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789章 好事终于成了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不知不觉,陈玉来一边接电话,一边放松了对胡文秀的“控制”。

????说实在的,陈玉来不但关心胡文平,他更在意自己的事,不是为了进步,而是为了有机会“踹”罗正信一脚,出一出这口憋了二十几年的恶气。

????本来,胡文秀想逃,她也能逃,可是电话里到了哥哥胡文平的名字,让好不由自主扎停了下来。

????陈玉来暂时还顾不上胡文秀,他现在的注意力,大半都被电话里的消息吸引过去了。

????陈玉来:“国云,胡文平的事还有什么问题?”

????刘国云:“领导,事情是这样的,我听说除了那份名单之外,还有一份补充名单。”

????陈玉来:“补充名单?是什么样的补充名单?”

????刘国云:“在市常委扩大会议结束以后,常委们又接着开了个会,又补充了一些人,这就是所谓的补充名单。”

????陈玉来:“这应该很保密,国云你是怎么知道的?”

????刘国云:“我听孙副部长的秘书说的。”

????陈玉来:“哦,确切吗?”

????刘国云:“确切,我特意打听了一下,补充名单里提到了市商业局的人事调整。”

????陈玉来:“你说具体一点。”

????刘国云:“也就是说,原定由胡文平和张丽红竞争一个晋级名额,现在又多了一个竞争对象,是刚分配来的转业军官。”

????陈玉来:“这也很正常啊,军队下来的同志,是要优先安排的。”

????刘国云:“问题就在这里,军队下来的同志要优先安排,张丽红又是向天亮的老同学,这三选一,胡文平就排在最后了。”

????陈玉来:“嗯,三选一,排在最后的那个,往往仅是陪客而已。”

????刘国云:“还有更严重的,是胡文平的语写得不怎么样。”

????陈玉来:“张副市长是怎么搞的,我和他说好了的啊。”

????刘国云:“领导,我建议您应该有所行动了,早行动总比晚行动强吧。”

????陈玉来:“你是说,该走走别的路子了?”

????刘国云:“对,现在大家都这样做,谁不这样做谁就要吃亏。”

????陈玉来:“嗯,我会的,现在刚开始,还来得及嘛。”

????刘国云:“领导,胡文平的事,还有市政府办公室的事,我觉得都可以去找向天亮。”

????陈玉来:“这事么,得从长计议,从长计议啊。”

????刘国云:“领导,我汇报完了,有什么吩咐您随时找我。”

????陈玉来:“好,国云你辛苦了,我们明天再联系吧”

????撂下电话,陈玉来陷入了沉思。

????胡文秀的身体,这时候轻轻地动了一下。

????这一动倒好,提醒了陈玉来,怀里还有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

????胡文秀的脸,又噌地红了起来。

????陈玉来不敢怠慢,急忙伸出手去,又拿住了胡文秀的玉峰。

????“爸,我哥的事,现在,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这事么,说麻烦也不麻烦,说不麻烦呢,还真是有一点麻烦。”

????“您,您答应过的,我哥的事……”

????“秀,你放心吧,你哥的事,我一定会帮到底的。”

????“那,那要不要送点礼呢?”

????“这要看什么情况了,该送的礼要送,不该送的礼,送了会恰得其反。”

????“要不……您听刘国云的,去找找向天亮吧。”

????“我也想啊,可是,我以前一直和他没有来往啊。”

????“我知道,您是,您是太要面子。”

????“哈哈,说哪里话,我这张老脸能值几个钱啊。”

????“反正,反正我哥的,就要您操心了。”

????“没问题,没问题,不过……”

????“不过什么呀?”

????“现在有一个迫切的问题,需要马上解决。”

????“什么,什么问题?”

????“嘿嘿……就是,就是你我之间的问题,这可是当务之急啊。”

????“不……”

????“秀,来吧,让我疼你一回……”

????话音未落,陈玉来就动了起来。

????胡文秀刚要突出抗议,她的嘴就又被陈玉来的大嘴堵上了,依旧是用力的把舌头伸进来,依旧是用力的撬开了自己的牙关,逮住了自己的那条小舌。

????陈玉来一边狂吻着胡文秀,一边抱住她,一个用力,两人就面对面坐在了床上,陈玉来揪住胡文秀衣服的下襟,向上一拽,衣物就已经越过分开的两人飞了出去,胡文秀娇嫩的上身呈现在陈玉来面前,白的炫目。

????胡文秀的shuangfeng也暴露在空气中,上边仍然留着陈玉来抓过的红色,确实不大,但是微微上翘的形状完美到了极点,顶端两颗樱桃不知是激动还是被微凉的空气冻到,颤颤的立了起来,在白皙尽头赚足了眼神。

????“不行,不行呀。”

????胡文秀被陈玉来再次拥入怀中之前,只来得及说这么一句。

????“秀,就一次,就一次,他不会知道的,我就要这一次,我就要这一次。”

