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818章 杀鸡用牛刀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陈玉来很少有迟到早退,作为几十年的老机关,上班时间总是掐得很准。

????但今天他要提前一个小时下班,刚被委以重任就要早退,这不是他的作风。

????作风因女人而变,陈玉来要和老相好见面,这是生活上的大事。

????本来陈玉来也不急在一时,主要还是胡文秀,在胡文秀身上那番折腾,重新让陈玉来的心里燃起熊熊战火,可是胡文秀“离家出走”,陈玉来退而求次,火烧的对象自然变成了老相好。

????陈玉来的老相好,就是亲信刘国云的老婆。

????与老相好幽会,陈玉来基本上把地点定在自己家里,几乎没去过刘国云家,因为刘国云家上有老下有小,而陈刘两家同住一幢楼,陈家在五楼,刘家在七楼,来去既方便又安全。

????可是,陈玉来刚要起身离开办公室,他的手机就响了。

????是向天亮的电话,陈玉来当然要接。

????陈玉来:“天亮老弟,你找我有事吗?”

????向天亮:“呵呵,你老陈时来运转,可喜可贺,你不请我喝一杯吗?”

????陈玉来:“这个当然,这个当然,酒我是一定要请你喝的。”

????向天亮:“谢了,那是什么时候啊。”

????陈玉来:“嗯,改日,改日我正式请你。”

????向天亮:“哦,今天不行吗?”

????陈玉来:“今天?今天么。”

????向天亮:“怎么,有什么不方便吗?”

????陈玉来:“这个这个……对不起,今晚我有个约会。”

????向天亮:“噢,是和你的宝贝吗?”

????陈玉来:“老弟,你又笑话我了,人家已经搬出去了,我想吃也吃不到啊。”

????向天亮:“那我想想,想想……是老相好、刘国云的老婆吧。”

????陈玉来:“嘿嘿,知我者,老弟也。”

????向天亮:“我还知道,你现在是急着回家,要在家里和你的老相好见面。”

????陈玉来:“咦,你是怎么知道的?”

????向天亮:“我更知道,你的老相好给你打电话,说她的老公要临时出差,今天晚上不会回家。”

????陈玉来:“天亮,这,这……你是怎么知道的?”

????向天亮:“老陈,这是一个圈套。”

????陈玉来:“圈套?”

????向天亮:“对,是张行和刘国云精心设下的圈套,恰好被我听见了。”

????陈玉来:“难道,难道刘国云真的知道我和他老婆的事了?”

????向天亮:“据我所知,是张行告诉刘国云,而刘国云将信将疑,为了争取刘国云,张行才准备设计抓你现行。”

????陈玉来:“我明白了,天亮,我该怎么做?”

????向天亮:“我已经有了一个计划。”

????陈玉来:“你就明说吧,我听你的。”

????向天亮:“你要通知你的老相好,取消今晚的约会。”

????陈玉来:“这我马上能做到。”

????向天亮:“接着,你准时下班回家,装作什么事也没有。”

????陈玉来:“然后呢?”

????向天亮:“然后,我会在你家附近等你,我和你一起去你家,接下来怎么做,我到时候会告诉你的。”

????陈玉来:“我家附近?”

????向天亮:“一辆黑色奔驰轿车,车号八八八八。”

????陈玉来:“市发展银行蒋行长的车?”

????向天亮:“你知道啊?”

????陈玉来:“怎么不知道,咱们滨海银行界的第一女强人,开着车牌号四个八的黑色奔驰轿车。”

????向天亮:“那好,咱们见面再谈。”

????陈玉来:“好,见面再谈。”

????电话那边,向天亮躺在三个女人的身上,笑着关上了手机。

????这里是发展银行行长的休息室,一切应有尽有,但因为床太小,所以一男三女躺在地板上,但在身体和地板之间,还垫着一条棉被。

????蒋玉瑛说,“这个张行,是天亮的手下败将,也太不自量力了。”

????贾惠兰说,“滨海是咱们的地盘,以我看呀,把他搞掉算了。”

????向天亮说,“惠兰姐,你说得倒是轻巧,人家背后有大靠山,彻底搞掉是不可能的。”

????蒋玉瑛说,“咯咯,惠兰你有所不知,张行的同母异父妹妹王含玉,是天亮的好朋友,天亮爱屋及乌,不忍对张行痛下杀手呀。”

????贾惠兰说,“那个王含玉我认识,原来在晋川镇卫生院当护士,是个美人儿。”

????向天亮说,“臭娘们,人家在国外留学,可没招惹你们,你们就积点口德吧。”

????胡文秀无暇说话,在两位“前辈姐姐”面前,她更没说话的份,但是她很勇敢,她趴在向天亮的两腿之间,雪白的屁股高高的撅着,脑袋在做着鸡啄米似的动作。

????蒋玉瑛笑着问,“天亮,你的宝贝你还满意吗?”

