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323章 是可忍 孰不可忍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不假思索,果断拍板。

????四个老家伙兵分两路,项伯梁和许贤峰去城东,童一真陪黄磊去星光渔业机械厂,双方约好,星光渔业机械厂的下岗工人在下午两点半赶到县委大院,城东的失业渔民在下午三点半后赶到。

????童一真作为现任县政法委专职副书记,虽然是个闲职,但他还没有退居二线,以向天亮的意思,童一真不宜干这种事,但童一真非要去,向天亮只好随他去了。

????当然,向天亮也有自己的小心思,黄磊刚加入圈子,他还有一点点不放心,让童一真去,既是他会来事,算是帮忙,更是督促。

????翟让和黎明也坐不住了。

????黎明道:“天亮,你应该躲起来,躲得越远越好,我来当这个联络人,老项老许这边,还有老童老黄那边,都由我用电话负责联系。”

????“行,但还有会场那边,也要你负责联系。”向天亮说。

????黎明问,“会场那边,你安排谁负责传递消息?”

????翟让笑道:“我啊,我被邀请列席会议,坐在边上正好可以负责报信。”

????两个老头儿商量了联络办法后,也起身告辞了。

????而黎明让向天亮躲起来,向天亮是不会躲起来的,他还要向高玉兰汇报。

????无论是面对市委副书记周平或市委组织部长余胜春,还是在这些老头子面前,向天亮俨然是高玉兰的代言人,而高玉兰还不知道他的安排呢。

????高玉兰正在用专线与省委书记李文瑞通电话,她的四个助手顾秀云、叶楠、陈小宁和刘若菲,也都坐在书房里。

????坐到顾秀云和叶楠之间,目光投向高玉兰,立即就咧嘴乐了起来。

????原来,高玉兰身上只套着一件睡袍,睡袍还没系上扣子,上下春光毕露无遗。

????向天亮笑什么,顾秀云、叶楠、陈小宁和刘若菲也知道了,于是四个人也开始窃笑。

????其实,笑别人等于笑自己,顾秀云、叶楠、陈小宁和刘若菲四个,身上也是穿得又薄又少又短,一条条雪白的**,让向天亮看得眼花缭乱。

????百花楼里充满祥和欢笑,唯一存在的竞争就是抢美斗艳,为的是能吸引向天亮的眼球。

????终于,高玉兰搁了电话,舒了口气,走过来白了向天亮一眼,屁股一斜就落到了他的身上,两条**分得开达到了四十五度之多,“天亮,你又在笑我是不是?”

????“嘿嘿,兰姐,你一点都不象省委组织部长啊。”

????“那我象什么?”

????“**的发情猫。”

????“呸,,你找打呀。”

????嘴上说打,那肯定是不打,不但不打,还反打、找打,高玉兰的手熟练地揪住了向天亮的“枪”,完全是想找打的样子。

????“说正事,说正事啊。”向天亮急忙说道,把高玉兰的那种年头扼制了一下,“兰姐,我有非常要紧的事向你汇报。”

????高玉兰当然很在意下午将要发生的事,“你说,刚才我向李书记汇报了,他老人家估计,你是不会束手就擒的。”

????“知我者,书记也。”

????向天亮将自己的应对之策,老老实实地汇报了一遍。

????“你这个人呀,果然是唯恐天下不乱嘛。”高玉兰嗔怪道。

????向天亮有些失望,“兰姐,这就是你最终的评价吗?”

????“嗯……”高玉兰稍加思索,妩媚地一笑,“作为你的女人,我举双手双脚赞成你的计划,作为领导,有人要挑战我的权威,当着我的面对我的人下手,是可忍,熟不可忍,所以。”

????向天亮笑着问,“所以什么?”

????高玉兰从向天亮身上下来,挥了挥手,高声道:“所以,姐妹们,大家换装,跟着老娘去收拾那帮臭男人们去。”

????顾秀云、叶楠、陈小宁和刘若菲齐声应喏,纷纷起身。

????向天亮咧嘴乐着,“呵呵……兰姐,到时候怎么联系你啊?”

????“不关你的事。”高玉兰道,“你给我老实地在家待着,我们按你的计划行要,你就等着我们胜利的消息吧。”

????向天亮放心了,他知道,高玉兰得到了李文瑞的默许,要强势插手清河市的人事安排了。

????……

????与向天亮的放心截然不同,此时此刻,县委大院,一楼的休息室里,有人却很不放心。

????不放心的人,是市委书记张宏和市长姚新民。

????姚新民不放心,是因为刚刚在电话里,他受到了省长黄正忠的怒斥。

????而张宏不放心,是因为他的同盟军、市委副书记周平,刚刚明确地表示,不赞同关于滨海县的人事调整。

????但是,令二人无奈的是,现在已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明知前面是石壁,也得硬着头皮撞上去。

????“老张,你不改了?”姚新民问道。

????张宏反问道:“你认为我还能改吗?”

????当然不能改,对向天亮和邵三河下手,消息在昨天就透露出去了,现在恐怕早已传遍了清河的各县区,在这种情况退却,不但无异于失败,而且将失去一把手和二把手应有的尊严。

????逆水行舟,不进必退,张宏和姚新民有一个共识,豁出去了。

????姚新民说,“周平这个人,不至于投反对票吧?”

????张宏道:“那倒不至于,但是,他是本地人,又很圆滑,我估计他会弃权。”

????姚新民略加思忖,“周平是本地派老大,他要是弃权,那今天的弃权票一定不少。”

????张宏勉强地笑了笑,“我也估计应该是这个局面。”

????“那到时候,就要靠你手里的最终决定权了。”

????“那还得你的支持。”

????稍作停顿,姚新民又问,“你给那老娘们打电话了没有?”

????“你是说高玉兰?我打了,以市委名义邀请,她说身体不适,婉拒了。”

????姚新民笑道:“那也好,那老娘们参加,反而不能让大家畅所欲言。”

????摇了摇头,张宏道:“我倒不担心她,只是有种不好的感觉,可又想不明白,这种不好的感觉从何而来。”

????“老张,这里是滨海县委,不是咱们市委大院,所以你感觉不好。”姚新民笑着说。

????抬腕看了看手表,张宏站起了身,“快到了,咱们上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