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873章 铁板缝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的“验证”很简单,也很直接,他让邵三河把陈瑞青的的舅子放了。

????放也不是真放,是取保候审,监视居住。

????邵三河巴不得,副市长的小舅子在看守所里待着,不仅动不得,还得好吃好喝侍候,终究不是个事。

????取保候审的担保人是陈瑞青的妻子,监视居住的居住地是陈瑞青的家,反而是把“难题转嫁给了陈瑞青。”

????以向天亮的判断,如果陈瑞青是那个寄挂号信的人,对自己的投挑报李,他应该会心领神会,有所表示。

????对向天亮的“试探”举动,市委书记陈美兰也深表赞同,同时提醒他向市长谭俊汇报。

????向天亮有些不以为然,谭俊是朋友,自己人,这不是多此一举么。

????陈美兰在电话里批评向天亮,不但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更要注意内部的团结。

????放下电话,向天亮想想也是,陈美兰说得是,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内部的团结才是一个团体长盛不衰的关键因素。

????一边乘着电梯上楼,向天亮一边想着,越想越觉得陈美兰批评得有道理。

????以陈美兰和谭俊为首,实际上是两个地区两个团体的联合,双方的磨合和融合尤其重要。

????象市公安局,双方就融合得很好,局长邵三河、副政委方云青、副局长姜学明,来自原滨海县公安局,政委兼常务副局长蔡春风、副局长汪鹏,来自原南河县公安局,双方可以说已经不分彼此。

????在市常委会里,原滨海县和南河县的人也融合得不错,市委书记陈美兰、市政法委书记兼市公安局局长邵三河、市委秘书长杨碧巧三人来自原滨海县,市长谭俊和市委**部部长顾鹿邑二人来自原南河县,双方的配合相当默契。

????谭俊的办公室外间,秘书王亮冲着向天亮做了两个手势,一和五。

????向天亮笑着点头,低声问道:“张行回来上班了?”

????原来,一和五就是十五,是向天亮给副市长张行的编号,有一次向天亮在食堂吃饭,正好与一群领导的秘书同桌,他开了个玩笑,把十一位常委和四位非常委副市长按党内文件上的排名依次编了号,副市长张行正是第十五号。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向天亮几句玩笑话,秘书们记在心里,私下就把向天亮的那套编号运用到了实际中,当然,基本上是针对向天亮用。

????王亮小声告诉向天亮,“天亮你说得没错,是张行副市长回来上班了。”

????“呵呵,他还有脸回来上班?”向天亮咧嘴直乐。

????王亮也笑,“时间会冲淡人们的记忆。”

????“还有足够厚的脸皮。”

????“也是,也是是。”

????张行和刘国云两个大男人,光着身子在陈玉来家搂抱着睡了一夜,这样的丑闻都没有击垮张行,张行的脸皮够厚的。

????向天亮和王亮正说笑着,张行夹着包出来,看到向天亮,瞥了一眼匆匆走了。

????王亮说,“他认定,他的那个丑闻是你整的。”

????耸了耸双肩,向天亮笑道:“没有证据,他没法指控我吧。”

????向天亮的这句话,让办公室里的谭俊听到了,“天亮,他还真的指控了你。”

????“呵呵,那就请领导查我吧。”

????向天亮进了谭俊的办公室。

????谭俊笑着说,“他有点蔫,应该能安分守己一段时间,你暂时放过他吧。”

????“领导,我现在有另一个重要情况向你汇报。”

????“哦,你说来听听。”

????向天亮把这几天发生的事,统统向谭俊汇报了一遍。

????谭俊听罢,先哦了一声,然后慢慢地微笑起来,“天亮,咱们的机会来了。”

????“什么机会?”向天亮问道。

????谭俊说,“这充分说明,李云飞、高永卿和陈瑞青三个人,并不是铁板一块。”

????向天亮道:“领导,他们三个本来就不是铁板一块,他们有各自的追求,他们的追求决定了他们并不成一块无缝的铁板。”

????“但是,以前是铁板缝没露出来,现在却露出来了。”谭俊笑着说。

????向天亮心里一动,“领导,你的意思是说?”

????谭俊意味深长地说,“铁板缝也是可以钻进去的嘛。”

????“哦,请领导明示。”向天亮道。

????“天亮,我是这样想的。”谭俊说道,“现在在滨海市对咱们威胁最大的,就是李云飞、高永卿和陈瑞青这个团体,咱们只要控制它,基本上就可掌控滨海市的大局,你我都知道,咱们无法摧毁它,所以我才说控制它。”

????向天亮笑道:“是控制而不是摧毁,这个我举双手同意,李云飞是省委主要领导钦点的人,咱们想摧毁他是不大可能的。”

????“所以,硬的不行,咱们就用软的办法。”谭俊点着头道,“咱们采取分化他们的办法,具体说,就是与他们建立私人关系。”

????向天亮心里说,这招厉害,谭俊也不是等闲之辈那。

????谭俊继续说道:“天亮,现在看来,李云飞是很难接近的,但是,高永卿和陈瑞青则不然,比方说高永卿,他与市委**部部长顾鹿邑早就有了很深的私交,现在两个人暂时没了来往,但我可以让他们的私人关系恢复,这样,至少可以减弱高永卿与咱们对抗的情绪和意志。”

????向天亮点着头笑道:“我明白领导的意思了,你是想让我与陈瑞青建立私人关系。”

????“乘此机会,你觉得怎么样?”谭俊笑着问道。

????“嗯……从铁板缝里钻进去,不好钻啊。”向天亮沉吟着。

????谭俊笑道:“你也不必谦虚,你和陈瑞青曾经是党校的同学,在他调来滨海之初,你还曾很好地帮过他,这就说明你们之间的关系是有基础的,如果你帮他搞定他小舅子的事,而且,他就是那个寄挂号信的人的话,你完全可以趁虚而入,一举和他建立私人关系。”

????想了想,向天亮应道:“领导,我可以试一试,但这事要绝对保密,千万不能让李云飞察觉。”

????“哈哈……这事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谭俊点着头大笑。

????从铁板缝里钻进去。

????离开谭俊办公室,向天亮心里觉得有点怪怪的,可一时又想不起怪在哪里。

????进了电梯,向天亮的脑袋忽地一个激灵,他想起怪怪的感觉从哪里来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