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710章 水至清则无鱼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罗正信道:“说陈瑞青捞钱是有点言重了.确切地说.他在背地地与人合伙经商.”

????向天亮怔了怔.“不大可能吧.中央有明文规定.禁止干部经商.以陈瑞青的谨慎.他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呢.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是一个看重仕途而不重视钞票的人.再说他各方面都不错.关键是年龄不到四十.前途无量啊.”

????“事实胜干雄辩.”

????罗正信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皱巴巴的.起身走到向天亮的办公桌边.递到了向天亮的手里.

????这是一张xx冷冻厂的发货单.但上面的内容是空白.向天亮将发货单翻过来.发货单的背面写着一行字:

????“收条:今收到xx冷冻厂四月至五月利润款三万七千五百元整.”

????清晰的草体钢笔字.没有日期.没有落款.其中的款字还被涂改过.

????向天亮问道:“老罗.这应该是张写废了的收条嘛.”

????“不错.你再仔细看看.看看这字迹.”罗正信道.

????拿起发货单又看了一遍.向天亮道:“这字迹好眼熟……对了.这不是陈瑞青的字迹吗.”

????点了点头.罗正信笑道:“咱们市委大院里.能写得一手好字的秀才不少.但将钢笔草体写得这么漂亮的.陈瑞青是独一份.我一眼就能认得出来.”

????“一行字.没有日期.没有落款.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向天亮将发货单折起来还给了罗正信.

????罗正信:“嘿嘿.不但说明得了问题.问题还大了去了.”

????向天亮:“既然想说.就别卖关子了嘛.”

????罗正信:“有一次我去陈瑞青办公室让他签个字.正好碰到xx冷冻厂厂长从他办公室出来.我进门前.无意中看到xx冷冻厂厂长将一个纸团扔在外间的废纸篓里.”

????向天亮:“哦.你这个有心人.是绝对不会刻过任何一个机会的.哪怕是废纸篓里的东西.”

????罗正信:“不错.我从陈瑞青办公室出来.趁他的秘书还没出来.我来了个顺手牵羊.”

????向天亮:“呵呵.原来这张发货单是这样得来的啊.”

????罗正信:“当时我不相信这张发货单上的内容.所以.悄悄地托人查了一下.”

????向天亮:“你行.你老罗还兼任着纪委的重任哦.”

????罗正信:“但是.表面上看.陈瑞青与这个xx冷冻厂没有关系.八竿子也打不到一起.”

????向天亮:“能轻易让你查出来.那就不叫陈瑞青了.”

????罗正信:“后来.我查了查xx冷冻厂厂长的经历.发现他曾在清河市龙桥县做过生意.五年前到一年前.他在龙桥县开了一家海产品门市部.生意还做得不错.”

????向天亮:“哦.有点对上号了.陈瑞青调到咱们滨海市工作之前.正是滨海市龙桥县司法局局长.”

????罗正信:“还能对号入座的是.xx冷冻厂厂长的家海产品门市部.与滨海市龙桥县司法局门对着门.”

????向天亮:“老罗.这有点牵强了.老话还说对面相逢不相识呢.你家离孙长贵家不到一百米.孙长贵是死刑犯.能说你也是吗.”

????罗正信:“还有.陈瑞青分管文教科卫.与xx冷冻厂八竿打不到一块.但据我所知.他每月都去拜访陈瑞青一二次.”

????向天亮:“这还算是个说得过去的理由.至少说明他们很熟.”

????罗正信:“还有.据滨海市龙桥县那边反馈过来的信息可以判断.在滨海市龙桥县期间.陈瑞青和xx冷冻厂厂长关系不一般.”

????向天亮:“嗯……好吧.我同意你的推断.陈瑞青和xx冷冻厂厂长关系不一般.陈瑞青在陈瑞青和xx冷冻厂有股份.看不见的干股.”

????罗正信:“海产品冷冻业现在是很红火的行业.陈瑞青不会不知道.”

????向天亮:“这个当然.只要是人.没有不食人间烟火的.陈瑞青也不能例外嘛.”

????罗正信:“xx冷冻厂规模不算大.从创办到现在不到一年半.在咱们滨海市的几十家冷冻厂里.顶多排在中游.”

????向天亮:“你想说明什么问题呢.”

????罗正信:“我的意思是说.象xx冷冻厂这样的规模.一年的利润顶多只有二三十万.所以我判断.陈瑞青吃的是独食.”

????向天亮:“你这个判断我同意.陈瑞青其实为人处事非常谨慎小心.而且是谨慎小心得过分.这也是他当初没向咱们靠拢的主要原因.性格问题.性格决定命运嘛.”

????罗正信:“所以.陈瑞青投靠了李云飞.并与高永卿等人结成了同盟关系.但我认为他们的同盟关系并不牢固.说不好听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九九.”

????向天亮:“怎么.你想挖人家的墙角.”

????罗正信:“我不是有能力挖人家墙角的人.”

????向天亮:“李云飞后面站着省委书记黄正忠.多大的牌啊.陈瑞青不傻.他已经背叛许西平一次了.不会也不敢做三姓家奴的.”

????罗正信:“是个人才啊.聪明得很.赚小钱而不捞横财.象小鸡啄米.不奢望一口吃成胖子.不会因为胃口太大把自己吃撑了……”

????……

????续上一支烟.向天亮仰望着天花板.好久没有开口的意思.

????罗正信收起那张“发货单”.端起他那个大茶缸.大口大口地喝着.

????向天亮斜眼瞅了瞅罗正信.“老罗.你把陈瑞青这点破事告诉我.是怎么个意思.”

????罗正信嘿嘿笑着.“没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

????“你再这样笑.我就踹你了.”

????“这么重要的情况.我能不向你汇报吗.”

????“举报他.”向天亮看着罗正信.

????罗正信急忙摇手.笑着说.“我可没说.是你说的哦.”

????“真的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向天亮笑问.

????“真的没有.”罗正信点头.

????“那我该如何理解你的举动呢.”向天亮有点明白了.

????“嗯.这个这个……水至清则无鱼.水至清则无鱼嘛.”罗正信不好意思地笑着.

????噢了一声.向天亮呵呵地笑起来.“老罗.罗胖子.死胖子.原来你是另有所图啊.”

????罗正信笑着说道:“今天晚上.老徐作东.设宴款待你老弟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