????胡文秀朦胧间又闭上眼睛,shuangfeng承受着陈玉来的狂吻,她感到自己快要被融化了。

????胡文秀突然觉得自己的腿有些麻痛,原来是还被陈玉来半坐压着,不由的哼道:“嗯,我的腿。”

????陈玉来咬着胡文秀的玉峰没有离开,只是扶着胡文秀躺下,然后才错开身,将胡文秀的双腿解放出来。

????胡文秀似乎想到了逃跑,自己现在没有被完全控制,就到这里的话,也不算背叛,只是,只是亲吻了一番而已么。

????但是胡文秀的大脑只是那么想着,身体却不听自己的使唤,几乎是配合着陈玉来解除了自己身上最后的“武装”,又被陈玉来分开双腿,跪爬在了自己的身上。

????陈玉来贪婪的吮吸着胡文秀的shuangfeng,自己那即将崩裂的家伙就放在那片草丛上,轻轻的磨蹭着。

????“嗯。”

????痒痒的感觉让胡文秀难以自拔,她扭动着身子,殊不知这更加激怒了陈玉来的那个**的家伙。

????“嗯,乖,乖,就来了,嗯,就来了。”

????陈玉来也快忍不住了,他稍微挪动了一下屁股,家伙在下边移动,在那片已然成了泥泞的滩地里寻找着入口。

????“啊,说定的,就一次,就一次啊。”

????“嗯,就一次,就一次。”

????终于找到了,陈玉来在一瞬间向里突进,就像当年自己当兵时的冲锋一样。

????“啊。”

????“嗯。”

????两人几乎同时绷紧了身体。

????陈玉来被憋了一个晚上的家伙,终于探入了温暖的滑嫩之地,那种紧紧包裹的感觉让他不由得哼出声来。

????而胡文秀,她从来没有过如此膨胀的感觉,那种肿大,坚硬,炙热,从未在自己的**有过。

????胡文秀带着撕裂的微痛让她尖叫,同时,空虚而奇痒的空洞处被填充的感觉也让她窒息。

????“大,好大啊。”

????胡文秀摇着头,有些抗拒陈玉来的继续深入,双手也在用力的推攘着陈玉来。

????“乖,宝贝,好宝贝,我来了。”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陈玉来并不理会胡文秀的挣扎,继续缓缓的向里推入。

????当胡文秀听到宝贝这个称呼的时候,她似乎想到了老公,但是随即就被那种肿胀和撕裂的感觉冲出了脑袋,她曾经以为自己会疼个不停甚至没有快感,但是实际上,她几乎很快就感觉到了如触电般酥麻的快感在冲击着自己的中枢神经。

????“呜,好大。”

????回答胡文秀的是一阵狂风骤雨,猛烈而持久,胡文秀就像是风lang中漂泊的小船,在床上不停的颤抖。

????“啊,疼啊”

????胡文秀抓紧床单,头用力的向后仰,几乎被枕头遮住,但是她感受到的是一拨一拨的快感,强力的快感。

????“好啊。”

????“不要,要,要……”

????胡文秀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她感觉陈玉来突然用力冲到了最深处,那是她的尽头啊,几乎在瞬间,她就被彻底征服了,忘记了老公,忘记了她和陈玉来的关系,只记住了那阳刚之气带来的狂烈感受。

????胡文秀感觉从自己深处传来让灵魂颤抖的快感,她曲起身子,用力的将自己和陈玉来贴近,张大的喉咙里发出无声的呐喊,然后,深处一股热流奔腾而出。

????“呜。”

????胡文秀把自己的脸深深的埋进枕头,她想回房间,但是身体某处依旧存在的撕裂痛感让她动弹不得,当然,还有爻云端跌落之后空虚的身体也已经被抽干了力气。

????“秀,我对不起你,我以后一定对你好的。”

????陈玉来一边在胡文秀耳边说着,手一边抓住了胡文秀胸前的两只玉峰用力揉搓。

????就是这样的感觉,胡文秀心想,自己竟然陷入这样的疯狂中无法自拔,难道,难道我真的是个贱货?

????“秀,要不,要不今晚就在这边,和我一起休息好吗?”

????胡文秀默默的听着陈玉来在身后哀求,突然,她发觉自己的下面,竟然又有些湿润了。

????反正就这一个晚上,那就放纵一下自己吧。

????胡文秀一个转身,用尽全身的力气,将自己骑到陈玉来的身上,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将身子伏在那具充满了汗味的胸膛上。

????陈玉来大喜,没想到只一回,就把胡文秀给收拾了,守着这样一个美人儿,以后再也不用出去打野炮了。

????说了好多的甜言蜜语以后,陈玉来伸手出去,叭地一声关掉了卧室里的灯。

????突然,陈玉来呆住了。

????墙壁的挂历上,有一个小红点,正一闪一闪地亮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