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214章 废物利用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老大,咱们不能再等了,再等会坏事的。”

????“二弟,你懂什么啊,我这是欲擒故纵。”

????二弟:“我懂,老大是怕被那秀才给算计了。”

????老大:“哼,这年头,耍心眼的比耍刀枪的厉害一百倍。”

????二弟:“老大英明,老大英明,老大你总是正确的。”

????老大:“少来这一套,我现在就吃不准了。”

????二弟:“老大,你哪里吃不准了?”

????老大:“我问你,秀才的话你信吗?”

????二弟:“我不信。”

????老大:“哪些话不信?”

????二弟:“他说这肉票是个生意人,我看着就不象。”

????老大:“那你说象什么?”

????二弟:“象个当兵的,看他身上那肌肉,至少是会功夫的。”

????老大:“秀才说,他和肉票是生意上的矛盾,你信吗?”

????二弟:“不信。”

????老大:“为什么不信?”

????二弟:“我看象仇家,这个肉票就是来找秀才报仇的。”

????老大:“你这话也不对,要是仇家的话,秀才为什么能和他坐在一起喝酒?”

????二弟:“老大,你说秀才和肉票坐在一起喝酒?”

????老大:“怎么样,你不知道吧?”

????二弟:“这怎么回事?老大,你和弟兄们说说嘛。”

????老大:“嗯,这事是得告诉你们了,秀才说不能告诉别人,我不能完全听他的。”

????二弟:“就是嘛,秀才这家伙阴得很,不防一万,以防万一嘛。”

????老大:“那是两天前的下午吧,我刚吃过晚饭,还在医院值班呢,秀才打电话给我,说来生意了,接了电话,我就匆匆赶到他家去了。”

????二弟:“这正是我不明白的地方,秀才为什么会在家里办这种事呢?”

????老大:“你懂个屁,就秀才那张脸,不知道多少人认得呢,只能在他家里,他才敢做坏事。”

????二弟:“当时秀才怎么说?”

????老大:“秀才说,一百万,把这个人处理了。”

????二弟:“这个我也不明白,秀才都把人整倒了,还拿一百万给我们,他也太慷慨了。”

????老大:“他慷慨个屁,他要求我处理完后,埋名掩姓,偷渡国外,永不回来。”

????二弟:“那,那一百万也太少了。”

????老大:“咱们兄弟五人,才给一百万,到了国外还不是喝西北风吗。”

????二弟:“就是么……老大,你应该向他多要一些钱的。”

????老大:“唉……我开不了这个口,毕竟他救过我的命,我是他的人,他让我怎么做,我就得怎么做。”

????二弟:“老大,你真要走吗?”

????老大:“我不傻,他开口了,我就得离开,我要是不离开,就得死在他的手里。”

????二弟:“那,那兄弟们呢?”

????老大:“我还是那句话,你们走不走,全凭你们自愿,我决不勉强。”

????二弟:“老大,我们早商量过了,老大你走,我们也跟着你走,天涯海角也不怕。”

????老大:“二弟,你可要想好了,你家里还有个老娘呢。”

????二弟:“我早就想好了,这辈子就跟定老大你了。”

????老大:“好,咱们兄弟一心,去海外闯一闯,十年二十年后,兴许能混出个人样回来。”

????二弟:“可是,可是……”

????老大:“二弟,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不听秀才的话,直接把肉票处理了,对不对?”

????二弟:“老大英明,我心里正有这个疑问。”

????老大:“我问你,咱们出去要不要带点钱?”

????二弟:“当然了,有钱走遍天下,无钱寸步难行么。”

????老大:“咱们一共还有多少钱?”

????二弟:“帐上还有两百二十万,加上秀才给的一百万,托运站转让能值一百多万,加起来也就是四百五十万吧。”

????老大:“你有老娘,老四有个残疾妹妹,老五有个义父,给他们留下五十万,应该的吧?”

????二弟:“应该。”

????老大:“蛇头带我们五个出去,开价多少?”

????二弟:“真黑,每人十万元呢。”

????老大:“那剩下的只有三百五十万了,拿到黑市上能换多少美元?”

????二弟:“我打听过了,一比十一,要是马上换,是一比十二,三百五十万还换不了三十万美元呢。”

????老大:“你说,咱们五个人拿着三十万美元,到了外面能干什么?”

????二弟:“是啊,我听那个蛇头说,到了目的地后,交保护费,外加办个假护照,每个人起码得两万美元,碰上耍横的,会敲得更多。”

????老大:“所以,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没有按秀才的指示,马上把肉票撕掉了。”

????二弟:“噢……老大你是想,想再敲一笔?”

????老大:“对,废物利用嘛。”

????二弟:“老大,我记得我去搬人的时候,我仔细搜过了的,他身上什么也没有啊,你是怎么找到他朋友的手机号码的?”

????老大:“他昨天晚上开口了。”

????二弟:“噢,你没问过他是谁吗?”

????老大:“我问过了,他没说,其实他是谁对咱们不重要,咱们要的是钱。”

????二弟:“那倒是……于是,他说了朋友的手机号码?”

????老大:“他以为咱们是绑票的,我出顺水推舟地承认了咱们是绑票的,于是,他说他有个好朋友,一定会出钱赎他的。”

????二弟:“老大,他不会骗咱们吧?”

????老大:“不会,命在咱们手里,他不敢骗咱们的。”

????二弟:“可是,可是你既然跟他的朋友联系上了,为什么不速战速决呢?”

????老大:“我只是有点奇怪,有些犹豫。”

????二弟:“老大你奇怪什么?”

????老大:“电话里的那个人,那个人的声音有点似曾相识,不,听起来有点可怕。”

????二弟:“似曾相识?不会是……不会是你在秀才那里听过的吧?”

????老大:“很有可能……可惜,我想不起来了,反正,反正电话里的那个人的声音,我听着就觉得熟悉。”

????二弟:“老大,时间不等人啊,我和蛇头约好了的,下半夜一点,在旺角渔业码头上船的,现在离下半夜一点只有五个小时了。”

????老大:“那你说怎么办?”

????二弟:“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你打电话,把他连人带钱诓到这里,我带弟兄们在暗中埋伏,连人带钱一起留下,干干净净。”

????老大:“咱们只有两把枪,能对付得了吗?”

????二弟:“保证行,咱们不用枪,用我从买来的那几罐毒气,把他诓到这个房间,直接毒倒他。”

????老大:“嗯……那也行,你们做好准备,我上去打电话。”

????二弟:“老大,你就放心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