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623章 老狐狸认怂了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接连几天,都不见动静,眼看五一劳动节将至,向天亮有点急了,莫非余胜chun在“阳奉yin违”,或者在搞雷声大雨点小的鬼把戏,根本连肖子剑的痒处都没挠到。

????坐在市长谭俊的办公室里,向天亮有些懊恼。

????谭俊笑着,递给向天亮一支烟,还亲自动手为他点上了火。

????“天亮老弟,你是希望立竿见影,老余可能玩的是温水煮青蛙,你们两个踩的不在一个点上嘛。”

????向天亮大大咧咧地说,“老谭啊,我这是在帮你的忙,你却在这里说风凉话,你说说,我想方设法敲打肖子剑,我错了吗。”

????“谁说错了,我求之不得呢。”谭俊说道,“最近肖子剑是在煽风点火来着,方道阳、许西平和李云飞,还有市zhengfu这边的陈瑞青和张行,都似乎受到肖子剑的挑拨而在四处活动,这个时候很有必要敲打敲打肖子剑嘛,我昨天还对陈书记说,等你敲打肖子剑成功了,我要请你喝酒呢。”

????“没辙,我没辙啊。”向天亮无奈道,“我拿歪门邪道,是搞不了肖子剑的,他是个清官嘛,本指望老余能帮上忙,可现在看来,也是没戏哟。”

????谭俊微微一笑,摇着头说,“不一定,不一定,老余最擅长的是软刀子削人,不露声se,不谋人命,但一旦使出来,那必定能让人痛彻心肺。”

????“那,那我去问问他。”

????谭俊啊了一声,“什么什么,敢情你没问老余啊。”

????“我没问,我怕打扰他的思路。”向天亮耸着双肩。

????谭俊拿手指了指向天亮,“你啊你,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建议你马上去找老余问问,不,你不用去了,就在我这里打电话问问他,说不定有你希望的结果呢。”

????噢了一声,向天亮起身后又坐下,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还是不用你的电话为好,省得老余埋怨你。”

????电话打到了市委书记余胜chun的办公室。

????余胜chun:“喂,哪一位。”

????向天亮:“敝人,姓向名天亮。”

????余胜chun:“你还真沉得住气,我原来估计你三天前就会问我的。”

????向天亮:“我想问的就是这事,你那里好象一点动静都没有啊。”

????余胜chun:“你都知道了。”

????向天亮:“废话,我都知道了,我还用得着打电话问你吗。”

????余胜chun:“既然你不知道,凭什么说一点动静都没有。”

????向天亮:“呵呵……我向余副书记检讨,深刻的检讨。”

????余胜chun:“你少来这一套。”

????向天亮:“哎,怎么样了。”

????余胜chun:“不知道,反正我该使的招都使了,有没有效果,有多大效果,还要在不久的以后才能看出来。”

????向天亮:“老余,能不能说说,你到底使了啥招啊。”

????余胜chun:“十八般武艺,浑身的解数,尽我所能呗。”

????向天亮:“说说,让我学习一下嘛,下次,下次我也好自己动手,省得麻烦你余副书记大驾。”

????余胜chun:“我的招你既看不上,你使不出来,在你眼里,一定是雕虫小技。”

????向天亮:“没关系,我喜欢的就是雕虫小技,大招高招我才真的用不上。”

????余胜chun:“我的第一招,是连着缺席两个由组织部组织的会议。”

????向天亮:“这个我知道了,你这叫毛毛雨,隔靴搔痒,老狐狸不为所动,根本就没理你嘛。”

????余胜chun:“我这是投向问路,提配他好自为之,适可而止。”

????向天亮:“你少来,我对你的第一招就两个字,屁用。”

????余胜chun:“你小子,怎么说话啊。”

????向天亮:“呵呵,请继续,请继续。”

????余胜chun:“我的第二招,是否定了组织部提交的一份准备提拨的科级干部名单。”

????向天亮:“这招还有点管用,至少能让老狐狸丢点面子。”

????余胜chun:“三十余人,我来了个一锅端,为了帮你,算是把这三十余位同志给得罪了。”

????向天亮:“哎,老狐狸有什么反应。”

????余胜chun:“你猜。”

????向天亮:“我是人,猜不到老狐狸的心思。”

????余胜chun:“他还是不为所动,象没事人似的,也没主动来找我。”

????向天亮:“哦,这老狐狸还真沉得住气啊。”

????余胜chun:“所以,得已,我使出了第三招,总算有点响动了。”

????向天亮:“是吗,你这第三招是什么高招啊。”

????余胜chun:“我让我的秘书王杰去了一趟组织部档案科。”

????向天亮:“这是啥招法。”

????余胜chun:“我要调阅全市所有副科级以上干部的档案,当然,我特别指出,我要看的是原滨海县的副科级以上干部的档案。”

????向天亮:“噢,我好象有点明白过来了。”

????余胜chun:“所以,这些天,我的主要工作,就是看那些原滨海县的副科级以上干部的档案。”

????向天亮:“然后呢。”

????余胜chun:“以肖子剑的jing明,他当然知道,我表面上是在调阅原滨海县的副科级以上干部全部的档案,实际上我看的是他主持下提拨起来的人。”

????向天亮:“呵呵,你这么一说,我就更明白了。”

????余胜chun:“但是,因为我公开的说法是熟悉情况,例行公事,所以他即使知道,也不好来问我,就当是哑巴吃亏,说不出来。”

????向天亮:“呵呵,都说肖子剑是老狐狸,我看你老余才是真正的老狐狸。”

????余胜chun:“你小子,骂人能不能找个好时候啊。”

????向天亮:“哎,他到底是什么反应呢。”

????余胜chun:“他知道我在找茬,因为他负责或主持下提拨的干部太多了,仅从程序上,我就能找出无数毛病,所以他让他秘书通过我的秘书传话,只有一句话,四个字。”

????向天亮:“什么话。”

????余胜chun:“谢谢提醒。”

????向天亮:“咦,就四个字,这什么意思啊。”

????余胜chun:“这还用说吗,他认怂了呗。”

????向天亮:“不会吧,这四个字能代表他认怂了吗。”

????余胜chun:“反正我是这么认为的,而且,我也只能到这一步,我已经尽力了。”

????向天亮:“老余,谢谢你。”

????余胜chun:“谢就不用了,我倒是建议你,想办法使点猛药,这样才能巩固我这边的努力。”

????向天亮:“呵呵……明白了,明白了,我还留着狠招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