:“呵呵,那你到底想知道什么呢。”

????成达明:“那个南北棋牌会所是是你办的吗。”

????向天亮:“不是。”

????成达明:“真不是。”

????向天亮:“真不是。”

????成达明:“那是谁办的。”

????向天亮:“四个女人,你应该都认识,市发展银行行长蒋玉瑛、国泰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张小雅、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章含和市第一人民医院外科主任贾惠兰。”

????成达明:“天亮,你跟这四位女同志的关系不浅吧。”

????向天亮:“yin阳怪气的,什么叫关系不浅。”

????成达明:“关系不浅就是关系很深。”

????向天亮:“房东和房客的关系,仅此而已。”

????成达明:“很难想象,她们四个办南北棋牌会所,事先会不跟你商量。”

????向天亮:“确定想法前,我一无所知,但确定想法后,当然告诉了我。”

????成达明:“我说么,南北棋牌会所的房子属于南北茶楼的房产,以你与南北茶楼老板戴文华的关系,你不可能不知道。”

????向天亮:“哎,你纠缠这个细节有意义吗。”

????成达明:“当然有意义,如果你是那个南北棋牌会所的创办人,那这个南北棋牌会所就很不寻常。”

????向天亮:“呵呵,怎么个不同寻常。”

????成达明:“你小子别有用心,起码会利用南北棋牌会所,搜集某些对你有用的信息。”

????向天亮:“南北棋牌会所只允许女的进去,我连人都进不去,我怎么搜集有用的信息啊。”

????成达明:“娘们没那根筋,玩起麻将来又容易激动,得意忘形,你小子很容易趁虚而入。”

????向天亮:“去你的,你个老油条,把我当什么人了。”

????成达明:“你就是臭小子一个,对付娘们,你是绝对绝对的高手。”

????向天亮:“呵呵,承蒙夸张,承蒙夸张。”

????成达明:“喂,说说吧,那四个女人,办那个南北棋牌会所到底是为了什么。”

????向天亮:“这个么……我还真没问过,但是我能猜上一猜。”

????成达明:“那你就猜猜看么。”

????向天亮:“一,是玩,那四个女人有个共同点,是都单身,难免寂寞吧。”

????成达明:“这倒也是,娘们本来就爱瞎玩疯玩。”

????向天亮:“二,广交朋友,那四个女人在滨海算得上是名女人,朋友本来就多,搞个朋友聚会的场所,这可以理解吧。”

????成达明:“可以理解,可以理解,男人爱耍个人英雄主义,娘们爱轧堆成群,都是人的天xing。”

????向天亮:“三,拉关系,南北棋牌会所定了两条规矩,既是女的,又是干部家属,拉关系的目的很明显么。”

????成达明:“嗯,市发展银行行长蒋玉瑛、国泰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张小雅、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章含和市第一人民医院外科主任贾惠兰,都是交际场上的老手。”

????向天亮:“四,为了赚钱,开棋牌室能赚钱,经营得好的话,不比茶楼差,虽然不是大钱,但不能排除这种可能xing。”

????成达明:“也许是为了洗钱。”

????向天亮:“去你的,凭她们那点钱还用得着洗。”

????成达明:“总之,南北棋牌会所是个是非之地啊。”

????向天亮:“别说得这么难听,既然是是非之地,你就别让你老婆去好了。”

????成达明:“看来……看来我从你的嘴里,是问不出我需要的东西喽。”

????向天亮:“哎,我就奇了怪了,你还想知道什么。”

????成达明:“天亮,还是说说,你我以后能不能避免冲突吧。”

????向天亮:“避免,能避免吗,滨海市这么小,低头不见抬头见,想躲也躲不开。”

????成达明:“实在是不想与你为敌啊。”

????向天亮:“你我都左右不了局面,关键取决于陈美兰书记和肖子剑,特别是肖子剑。”

????成达明:“这话怎么讲。”

????向天亮:“肖子剑必定有所作为,陈美兰书记不会坐视不管,那你我就首当其冲,必定是冲锋在前。”

????成达明:“那我就惨了,你无官一身轻,我的位置是个焦点,你在暗处,我在明处,你想找我的麻烦很容易。”

????向天亮:“呵呵,那你可要小心了。”

????成达明:“我小心什么。”

????向天亮:“小心我把你打回原形去,记得我刚调来滨海时,你还是偏远乡的破乡长,我要把你撵回去再当个破乡长。”

????成达明:“那还算不错,我要是赢了,我把你撵到公安局去当jing察,当个交通jing察,整天站在马路上当个吸尘器。”

????向天亮:“呵呵,就你老油条还想赢我,下辈子吧。”

????成达明:“那就试试。”

????向天亮:“试试就试试,我就当你在下战书了。”

????成达明:“我有言在先,任何情况下,你都不能对我老婆下手。”

????向天亮:“去,我干么要对你老婆下手。”

????成达明:“难讲,你小子什么事干不出来啊,你说,你答不答应。”

????向天亮:“呵呵,我答应你,就是你我斗得死去活来,我也不会对你老婆下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