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394章 牺牲品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当然不相信李长胜的所谓“郑重承诺”,带着两个微型录音机来为手下讲和,这样的朋友怎么可能赢得向天亮的信任呢。

????李长胜在市委机关里也有老狐狸的美誉,向天亮自认不赖,当得起小狐狸的称号,论玩花活,向天亮自信能把李长胜卖了,还得让他帮着数钱。

????李云飞在滨海县掀起的这场风波,李长胜事先一定知道,说不定还是他策划的呢。

????不过,向天亮得悠着点,李长胜有黄省长撑腰,黄省长马上又要变成**记了,向天亮心里还是有些忌惮的。

????至干李云飞这家伙,还得整他,李长胜的面子要买,但不能轻易放过李云飞,不就是一个县委常委么,向天亮觉得自己这个非常委副县长,借着天时地利人和,还是可以与他掰掰手腕的。

????俗话说得好,一波不平,次波再起,波连波,lang涛涛滨海县的大好局面将会赴之东流。

????本来么,向天亮还觉得,以静制动,静观其变,是最佳的应对之策。

????现在李长胜来了,反而让向天亮改变了主意,他要主动出击,变被动为主动。

????送走李长胜,已是下半夜三点多了。

????向天亮睡不着,打开暗门,来到了隔壁陈美兰的房间,招呼也不打,就钻进了她的被窝。

????陈美兰当然被弄醒了,不但醒了,还呀的叫了一声,因为向天亮那家伙,不由分说地进入了她的那里去了。

????顿时,席梦思床上又是一场肉搏大战,向天亮大展雄风,直杀得陈美兰落花流水,求饶不已。

????向天亮尽情地发泄之后,还有些意犹未尽,靠在床头打开了电灯。

????“你……你疯了……”陈美兰艰难地爬到向天亮身上,伸手在他肩上拧了一把。

????“再说我还干你。”向天亮说,双手盖在了陈美兰胸前的一对柚子上。

????陈美兰瞅了一眼向天亮的家伙,那家伙稍微有点蔫,但还是那么的昂首冲天,便忍不住叹道:“我的天……真是,真是打不垮的兵呀。”

????“呵呵,那是当然。”向天亮将陈美兰拥进怀里,在她白花花的屁股上拍了一下,“我要是没这点能耐,能养得活你们这么多臭娘们吗。”

????陈美兰妩媚地一笑,柔声地问,“都快天亮了,怎么还有这么大的兴致呀?”

????“美兰姐,瞧你说的,我还来错了?”

????“嘻嘻,求之不得呢,不过,你我还得上班呢。”

????向天亮咧着嘴乐,“今天下午是县**闭幕式,上午不是休息的么。”

????噢了一声,陈美兰笑了,“瞧我这记性,把今天当成昨天了……哎,和李长胜谈得怎么样?”

????“总的感觉不是太好……”

????一动不动地听完了向天亮的“汇报”,陈美兰思索起来。

????良么,陈美兰才缓缓地说,“天亮,现在看来,你原来的那个估计是对的。”

????“我的哪一个估计?”向天亮问道。

????陈美兰微微一笑,“咱们们现在是在为李文瑞书记办事,也捎带着为玉兰姐办事,但是,咱们更是在为黄正忠省长办事,而他却不一定全领咱们的情。”

????向天亮轻轻地笑起来,“我那是瞎猜,因为在官场上,最可怕的是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同样的道理。”陈美兰的纤纤五指,在向天亮的身上轻柔地拂着,“在官场上,什么人都有,什么事都会发生,昨天的朋友,今天很可能变成敌人,过河拆桥,卸磨杀驴,你我还见得少吗?”

????“不会……不会真的是这样吧。”向天亮心有疑虑,同时,也心存侥幸。

????陈美兰说,“李长胜现在是黄省长在清河市最信任的人,李云飞调来咱们滨海县,也是黄省长钦点的,他们三个人在同一条线上,可以说是三位一体,因此,李云飞在滨海县挑战咱们的势力,没有黄省长的默许和李长胜的支持,是绝对不敢的,用你的话说,人家请你吃饭喝酒,屁股都还没坐稳,怎么就能伸出筷子去夹菜呢,能被黄省长看中并派到滨海县来的李云飞,政治智商没这么低下吧。”

????“美兰姐,对你的分析,我深表赞同。”向天亮有些不以为然地说,“不过,即使黄省长顶了李书记的班,他要过河拆桥,卸磨杀驴,总得看在李书记的面上有所忌惮吧。”

????“你又表现出幼稚的一面了。”陈美兰嗔声道,“人走茶凉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任何一个一把手,都是不会待见前任的旧部的,咱们打个比方吧,黄省长接替李书记的位置以后,要在某个岗位上选拨一位干部,人选有两个,一是李云飞,二是向天亮,如果是你你会选择谁?”

????“呵呵,不言而喻,这还用说吗?”向天亮捏着陈美兰的一对玉峰,笑着说道,“美兰姐,就好比你和清清姐,你们两个摆在我的面前,而我却只能选择一个,而且必须是两座玉山贮藏着丰富的甘泉的那一位,那么,我当然要选择清清姐,因为你这两座玉山里没水嘛。”

????“去你的,我的没水,那你还爱不释手的于么。”陈美兰拿手打了一下向天亮的手,娇嗔地白了他一眼,“不过,嘻嘻……你的话是糙了点,但道理是对的,所以,黄省长从现在起开始防范你,是很正常的,是可以理解的,人之常情嘛,而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也在支持着他必须这么做。”

????“什么重要的原因?”

????陈美兰笑着说,“我先不说黄省长,就拿我自己打个比方,当初我从副书记被直接提为书记,是从陈乐天县长头上跨过去的,他必定对我恨之入骨,所以我上任以后,在很多问题和人事上,都让着陈乐天,以修补我和他的关系,有时候会甚至会迁就他讨好他……同样的道理,黄省长成功上位以后,他的当务之急,将是修补与各方势力的关系,包括曾经的障碍某某某等等,这时候,就需要抛出一些牺牲品了。”

????“我明白了。”向天亮点着头问道,“美兰姐,因此我要主动出击了,你不会不同意吧。”

????陈美兰媚眼如丝,“同意,不过,嘻嘻……我想先做你的牺牲品,不,再做一次你的牺牲品,可以吗?”

????“可以,呵呵……”

????向天亮一个翻身,又将陈美兰压在了身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