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790章 怕也没用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陈玉来盯着挂历上的那个小红点,足足呆了十秒钟后,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胡文秀,噌地坐了起来。

????“那,那是什么东西呀?”胡文秀也坐了起来,依偎在陈玉来肩膀上小声地问。

????“嘘……”陈玉来示意胡文秀不要说话,脸色凝重地下了床。

????胡文秀又羞红了脸,因为陈玉来身上什么也没穿,那家伙一晃一荡的,虽然卧室内关着灯,但借着窗外漏进来的一缕路灯灯光,她瞧得一清二楚的。

????陈玉来走到到墙边,凑到挂历上看了看,顿时脸色大变。

????是摄像探头,而且还是无线的,一闪一闪地亮着,说明它正在工作。

????这是谁干的?

????陈玉来傻傻的僵在那里。

????胡文秀也明白了什么,慌里慌张地下床,捡起地上的衣裤逃了出去。

????十多分钟后,陈玉来从卧室里出来,身上已穿好了衣服,脸上也稍稍恢复了从容。

????胡文秀也穿上了衣服,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到陈玉来出来,脸又红了起来。

????“爸,这,这是怎么回事呀?”

????陈玉来说,“有人在我的房间里装了摄像探头。”

????“啊。”胡文秀脸色骤地变白了。

????“而且,很可能咱们刚才的事,已经……已经被拍下来了。”

????“那,那怎么办呀?”

????陈玉来安慰道:“事情已经出了,你也不用怕,怕也没用。”

????“可是……”

????陈玉来打断了胡文秀的话,“秀,最近家里来过什么客人?”

????胡文秀想了想,“没有,没有呀。”

????“难道,难道是云儿他?”陈玉来看着胡文秀,大半的旦光都落在她的胸脯上。

????云儿就是陈玉来的儿子,胡文秀的老公陈云波。

????胡文秀能感觉到陈玉来的目光,她羞涩地垂下头,刚才穿衣服时慌慌忙忙的,只套了外衣,还是很薄的t恤,里面没来得及戴上罩罩,两个人又坐得这么近,陈玉来能看得清胡文秀那对小玉峰的一大半。

????陈玉来又念叨道:“咱俩以前没有那个,云儿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知子莫若父,陈玉来判断,自己以前对胡文秀也只是心存不轨,顶多只是偷偷瞄上几眼,儿子怎么可能怀疑老子呢。

????“不会是云波。”胡文秀红着脸嗔了陈玉来一眼,作为老婆,岂能不了解自己的老公,陈云波除了他的工作,什么都是粗枝大叶、马马虎虎的,不会想到自己出差了还要在家里设防。

????“秀,你再仔细想想,最近家里真没来过什么客人吗?”陈玉来又问道。

????“至少,至少这半个月来,我家里没来过人,我同学同事朋友也没有来过,云波也没有带人来过家里,噢……我想起来了。”胡文秀边想边道。

????陈玉来忙道:“秀你说。”

????胡文秀又瞥了陈玉来一眼,“爸,你带人来过家里。”

????“我?我没有吧?”陈玉来疑道。

????“真是健忘。”胡文秀嗔怪了一声,“上星期二下午,下班以后,你带张行副市长来过家里,请他吃饭他不吃,只喝了一杯茶,坐了一会后就走了。”

????“对啊,我怎么把他给忘了呢。”陈玉来拍着大腿叫道,“张行来过,张行来过……可是,他怎么可能对我上手段呢。”

????“人心叵测,朋友对朋友下手的事多着呢,你还……”

????话没说话,胡文秀红着脸说不下去了。

????陈玉来脸上也是尴尬的表情,胡文秀是说,你对我都会“下手”,张行为什么不能对你下手。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不好意思地转移了视线。

????好一会儿,陈玉来才缓过劲来,“秀,你记性好,你帮我想想。”

????“想什么?”

????“你帮我想想,那天张行副市长来的整个过程,越详细越好。”

????“那天下午,我是提前一个小时下的班,我去菜场买菜,回到家是五点十分左右,大约五点半的时候,云波回家了,云波前脚到,您和张副市长后脚就到了,也就是说,张副市长到咱们家的时候是五点三十分左右,您陪着他,坐在客厅里,一边喝茶一边说话,我和云波在厨房里烧菜,我记得,我记得张副市长走的时候,大约在六点十分,张副市长起身告辞,您请他留下来吃饭,他说六点半在滨海大厦有一个饭局,就起身告辞了,这其中……这其中,您曾起身去过书房,好象是拿了什么东西给张副市长看,您去书房的时间顶多是五分钟,张副市长坐在客厅里并没有起身,后来,后来……对了,后来张副市长去过一趟卫生间,好象就是您从书房里拿东西出来后不久,他在卫生间大约待了五分钟……我能想起来的就是这些了。”