????向天亮笑道:“刚入门的小菜鸟,马马虎虎而已。”

????蒋玉瑛挺着一对巨峰骄傲地说,“强将手下无弱兵,文秀不会让你失望的。”

????“呵呵,那老子就拭目以待吧。”

????贾惠兰笑道:“玉瑛,你搞搞清楚,文秀是我的学生,第一课就是我给他上的。”

????蒋玉瑛笑说,“惠兰,你顶多只是启蒙老师,”

????贾惠兰又笑,“嘻嘻,一日为师,终身为师。”

????蒋玉瑛大笑,“咯咯,功劳分你一半,这总行了吧。”

????向天亮一边连声笑骂,一边双手在蒋玉瑛和贾惠兰的玉峰上用力地揉搓起来。

????下午六点差十分。

????市机关宿舍小区附近。

????陈玉来步行下班,根据向天亮在电话里的指点,他很快就在一条小巷子里找到了黑色奔驰轿车。

????坐到副驾座上后,陈玉来看了一眼车后座,立即红起了老脸。

????车后座上坐着三个女人,市发展银行行长蒋玉瑛,市第一人民医院外科主任贾惠兰,还有一位,正是陈玉来口中的宝贝、儿媳胡文秀。

????驾驶座上的向天亮笑道:“老陈你脸红什么,大家都是熟人嘛。”

????陈玉来有些尴尬,瞥了胡文秀一眼,忙着与蒋玉瑛和贾惠兰打招呼。

????蒋玉瑛微笑道:“陈主任之所以红脸,恐怕是有特别原因吧。”

????贾惠兰也笑,“当然是因为文秀了。”

????向天亮咧着嘴直乐。

????陈玉来不好意思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天亮老弟,你这是让我无地自容啊。”

????向天亮急忙笑着说道:“老陈,你不必担心,这里都不是外人,惠兰姐,你是了解的,她是我的女人,玉瑛姐,其实她也是我的女人,所以,你的事不会往外传的。”

????陈玉来看了一眼蒋玉瑛和贾惠兰,嘴里直咽口水,这都是一等一的美女,心说向天亮真是艳福不浅,居然都搞到了床上,真令人羡慕啊。

????“惠兰,蒋行长,万望嘴下留情,嘴下留情哦。”

????贾惠兰笑道:“好说,好说,大家都是自己人么。”

????蒋玉瑛笑道:“陈主任,嘴下留情可以,但警钟长鸣是必须的,文秀现在已经是我和惠兰的妹妹了,只要你不再打她的主意,咱们就是好朋友。”

????陈玉来只得笑道:“蒋行长说得是,说得是。”

????向天亮帮陈玉来打圆场,“好了好了,你们也别为难人家老陈,男人嘛,不过是犯了一次男人常犯的错误罢了,犯错误不可怕,改正了就是好同志,咱们还是谈正事吧。”

????贾惠兰点着头道:“对呀,你把我们三个带过来,而我们还不知道你让我们帮你做什么呢。”

????向天亮笑了笑,“你们三个人的任务说简单,其实却一点也不简单,张行和刘国云是要抓老陈的现形,也就是捉奸捉双,但是,如果在被抓了现形之后,老陈还是不就范呢,所以,我估计张行准备了另一手,那就是毁老陈的名声,他很可能会在三楼汪子荣家准备了一帮女人,或者打开门引来隔壁邻居,你们三个人的任务,就是防止和阻这种情况出现。”

????蒋玉瑛道:“没问题,这事交给我们了。”

????陈玉来问道:“那咱们什么时候进去啊?”

????向天亮笑道:“老陈,咱们不急,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张行和刘国云早已埋伏在你家里了,而且,他们应该是埋伏在你那个储藏室里。”

????“噢,咱们是要来个瓮中捉鳖啊。”陈玉来恍然大悟。

????“呵呵,瓮中捉鳖只是一个开头罢了。”向天亮乐道。

????陈玉来又问,“你还有后续打算?”

????向天亮点着头笑道:“老陈,你是我的朋友,帮助你保护你是我的责任,因此,我要让张行从此不敢再找你的麻烦,与此同时,我要帮你查清刘国云的真实面目。”

????“这,这能做到吗?”陈玉来有些不信。

????向天亮拿出一个黑色小包,拍了拍说,“我包里有秘密武器,不怕他们不就范。”

????贾惠兰笑道:“老陈你放心,你也不想想人家是什么出身,特务手段应有尽有,对付张行和刘国云,简直是杀鸡用牛刀。”

????“这个我相信。”陈玉来点头道。

????向天亮抬腕看表,“老陈,咱们走吧,再不进去,两个家伙就要等得不耐烦了。”

????一前一后,相距十多米,而且是向天亮在前,陈玉来在后。

????不过,向天亮和陈玉来进了公寓楼后,蒋玉瑛和贾惠兰却把向天亮的吩咐忘到了脑后,带着胡文秀也随后进了公寓楼。

????女人比男人还要性急,向天亮和陈玉来刚进陈家门,门还没关上,就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

????向天亮哭笑不得,只得让蒋玉瑛和贾惠兰及胡文秀也进得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