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554章 一慢二看三通过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市政斧领导的分工,是市政斧开张以后的头等大事,作为市委副书记,余胜春不想插手,但关心一下还是应该的。.

????许西平来了,腋下还夹着一罐茶叶。

????看到茶几上已泡好了茶,许西平一边坐下,一边笑道:“老余,我就知道你好这一口。”

????余胜春微笑着说,“我这是入乡随俗,清河人爱喝茶,滨海人最甚,咱们得学着点。”

????许西平说,“都说滨海人有三大习俗,喝茶、吹牛、晒太阳,我看是名不虚传。”

????“向天亮就是喝茶、吹牛、晒太阳的高手。”余胜春道。

????“你怎么又提起他了。”许西平有些不满。

????“哈哈,我不提,你能绕得过去吗。”余胜春指了指那份市政斧关于领导分工会议的决议,笑着说道,“你别说你没有看出来,这个市政斧领导分工的决议里,就有向天亮的影子。”

????许西平点着头道:“我也看出来了,至少有一点,让张行分管农业,一看就是向天亮的主意。”

????“哈哈,也只有向天亮,才会出这样的主意。”余胜春道,“你们市政斧这几个人,谭俊我是了解的,老搭挡了,你,我不用说了,副市长徐群先,一直分管工业,颇有心得,人也挺稳重,副市长陈瑞青,他原来是你的人,你比我更了解,他也就是能管管文教科卫之类,市长助理、市政斧办公室主任邱少华,我提起来的,不会主动来事,善于领会领导的意图,一个很合适的管家。”

????许西平笑着说,“我对副市长王玉成和副市长张行感兴趣。”

????“王玉成也是从南河县上来的,本来么,谭俊用他,就是想让他分管全市的农业,因为在南河县的时候,王玉成已经和农业打了十年的交道了,可是,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张行,让张行分管农业,肯定不是谭俊的初衷。”

????许西平问道:“向天亮横插一杠,谭俊不会有想法吧。”

????“你是说谭俊和向天亮会起冲突,不会。”余胜春摇着头道,“老许,让张行而不是让王玉成分管农业,应该是谭俊被陈美兰和向天亮说服后的结果,不瞒你说,我初看时有点不解,再看时,我也被说服了。”

????许西平哦了一声,“你也被说服了,这就是说,你也同意让张行而不是让王玉成分管农业,那我倒要洗耳恭听了。”

????“让王玉成分管农业,基本上没有问题,也是个理想的结果,一定要说有问题,那只有一个,原滨海县农业系统是向天亮分管的,可以说,整个原滨海县农业系统的干部,几乎都是向天亮提拨起来的,向天亮强势,他的手下也一定是牛b哄哄的,如果王玉成管农业,以后少不了冲突和矛盾,而让张行这个草包分管农业,至少有这样几个好处,一,张行是个外行,又怕向天亮,可以使他不敢管,避免了瞎指挥带来的损失,二,能把张行彻底的困住,这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省得他到处惹事,三,即使张行想管,他也管不了,因为他一没能力二没人,四,让张行分管农业,对你我也有好处。”

????“最后一点我不明白。”许西平说。

????“你我来滨海之前,张宏有没有找过你,让你关照张行。”余胜春问。

????许西平点着头,“嗯我想他一定也找过你。”

????余胜春道:“张行要是出了事,方道阳是暂时指望不上的,那还不是要你我帮他屁股吗,让张行去分管农业,让他碌碌无力,不正好让你我少艹点心吗。”

????“哈哈,说得得,说得是。”许西平笑道,“方道阳说错一句话,就被向天亮出手掐住,不是三五天就能缓过劲来的。”

????“不说他了。”余胜春轻声道。

????许西平微微一笑,“我知道你找我有事,是不是为了王玉成,担心他有情绪。”

????摇了摇头,余胜春说,“那是谭俊的事,跟我没有关系,而且我相信王玉成也不会因此而有情绪。”

????许西平又问,“现在让王玉成分管经济,那本来是我这个常务副市长的份内事,我知道你和王玉成的关系也不错,难道你就不怕我和他起冲突。”

????余胜春伸出四根手指头,晃了晃后,笑着说,“有四个因素,决定了你不会也不敢与王玉成发生冲突,至少短期内不会。”

????“哪四个因素。”

????“一,你自己的屁股坐得稳坐不稳都是一个问题,你凭什么与别人冲突,单说市政斧,你是孤家寡人,孤掌难鸣,以你的政治智慧,你没有胆量以寡敌众吧。”

????许西平一声苦笑,“这确实是一个因素。”

????“二,你是带着远大抱负来到滨海的,你不是临时工,你信奉这样一条处世原则,小不忍则乱大谋,所以,哪怕你吃了亏,你也会忍着的。”

????许西平点着头,“老余,你很了解我。”

????“三,你拿着我的一点把柄,企望我会成为你的同盟军,但是你知道我不会支持你,任何情况下都不会。”

????许西平又是苦笑,“老余啊老余,你误会我了,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小人。”

????余胜春淡淡一笑,“我说得对不对,你自己心里有数。”

????“好吧,这个以后再说,现在说你的第四个因素吧。”

????“向天亮。”

????“向天亮。”

????余胜春嗯了一声,“因为有向天亮,老许你不敢轻举妄动,在清河时,你可以横着走,而在滨海,你只能是一慢二看三通过。”

????微微地一怔,许西平自嘲地笑了,“我有那么怕向天亮吗。”

????“问你自己吧。”

????“老许,那你呢,你怕向天亮吗。”

????余胜春正色道:“我怕,比你更怕,所以你如果希望和我联手对付向天亮,我劝你还是趁早死了这份心吧。”

????许西平道:“那我就不明白了,你既然这么怕向天亮,那为什么还要跑到滨海来,而且是给曾经的下属当下属呢。”

????余胜春哼了一声。

????许西平又是一怔,“老余你什么意思。”

????看着许西平,余胜春问,“你真的想知道为什么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