????陈玉来想了想,皱着眉头道:“张行去过卫生间,在卫生间待了五分钟,五分钟,大便时间又稍短,小便时间又稍长,而卫生间与我的卧室和你的卧室都是相连的,他完全有时间去我的卧室和你的卧室,也就是说,他上一趟卫生间,完全有可能跑到我的卧室里安装一个摄货探头,同时,他也有可能跑到你的卧室……秀你等着,我去你的卧室看看。”

????果然,陈玉来的担心变成了现实,在胡文秀的卧室里,在挂钟上,也发现了一个无线摄像探头。

????“羞死人了。”胡文秀红着脸,不敢看陈玉来,如果无线摄像探头真是张行装的,那等于说,自己这几天在卧室里的活动都被拍下来了。

????陈玉来微微地一声叹息,“我早知道张行没安好心啊。”

????胡文秀嗔怪道:“您既然知道他没安好心,那又为什么要与他来往。”

????“秀,这个你不懂,在官场上混,多一个朋友就是多一条路,能不得罪人就尽量不要得罪人,我虽说五十岁了,但总归还有八年十年可干,为了云儿,为了你,我也得好好在位置上待着不是?”

????陈玉来当然不会告诉胡文秀,自己是因为去外面打野炮被张行撞见了,才被动地与张行开始交往,说实在的,陈玉来是不情愿地与张行交往,交往过程中也是有所保留的。

????胡文秀说,“那个张行,我看并不怎么样,您拿他当朋友,他却背后对你下黑手。”

????陈玉来点着头,“嗯,我知道他不怎么样,可就是想不到他会这样做。”

????“爸,接下来怎么办?”胡文秀问道。

????“你看怎么办才好?”陈玉来也一时没有想到怎么办。

????胡文秀嘀咕道:“我能知道什么,我,我都被你害了,要是传出去,咱们就,咱们就……”

????“秀,你别急,会想出办法的。”陈玉来劝慰道。

????“那,那你快想呀。”胡文秀又羞又怕,羞的是自己做了丑事,怕的是丑事要是传出去,就什么都完了。

????陈玉来倒反而是镇定了下来,反正事出了,怕没用,愁也没用。

????“也许,有一个人能帮咱们。”

????“谁呀?”

????“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贾惠兰医生。”

????胡文秀不解地问,“您认识她?”

????“岂止是认识,我们以前来往很多呢。”

????胡文秀脱口而出,“是那种关系吧。”

????话一出来,胡文秀自已的脸先红了起来,这话能问吗?

????陈玉来笑着问,“秀,你吃醋了。”

????“胡说,又不关我事,我吃什么醋。”胡文秀嗔道。

????陈玉来手一伸,将胡文秀拉到了自己怀里,一只手不客气地捏住了她的一只玉峰。

????“别……”

????“干都干了,摸一摸有什么关系。”陈玉来将胡文秀抱得紧紧的。

????“您,您还有心干,干这个呀。”胡文秀的手碰到了陈玉来的家伙,想到它的厉害,口语也软了下来。

????陈玉来道:“事情已经发生了,怕也没用,最坏的打算,大不了就是我卷铺盖回家呗。”

????胡文秀瞅着陈玉来的手,在自己的玉峰上不住地揉搓,忍不住嗔道:“摸什么摸,不是,不是嫌小么,”

????“不小了,不小了。”陈玉来讨好地笑着,手在胡文秀身上折腾得更欢了。

????不过,陈玉来的手要向下“进军”,胡文秀及时制止了他得寸进尺的企图。

????“爸,您还是说说贾医生的事吧。”

????陈玉来嗯了一声,“秀,你当初想进市发展银行工作,知道是谁安排的吗?”

????“不知道,难道不是您吗?”胡文秀奇道,她一直以为,自己进市发展银行工作,是陈玉来亲自安排的。

????陈玉来笑道:“要是政府机关,我安排你就是一个电话的事,但市发展银行可不归我管,再说你们那个行长蒋玉瑛,是银行界有名的女强人,连市长的面子都不一定给,她哪会把我放在眼里啊。”

????“您是说,您托贾医生找我们蒋行长说了话?”

????陈玉来点着头说,“对,贾医生和蒋行长是好朋友,是贾医生去找蒋行长说了话,蒋行长才同意让你进市发展银行工作,你开始上班以后,蒋行长才知道你和我的关系。”

????胡文秀不好意思地问,“那,那您和贾医生是什么关系?”

????“宝贝,你想知道吗?”陈玉来调笑道。

????“谁是你的宝贝,你爱说不说。”胡文秀也放松开了,竟在陈玉来怀里撒娇起来。

????陈玉来道:“我说,我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