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867章 诗中谜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在林霞的陪同下,向天亮进了学校,来到校长乔咸熙的办公室.

????老校长乔咸熙看到向天亮,忙不迭的起身,“你小子,总算找到你了。”

????“呵呵,我是主动上门,不是你找到的。”向天亮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还有,别一口一个小子好不好,这有损我的光辉形象嘛。”

????“就你?还光辉形象?”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眼镜,乔咸熙对林霞说,“小林,你这个干弟弟的形象配得上光辉一词吗?”

????林霞微笑着道:“好象是差一点。”

????“哼,我看差远了。”乔咸熙老脸一晃。

????向天亮盯着乔咸熙说,“乔老头,我本人现在是滨海学院筹建委员会专职副主任,您应该尊称我为向主任。”

????乔咸熙哈哈笑道:“什么筹建委员会,什么专职副主任,虚头八脑的东西,不就是个跑腿的吗,你别抬出来吓唬人了。”

????“呵呵,但愿您老人家明年还没退休。”

????“这话怎么讲?”

????“明年滨海学院正式开学后,我就是滨海学院的领导人了,我是大专,您是高中,我压着您一头呢。”

????“去,你顶多是个副的,还得排在后面,就象现在,要叫也得叫你向副主任,就象当初你读书的时候,是向副班长而不是向班长。”

????“你个死乔老头,哪壶不开提哪壶,成心气我是不是?”

????一个副字,是向天亮的心结,当年高中三年,向天亮始终没有当上正班长,从此,他一路走来,副字随影随形,挥之不去,大学时当过副组长,参加工作后是副县长,现在也确实还是向副主任。

????乔咸熙一边得意地笑着,一边冲向天亮伸出了手,“拿来吧?”

????“什么啊?”

????“钱,或者支票。”

????“什么钱,我欠您的?”

????“你欠我的,年初,你答应过,市引水工程要捐赠我们学校一百万元。”

????“哦,我说过吗?”

????“你小子说过的。”

????“不会吧,我记忆能力超群,我怎么不记得了。”

????“想赖是不是?”

????“乔老头,您是不是讹我啊。”

????乔咸熙笑眯眯地说,“你想赖也行,我就在学校门口立一块碑,上面刻七个字,向天亮是癞蛤蟆。”

????“您敢。”

????“我敢,你信不信?”

????“我信,我信,乔老头,咱不这样坏行不行?”

????“那你拿钱。”

????“别老是钱钱钱的,开口钱闭口钱的,您多庸俗啊。”

????“我就庸俗了,为了钱,我庸俗就庸俗。”

????向天亮一脸无奈,“乔老头,您不知道我现在没权了,没办法给您弄钱了吗?”

????“哈哈,你少来这一套。”乔咸熙笑着说道,“谁都知道你现在很瑟得很,陈书记和谭书记支持你,那个引水工程实际上是你的前秘书丁文通在当家,也就是你小子在当家,弄个百把十万元,是支援教育事业,又不是你个人贪污,有什么不可以,谁敢说三道四?”

????向天亮乐道:“行,乔老头您行,情报工作做得不错。”

????“哼,坐在家里,天下事也能知。”

????“好吧,好吧,三天后你到市委大院来找我。”

????“不哄我?”

????“我敢轰您吗?”

????“是哄,哄骗的哄。”

????“不哄不哄,保证不哄。”

????“嗯,这还算象话。”乔咸熙点着头问道,“听小林说,你找我有事?”

????“我啊,碰到大难题了。”

????说着,向天亮从包里拿出那封挂号信,“您帮我看看,一共四句诗,我只知道第三句的出处,另外三句得由您老人家的法眼来看了。”

????挂号信打开,林霞看了一眼,笑着说,“天亮,这你算找对人了。”

????向天亮也笑,指了指乔咸熙说,“我以前在这里读书时,他常常卖弄几句的。”

????乔咸熙看了看挂号信上的四句诗,想了想后说,“念尔无机自有情,别来半岁音书绝,春来江水绿如蓝,塔影初收日色昏,这四句诗,分别来自四个不同诗人的四首诗词,第三句我不解释了,你反正知道了,名家名句嘛,这第一句,出自张乔的《促织》,这个张乔是安徽贵池人,唐懿宗咸通中年进士,当时与许棠、郑谷、张宾等东南才子合称咸通十哲,黄巢起义时,隐居九华山以终,其诗多写山水自然,不乏清新之作诗清雅巧思,风格也似贾岛,这首《促织》共四句,念尔无机自有情,迎寒辛苦弄梭声。椒房金屋何曾识,偏向贫家壁下鸣。”

????一边说着,乔咸熙一边用钢笔在信笺上写了《促织》的四句诗。

????“那第二句呢?别来半岁音书绝。”向天亮问道。

????乔咸熙道:“这第二句,出自唐末诗人韦庄的《应天长》,韦庄,公元836年至910年,字端己,杜陵即今今陕西省西安市附近人,是韦应物的四代孙,唐朝花间派词人,词风清丽,有《浣花词》等流传,曾任前蜀宰相,谥文靖,他的这首《应天长》这样写道,别来半岁音书绝,一寸离肠千万结,难相见,易相别,又是玉楼花似雪,暗相思,无处说,惆怅夜来烟月,想得此时情切,泪沾红袖黦。”

????等乔咸熙写好了这首《应天长》,向天亮又问道:“那这第四句呢?塔影初收日色昏。”

????乔咸熙晃着脑袋道:“塔影初收日色昏,这第四句与第一句和第二句相差的年代就大了去了,它出自南宋诗人王洧的《湖山十景,雷峰夕照》,这个王洧号仙麓,是南宋闽县那今福建福州人,理宗宝佑四年即一二五六年曾入浙江帅幕,他最有名的诗,就是写西湖十景的,一共有十首,每景一首,这首《湖山十景,雷峰夕照》一共是四句,塔影初收日色昏,隔墙人语近甘园,南山游遍分归路,半入钱唐半暗门……对了,他的另一首《湖山十景,三潭印月》,也是塔字开头的,塔边分占宿湖船,宝鉴开匳水接天,横玉叫云何处起,波心惊觉老龙眠……”

????向天亮认真地读了读几首诗词,“乔老头,您说,拿四句诗凑在一起,能成为一首新诗吗?”

????乔咸熙笑道:“问得好,当然能,有的还浑然天成,天衣无缝。”

????向天亮又问道:“那您说说,这四句诗凑在一起,算成为了一首新诗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