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838章 威胁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许西平很不高兴,不高兴的原因,当然是因为向天亮。

????一般人不高兴,会自然而然的有所表现,但许西平可不是一般的人。

????当向天亮推门进来的时候,许西平立即恢复了平时应有的态度,主动地站了起来。

????“也只有你向天亮,才敢不先敲门,而直接推开常务副市长办公室的门。”

????向天亮一边坐下,一边好奇地看着茶几,茶几上的茶具没了。

????“老许,茶呢?你茶机上的这套茶具哪儿去了?”

????“扔了。”

????“扔了?起码值好几千元吧。”

????“你懂个屁,上万元呢。”

????“晕,上万元的东西都敢扔,你是财主啊,啧啧,你送给我嘛。”

????许西平递给向天亮一支烟,自己也少见地点上了一支,“你想得美,我现在是市茶文化研究会的名誉会长,当然要有所表示,所以我把这套茶具送给了市茶文化研究会。”

????“沽名钓誉,这纯粹是沽名钓誉嘛。”向天亮晃着他那条二郎腿,吸着烟道,“老许,在这一点上,我和老余都要向你学习。”

????向天亮故意提起余胜春,想看看许西平的反应,可许西平脸上什么表示都没有。

????许西平的脸上反而多了一层微笑,“老余就不会搞沽名钓誉吗?”

????“反正我觉得他比你实在。”褒一个贬一个,挑拨离间,是向天亮惯用的伎俩。

????“老余是市党校校长,他在市党校搞了一个活动,叫做下乡送温暖活动,不定期地组织学员到农村和渔村去,美其名曰为农村渔村为农户为渔民排忧解难,你想想,空着双手,没有物质,只带着大道理,这能叫送温暖吗?这不是沽名钓誉又是什么?”

????向天亮呵呵地笑起来,“还真是的,老余是党务工作者,善于务虚而不擅长务实,再说党校又是清水衙门,他哪来的钱搞实实在在的送温暖活动啊。”

????“所以,我和他有共性。”许西平看着向天亮说,“我们不象你,你在滨海有基础,是地头蛇,我们是过江龙,没有可以倚重的基础,所以,我们总要玩点花活,虚虚实实,才能在滨海站稳脚跟。”

????这倒也是,向天亮心道,正因为这样,所以在铁三角里,余胜春和许西平才会给自己一些面子。

????向天亮不怕余胜春,也不怕许西平,怕的是余胜春和许西平联起手来。

????对许西平,向天亮当然不相信,他对许西平是时时防范,处处打压。

????而对余胜春,向天亮也不相信,尽管余胜春说的做的,基本上都在帮助自己。

????“天亮,你是从老余那边过来的吧?”

????“那还不是你的意思嘛。”

????“也是老余的意思。”

????“哼,要不是看在铁三角的份上,我才懒得来你的办公室呢。”

????“是啊是啊,你是谁啊。”许西平端着脸道,“表面上是陈美兰和谭俊在当滨海的家,实际上是你在当家,你掌控着滨海市的全局,当然不会把我这个常务副市长放在眼里了。”

????“呵呵……”

????“你笑什么笑。”

????向天亮笑道:“我要是不把你这个常务副市长放在眼里,我现在也不会来的办公室,我要是不把你这个常务副市长放在眼里,我当初也不会主动提出重建铁三角,老许,你别把好心当成了驴肝肺。”

????摆了摆手,许西平道:“好吧,这句话我收回,你说说,刚才你和老余,你们都说什么了?”

????“问我?老余不会向你通报吗?”向天亮奇道。

????哼了一声,许西平反问,“你以为老余会对我说实话吗?”

????也是,铁三角其实并不铁,大家各怀鬼胎,互相防范,掏心窝子说真话是难以想象的。

????“你真想知道我们说了什么?”

????“当然,除非你不想说。”

????向天亮笑道:“我们先说了张小雅的事。”

????许西平不相信,“天亮,你一上来就说假话了。”

????“真的,我们真的说了张小雅的事。”

????“那好,你给我一个让我相信的理由。”

????稍稍停顿了一下,向天亮问道:“老许,你实事求是地分析一下,老余到滨海来工作,他最担心来自谁的威胁?”

????“这个问题么,还真说不好。”许西平思忖着道,“老余这个人,最大的优点是谨慎小心,左脚迈出去踏稳之前,是不会迈出右脚的,所以他这二十余年来,你死我活的敌人几乎没有,对手也不多,因为他很少得罪人,具体到咱们滨海市,要从两方面分析,南河那边,老余当过县委书记,时间虽然不长,但做的大多都是好人好事,象市长谭俊、市委**部部长顾鹿邑、市政府办公室主任邱少华、南河区区委书记乔玉良、北碚区区委书记单可信、南河区区长张治国、北碚区区长白沙洲,都和他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他们不可能威胁得到他,至于副市长王玉成、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孙自在,虽然与老余关系不怎么样,但他们本身就没什么威力,对老余根本构不成威胁,滨海这边,几乎没有与老余有瓜葛的人,存在威胁一说吧,你,我,老余最了解了,亦敌亦友,不会拿刀砍人,我,没这个能力,你,实际上与他是一条线上的……说来说去,老余只要安心当他的三把手,就没有人会威胁到他。”

????向天亮赞道:“分析得很到位。”

????许西平又道:“还有一点,老余在上面也有双保险,一,是你的高副书记,没有高副书记的提携,他也不会上升得这么快,二,是李省长,以你向天亮的神通广大,不会不知道他和李省长有来往吧,当然,老余这不是脚踩两只船,因为他是公开这样做的,总之,他有李省长和高副书记两个保险,谁还能对他构成威胁啊。”

????向天亮笑了笑,“老许,你还是没有理解我刚才说过的话,我说我和他谈起了张小雅的事。”

????许西平怔了怔,“天亮,你的意思是说,张小雅是老余的威胁?”

????“你说呢?”向天亮笑着反问道。

????许西平道:“好吧,你说说,张小雅对老余的威胁在哪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