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833章 托儿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在南北茶楼的专用包厢里等候孙自在。

????孙自在早就来了,正在隔壁的百花楼一零一号房,正在受到省委副书记高玉阳的接见。

????一边喝茶,向天亮一边心想,孙自在自在了大半辈子,从现在开始,恐怕再也自在不起来了。

????权利意味着责任,额外得到的权利,更需要履行特别的义务。

????在原来的南河县,孙自在从没有过真正的实权,逍遥自在是当然的。

????现在是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这次还握有两百六十余人的“生杀大权”,最自在也自在不起来了。

????包厢的弹簧门被推开,但进来的不是孙自在,而是市渔业局局长孙阳。

????“咦,老孙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向天亮的行踪,一般人是很难知晓的。

????孙阳坐下,先端杯喝茶,然后抹抹嘴说,“你别忘了,这南北茶楼的戴老板,是我孙阳的远房表姐。”

????戴老板就是戴文华,向天亮轻轻地笑了,“你找我有什么事?你已经是正处级了,我敢断定,至少未来的三年内,老兄你没有进步的希望。”

????“哈哈,你知道我找你干什么吗?”

????孙阳只有三十六岁,两年前还只是正科级,借着撤县设市的东风,已经超越了提携过他的向天亮。

????但孙阳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在向天亮的圈子里,他是向天亮倚重的成员。

????作为副地厅级市,滨海市的市直机里,只有为数不多的部门被定为正处级。

????和其他地区不同,滨海是个渔业大市,市渔业局和市农业局一样,都属于正处级,孙阳也幸运地成了全市最年轻的正处级官员。

????孙阳说,“天亮,上次的事,很对不起啊。”

????说得没头没脑,向天亮听得莫名其妙,“什么上次的事?”

????孙阳有些不好意思,“你让我带着我那帮人,在南河住一个晚上,我没看住,让陈云波偷偷跑回了家……”

????“噢。”向天亮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笑着说,“那事已经过去了,可以说,陈云波偷跑回家,对当时的整个事件没有任何影响。”

????“真没有影响?”孙阳松了一口气。

????向天亮反问道:“你那个陈云波怎么样了?”

????孙阳道:“小伙子不错,关心的是他的事业,也安心在茅山岛工作,你就放心吧。”

????“哦,你好象知道其中的故事了?”向天亮警觉地问。

????孙阳笑了笑,“你也别怪我表姐,我怕耽误你的大事,就向她打听了一下。”

????向天亮也笑了,笑得有些不好意思,“好吧,既然你知道了,那我也不瞒你,事情是陈玉来引起的,一是那批档案,二是陈云波的老婆胡文秀,我么,算是搂草打兔子,得到了那批档案,顺手牵羊地把胡文秀给收了。”

????“厉害,陈玉来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孙阳赞道。

????向天亮道:“老孙,陈云波那边,就靠你掌控了。”

????孙阳笑道:“我办事,你放心,我当你的托儿。”

????正说着,南北茶楼的主人戴文华,扭着腰笑嘻嘻地走了进来。

????戴文华大大方方地挨着向天亮坐下。

????一个是自己的男人,一个是自己的远房表弟,戴文华穿得很开放,表现也很随便。

????“天亮,刚才我在一楼大厅到了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孙自在,他委托我转告你,他已见过了高玉兰副书记,他说谢谢你,,和你共同制定的计划不变,因为组织部临时有个会议,他就不来陪你喝茶了。”

????向天亮噢了一声,“呵呵,孙自在吃了颗定心丸,当然用不着喝茶了。”

????孙阳惊讶地问,“高玉兰副书记在咱们滨海?”

????“嗯,不过,这个消息暂时保密啊。”向天亮笑道,“你老孙更该关心的事,是能不能把你推荐的两个人拉到副局长的位置上。”

????孙阳思忖着说,“你把自在搞定了,咱们推荐的人应该都问题不大吧。”

????“问题不大。”向天亮笑着说,“有了那批档案,再借助孙自在,你说还有什么问题?”

????孙阳笑着问,“让孙自在当托儿?”

????“说对了。”向天亮点头。

????孙阳担心道:“我听南河那边的同志说,孙自在是个滑头,和谭市长的关系也不咋样,他不会在关键时刻出什么幺蛾子吧。”

????向天亮笑而不言。

????戴文华笑道:“孙阳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这叫做皇帝不急太监急,如果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天亮能用孙自在当托吗?”

????孙阳笑道:“这不是我应该操心的事,我是关心我们渔业局的人事问题。”

????“什么问题?”向天亮问道。

????孙阳道:“我们渔业局在这次干部调整中,涉及到的岗位,副处级有两个,正科级有六个,八个岗位十六个候选人,其中七个人来自原南河县,这七个人中有五个是我看重的,但是,我看重的五个人中,居然有四个人是和孙自在有过节的,说我不担心孙自在乘机报复,肯定是一句假话。”

????向天亮点了点头,“噢,这倒是个问题,老孙,我知道你今天找我的意思了。”

????孙阳继续道:“我相信,孙自在已经站在了咱们这一边,在大局和全局方面,他不敢造次,但人都是有私心的,孙自在也不例外,咱们的工作不做在前面,我怕他到时候给我们渔业局搞点小动作,我的工作就被动了。”

????“有道理,有道理,老孙你打算怎么办?”向天亮问道。

????“我找孙自在当面沟通一次,把工作做在前面,然后你再出面,帮我巩固一下。”

????向天亮笑道:“没问题,你们都姓孙,说不定一百年前还是一家人呢。”

????孙阳走了。

????向天亮这才转身,瞅着戴文华的胸脯,“文华姐,你有什么事?”

????“有两个事要向你汇报。”戴文华屁股一抬,坐到了向天亮的身上。

????“好事就说,坏事别说。”向天亮的手伸进了戴文华的初子里。

????戴文华扭动着身体,因为向天亮的手,正在她身体的关键部位游动,她的裙子里,总是对向天亮不设防的。

????“咯咯……我敢保证,你听了这两件好事,会高兴得跳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