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176章 耗子拖木榫 大的在后边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办公桌上的红色电话,很少有响起来的时候,一旦响起来,准是有了不得的事。

????拿起电话只听了几秒钟,向天亮的脸就骤然而变,用手捂住了话筒,“京城来电,老徐老成,对不起啊。”

????这是逐客令,徐群先和成达明急忙起身而去。

????电话是恩师易祥瑞打来的。

????“不要让这个电话被第二个人听到。”

????这是命令,也是向天亮喜欢听到的话,这十四个字,顿时让他放松已久的神经骤然而紧。

????向天亮:“老师您好。”

????易祥瑞:“怎么样,是不是有些意外?”

????向天亮:“不意外。”

????易祥瑞:“你还记得这句话,‘不要让这个电话被第二个人听到’?”

????向天亮:“记得,这是您为我专门定下的唤醒‘休眠者’的暗号。”

????易祥瑞:“嗯,先说说你让我帮你办的事吧。”

????向天亮:“那个莫小莉?”

????易祥瑞:“对,我帮你了解过了。”

????向天亮:“老师,您快说。”

????易祥瑞:“莫小莉对你说的,基本上都是事实,包括她个人的经历。”

????向天亮:“那么,她没有告诉我的呢?”

????易祥瑞:“这个莫小莉的丈夫,就是你们的市委书记张宏。”

????向天亮:“噢……”

????易祥瑞:“莫小莉嫁给张宏已有十二年之久,但她一直很低调,甚至我都是帮你调查时才知道,莫小莉居然是张之尧老头子的大儿媳妇。”

????向天亮:“可是,她为什么会来找我,并说了一些不符合其身份的话呢?”

????易祥瑞:“这你得去问她自己。”

????向天亮:“老师,关于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您还了解到什么?”

????易祥瑞:“哈哈,你真以为我神通广大啊。”

????向天亮:“您应该是消息灵通人士么。”

????易祥瑞:“我知道的和你知道的一样多,而且一半还是你告诉我的。”

????向天亮:“老师,我们有一个基本的判断。”

????易祥瑞:“什么判断?”

????向天亮:“有人预先判断中央将大力开发清河,所以提前进行了圈地。”

????易祥瑞:“利用时间差,先低价圈地,再坐等地价暴涨。”

????向天亮:“是的。”

????易祥瑞:“很好嘛,既然知道了对方的目的,那不就容易了吗?”

????向天亮:“老师,这只是我们的估计而已。”

????易祥瑞:“那你们就慢慢地耐心地验证你们的估计吧。”

????向天亮:“老师,您找我有事?”

????易祥瑞:“天亮,多久没用枪了?”

????向天亮:“好久了。”

????易祥瑞:“还行吧?”

????向天亮:“瞧您说的,怎么可能不行呢?”

????易祥瑞:“我记得你这个副县长,还分管海事处和海防检查站吧?”

????向天亮:“是,是联系海事处和海防检查站。”

????易祥瑞:“分管就是联系,联系也是分管。”

????向天亮:“老师,海上有事?”

????易祥瑞:“今天晚上零点左右,一艘不明国籍的走私船将进入你们滨海海域,船号hus一零一七,载重量一千两百吨,船上装有一千吨柴油,乘员十一人,有包括机枪在内的武器。”

????向天亮:“大家伙啊,我们要发财了。”

????易祥瑞:“是的,你们把它拿下。”

????向天亮:“可是,您提到海事处和海防检查站,难道您不想动用我们县公安局?”

????易祥瑞:“正是,这一次你只能以海事处和海防检查站的名义组织行动。”

????向天亮:“老师,海事处和海防检查站的人可没有什么战斗力啊。”

????易祥瑞:“傻,你不能从县公安局调人吗?”

????向天亮:“为什么?直接以县公安局的名义行动不是更好吗?”

????易祥瑞:“公安局管的是陆地,一旦在海上出击,就意味着事先得到了情报,而以海事处和海防检查站的名义,那是例行公事。”

????向天亮:“您是说,不能让对方知道我们是有准备的行动?”

????易祥瑞:“对,这条hus一零一七走私船,不过是国际走私集团派出来试探的先锋船而已。”

????向天亮:“耗子拖木榫,大的在后边。”

????易祥瑞:“所以,行动要隐蔽,但必须获胜。”

????向天亮:“我明白了。”

????易祥瑞:“记住三点。”

????向天亮:“请老师吩咐。”

????易祥瑞:“一,我是代表公安部缉私总局下的越级命令,除了你我,只有部长知道。”

????向天亮:“我记住了。”

????易祥瑞:“二,行动的时候,务必全歼hus一零一七走私船上的所有人,除了一个人。”

????向天亮:“请老师说明白点。”

????易祥瑞:“从**上消灭那十个人,不留一点痕迹。”

????向天亮:“造成海上失事的假像。”

????易祥瑞:“最好是这样。”

????向天亮:“那另一个呢?”

????易祥瑞:“带他上岸,让他走,不要干涉他的自由。”

????向天亮:“自己人?”

????易祥瑞:“对。”

????向天亮:“我怎么认出他呢?”

????易祥瑞:“中等身材,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左额上有一块火柴盒大小的烫伤伤疤。”

????向天亮:“老师,我记住了。”

????易祥瑞:“三,你的战利品有两样,柴油你可以任意处置,只须悄悄进行,那条hus一零一七走私船要沉入大海。”

????向天亮:“可惜了,走私船的质量一定很好。”

????易祥瑞:“你少来婆婆妈妈那一套。”

????向天亮:“嘿嘿……老师您还有什么吩咐?”

????易祥瑞:“嗯……你们县公安局的局长,还是那个邵三河在干吗?”

????向天亮:“对,我们配合很默契。”

????易祥瑞:“告诉他,国际走私集团瞄上你们滨海县了。”

????向天亮:“老师,关于这方面,我和邵三河已经有了预先安排。”

????易祥瑞:“哦,什么预先安排?”

????向天亮:“我和邵三河调了几个复员军人,在公安局之外,组建了一个特别小组。”

????易祥瑞:“哈哈……你小子行,这回想到我的前头去了。”

????向天亮:“不过,不过……”

????易祥瑞:“不过什么?”

????向天亮:“这个特别小组一旦露馅,我会把您这块金字招牌抬出来。”

????易祥瑞:“臭小子,你好大的胆子。”

????向天亮:“嘿嘿……老师再见,您就坐在办公室里,等着我胜利的消息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