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680章 第一段录音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来到四楼的观察室,柳清清伸出三根手指头对他说,“有料,太有料了,三段录音,第三段还在录制中。.”

????徐爱君说,“第一段是你五叔向云秋和六叔向天平的对话,应该是在没进三元贸易公司大楼之前的车上,第二段是你五叔向云秋和三元贸易公司副总经理马蕴霞的对话,应该是在马蕴霞的办公室里,第三段应该也是在马蕴霞的办公室里,对话的人是三元贸易公司董事长陈圆圆和副总经理马蕴霞,就是现在,两个人还在说话。”

????向天亮一边点头,一边微笑,“三段录音都是收获,但最大的收获,应该是我五叔向云秋成功地将窃听器放在了三元贸易公司副总经理马蕴霞的办公室里,因为这第三段对话,应该是在我五叔向云秋不在场的情况下进行的,现在我要祈祷的是,我五叔向云秋藏在马蕴霞办公室里的窃听器,尽量晚地被马蕴霞她们发现。”

????徐爱君冲着向天亮暧昧地笑笑,“你想听哪一段,第三段对话有陈圆圆哦。”

????向天亮无奈地笑起来,“爱君姐,有你们如虎似狼地看着我,陈圆圆就是脱光了送货上门,我也不敢接收啊。”

????这时,柳清清摘下了无线通讯耳麦,“陈圆圆和马蕴霞说完了,听声音两个人都离开了办公室。”

????向天亮说,“市公安局的邵三河和蔡春风刚刚来过。”

????柳清清有些讶然,“怎么,他们也对三元贸易公司感兴趣。”

????“那是另一个案子,和咱们查的事基本上无关。”向天亮道。

????徐爱君道:“或多或少还是有点影响吧。”

????向天亮点着头,“所以我们要更加小心,最好不要影响市公安局的侦查工作。”

????柳清清笑道:“你还是先听一听录音吧,很清晰,也很有内容。”

????向天亮拿起耳机戴上。

????这是第一段录音,五叔向云秋和六叔向云平在轿车里的对话。

????向云秋:“老六,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向云平:“老五……”

????向云秋:“哼,老五是你叫的吗。”

????向云平:“五哥,叫你五哥,这行了吧。”

????向云秋:“你不说清楚是什么事,我会不进去的。”

????向云平:“我说五哥,都到门口了,你还摆什么臭架子啊。”

????向云秋:“那是你硬把我拉来的,我才懒得帮你呢。”

????向云平:“嘿嘿,算我对不起你,五哥,我们公司出了点事,想请你帮帮忙。”

????向云秋:“你们的公司,三元贸易公司有你的股份吗。”

????向云平:“现在不是,等老七娶了马副总经理做老婆,我就有三元贸易公司的股份了。”

????向云秋:“真是三元贸易公司出了麻烦。”

????向云平:“是啊,我们都觉得这麻烦只有你才能解决。”

????向云秋:“老六,你们该去找天亮,那小子现在火得不得了,什么都能解决的。”

????向云平:“哼,这小子把三元贸易公司当成了肉中刺眼中钉,恨不得一口就把三元贸易公司吃了呢。”

????向云秋:“哈哈,老六你没说实话,你是怕天亮,怕请不动他吧。”

????向云平:“五哥,他姓关,他不是咱们向家的人。”

????向云秋:“老六,你这话伤人,不能乱说的,要是让老爷子听见,非揍你不可。”

????向云平:“我不怕,我就是要说,他本来就不是咱们向家的人。”

????向云秋:“你个犟驴,真拿你没办法。”

????向云平:“五哥,不跟你瞎掰了,咱们走吧。”

????向云秋:“我不去。”

????向云平:“我开车了。”

????向云秋:“你要是开车,我就跳车。”

????向云平:“五哥。”

????向云秋:“先把事情说清楚了,我再决定进不进去。”

????向云平:“是这样,三元贸易公司大楼闹鬼了。”

????向云秋:“闹鬼了。”

????向云平:“对,一共有三次,第一次,大楼门前的地上出现了一大滩血迹,接着是一天晚上,停车处多了两条死猫,血淋淋的,好象是撕杀而死的,后来,也是在晚上,我们董事长陈圆圆的办公室里,出现了磷光……”

????向云秋:“噢,不会是有人故意使坏吧。”

????向云平:“不可能,那办公室一到晚上都是锁上门的,还有那磷光,它总不能有人放进去的吧。”

????向云秋:“这么说,还真有事。”

????向云平:“五哥,我们董事长知道你能耐大,所以让我来请你。”

????向云秋:“钱。”

????向云平:“什么钱。”

????向云秋:“老六,是你傻啊,还是你想把我当傻瓜使。”

????向云平:“五哥,大家都是兄弟,说钱就伤感情了。”

????向云秋:“少来这一套,伤感情总比没钱饿肚子好。”

????向云平:“五哥,你比四哥还抠。”

????向云秋:“你不喜欢钱吗,你要是不喜欢钱你来三元贸易公司干什么,为人民服务啊。”

????向云平:“好吧,你开个价。”

????向云秋:“最高价。”

????向云平:“最高价是多少。”

????向云秋:“十万。”

????向云平:“十万。”

????向云秋:“嫌价高就另请高明。”

????向云平:“五哥,能少点吗。”

????向云秋:“少一分都免谈。”

????向云平:“五哥,我和老七的面子不值钱吗。”

????向云秋:“这年头,面子是个屁,没有钞票,天大的面子也没有用。”

????向云平:“可十万元也太高了。”

????向云秋:“这我不管,我要是降价,以后还怎么到别人那里挣钱。”

????向云平:“呸,就你几下比划,一张破符和几句胡言乱语也值十万元,比抢银行还来得快嘛。”

????向云秋:“老六,你可以看不起我,但你不能污辱我的职业。”

????向云平:“嘿嘿,还职业,你那套玩艺儿就是骗人的鬼把戏。”

????向云秋:“那行,你把我送回去吧。”

????向云平:“这个这个……十万元,我作不了主啊。”

????向云秋:“嗯,你一个跑腿的狗腿子,是作不了主。”

????向云平:“五哥,你别说得这么难听行不行。”

????向云秋:“说我是骗子,你就是狗腿子,半斤对八两。”

????向云平:“你等等,我打电话和老七商量一下。”

????向云秋:“甭废话,快抓紧时间,过了这个村,就没了我这个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