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891章 功夫在牌外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

????南北棋牌会所那边很热闹,百花楼这边很冷清,因为能去那边打牌的都去了。

????高玉兰是不会去的,堂堂的省委副书记,没有随便出入娱乐场所的自由,更何况那是棋牌会所,小赌贻情,那还是看得到钱的。

????陈美兰不去,也是囿于身份,作为市委书记,她要是去了,在南北棋牌会所引起的轰动会很大。

????李玟也没有去,她肩负着保护高玉兰的责任,高玉兰没去,她自然也去不了。

????林霞也没有去,因为她的牌技太烂,在百花楼玩牌时,就有“书(输)记”的雅称,所以她坚决不去南北棋牌会所“丢人现眼”。

????不过,四个人正好凑成一桌,去不了南北棋牌会所,却照样能“造长城,战四方”。

????向天亮刚到四楼,就听到了麻将声,四个人窝在棋牌室里“激战”正酣。

????“哦,你们谁赢了?”

????李玟笑道:“林霞赢了,赢死了。”

????向天亮乐道:“林霞姐,那以你的手气,今天应该去南北棋牌会所。”

????林霞笑说,“那边真刀真枪,我必输无疑。”

????陈美兰微笑道:“林霞这叫老鼠扛枪窝里横。”

????向天亮呵呵直乐,“我说什么来着,我说什么来着,林霞姐能老鼠扛枪窝里横,也是很了不起的嘛。”

????高玉兰说,“虽然我输得最惨,但我要替林霞说句公道话,胜利者是不应该受到指责的,无论她的胜利在何时何地得到。”

????向天亮又笑,“兰姐,你是书记,书记书记,书即是输,你应该输,还有美兰姐,你也是书记,所以你也会输。”

????李玟道:“可是我也输了。”

????向天亮一本正经地说,“李玟姐,你之所以输,是因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些天你跟着书记,那肯定也是输,总之,你们三个都输,我林霞姐想不赢都难,你们三个要是再玩下去,非得连自己的底裤都输光不可。”

????大家一齐哄笑,高玉兰一声“不玩了”,引得其他三人同时叫好。

????林霞难得开个玩笑,她起身,把向天亮拉到自己坐过的位置上,“天亮,你人在这里,心一定在南北棋牌会所那边吧。”

????“为什么?”向天亮一时不解。

????林霞说,“因为那边是花花世界,百花争艳,你在一般情况下,是会选择去那边的,你为什么不去呢。”

????“呵呵,没办法,没办法,因为这边老花也开,乱放花香,对我来说,总不能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纵然是残花败柳,我也得浇灌浇灌哦。”

????顿时,娇骂连连,粉拳乱飞。

????笑闹过后,陈美兰问,“天亮,你不是和老许老童他们一起喝茶吗,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

????“我刚听到一个重要的情况……”

????向天亮把方云青说的情况,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

????李玟说,“你们还别说,以我对我爸的了解,他在自己人身边另外再安插人,这种事他会做。”

????陈美兰说,“这也很正常,老书记是怕咱们一家坐大,得意忘形,忘乎所以。”

????高玉兰瞪了向天亮一眼,“你的人可真大胆,竟敢私下调查市委领导甚至省委领导。”

????向天亮不以为然地说,“干也干了,怕个屁啊,把我逼急了,我就再把老书记骗过来,再来个第二次变相软禁。”

????“你敢,你敢再骗我爸。”李玟一把揪住了向天亮的耳朵。

????向天亮呵呵笑道:“女婿骗老丈人,属于自己人骗自己人,这是人民内部矛盾。”

????女婿骗老丈人,这话李玟听了高兴,放在向天亮耳边的手,立即从揪变成了揉。

????陈美兰微微地皱起了秀眉,“天亮,如你所说,肖子剑就相当于是脚踏两只船了,那就有必要弄清楚,他是自己想脚踏两只船,还是老书记让他脚踏两只船,也就是说,他是老书记的人,还是李省长的人。”

????向天亮笑道:“很简单,咱们就是要搞清楚,肖子剑的屁股,是坐在老书记这边多一点,还是坐在李省长那边多一点。”

????林霞微笑着说,“天亮这话,属于话糙理不糙。”

????高玉兰问道:“天亮,你是想问我什么问题吧?”

????“领导就是领导,可谓一语中的啊。”向天亮问道,“兰姐,我很想知道,你们省委四巨头,互相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真想知道?”高玉兰笑问。

????“那当然,关于这个问题,我早就想问了。”

????说着,向天亮讨好地将高玉兰拉过来,放在自己的双腿上。

????高玉兰说,“天亮,你想知道的省委四巨头的关系,只要看看这麻将桌,你就基本上明白了。”

????向天亮顿时来了兴趣,“哦,这话怎么讲?”

????“你想象一下麻将桌边四个人在玩牌时的关系,就能基本上想到我们四个人是什么关系,黄书记,李省长,我,还有陈益民副书记,就象四个牌手或玩家,水平有高低,本钱有大小,但一旦坐在牌桌边,那就是公平的和公正的,而且谁都有占上风的时候,往往在某一个占上风的时候,另外三个总是不约而同,很默契地联合起来制约这个人。”

????向天亮问道:“可是,你们四个的基本关系,你总该知道吧?”

????高玉兰笑着说,“这就叫功夫在牌外,麻将桌上的对手,分分合合,合合分分,真正的较量,当然是在牌桌之外,象人事问题,一般都是先商量好了以后才会拿到桌面上去,总的来说,黄书记是中心,他与我们三个的关系,我看都差不多,他象是在模仿老书记的作风,对我们三个是一碗水端平,不偏不倚,我呢,当然与黄书记近一点,与李省长是他敬我一尺,我敬他一丈,而与陈益民副书记,则是保持一定的距离,另一方面,李省长与陈益民副书记的关系,也较疏远,总而言之,在省委四巨头中,陈益民副书记比较孤立,但因为黄书记一碗水端平,所以还勉强过得去。”

????向天亮又问,“这么说,你也不是很了解李省长了?”

????高玉兰笑道:“傻人傻问题,我当然知道李省长背后的靠山是谁,但他在东江省是不是支持咱们,这个我还说不好,至少到现在我还不知道。”

????陈美兰说,“天亮,你的老师不是知道吗,你可以打电话问问他老人家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