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174章 刨根问底(上)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自以为是,用了一个老鼠偷油的比喻,第二天上班后,还得意地说给秘书丁文通听。

????丁文通听后窃笑不已。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我又说错了?”向天亮拿眼瞪着丁文通。

????嘿嘿一笑,丁文通陪着小心问,“我说领导,你的语文老师他……他真是语文老师吗?”

????“你……”向天亮差点为之气结,“丁文通,知不知道,诬蔑领导的老师就是诬蔑领导?”

????“知道,知道。”

????“知罪不?”

????“知罪,知罪。”

????“当罚不当罚?”

????“当罚,当罚。”

????向天亮端着脸说,“既然认罚,那就给我解释一下,什么叫老鼠偷油?”

????丁文通忍着笑问,“敢问领导,你所说的老鼠偷油是什么意思呢?”

????“嗯……我说的意思么,主要有两个,一就是围棋术语,在围棋里,老鼠偷油又称耗子偷油,是边角死活的基本形状之一,因棋形像一只小老鼠而得名,同时,老鼠偷油是一种犀利的杀着,即利用对方棋子气紧,深入敌阵,一点一断,造成对方棋子不入,做不出两个眼而成为死棋,二是我的理解,我的意思吧,这个这个……就是学习老鼠,身小志气大,偷不了大的就偷小的,积少成多,积沙成堆,一次办成的事,大不了办十次……”

????丁文通轻轻地笑起来,“领导就是领导,善于融会贯通,自造万言书。”

????向天亮恼道:“我呸你个头,你小子,骂人技术越来越阴了嘛,快说快说,你知道什么叫老鼠偷油。”

????“我知道的老鼠偷油故事是这样的,说有一群老鼠进入了一户财主家,发现一个很大很大的油缸,但缸内的油只剩三分之一了,从缸口到油层还有很高的一段距离,怎样才能喝到油呢?老鼠们开始冥思苦想,良久,一只老鼠突然惊喜地说,有了,我们相互咬着尾巴,就这么吊下去,最先喝了油的就爬上来,到最上面来咬着尾巴,然后由第二个喝,第二个喝完,又到最上面来,咬住前面那只老鼠的尾巴,就这么依次轮流喝……可是,谁第一个下去喝油呢?大家决定投票表决,结果每只老鼠都投了自己一票,最后经过协商决定,按年龄大小来排队,由年龄最大的老鼠先下去喝,开始时,一切进展得都很顺利,可是到了后来,就有老鼠觉得前面的老鼠喝得太多,让后面的老鼠等待太久,但由于除了最下面那只在喝油的老鼠外,大家都相互咬着尾巴,所以谁也不敢说话,轮到最后一只老鼠喝油时,这只最年轻的老鼠得松口以后,它没有急着喝油,而是开始滔滔不绝地埋怨前面的老鼠喝油喝得太多太久,埋怨喝油还得排资论辈的这种制度太有问题,尤其是刚才排在自己前面的那只老鼠年龄只比自己大一天,但能力比自己差得远,凭什么就要让它先喝呢,这只老鼠越讲越起劲,越讲越难听,上面的老鼠吊着这么多下面的老鼠,本来就很吃力,见年轻的老鼠不抓紧时间喝油,还只顾着埋怨,心里越来越气,最上面那只老鼠终于受不了了,大吼一声,混蛋你快给我闭嘴……结果最上面那只老鼠的嘴刚松开,下面的老鼠都哗一声,全部掉进了油缸里。”

????向天亮听罢,微微的笑起来“文通,我谢谢你,你给我上了一课。”

????“领导,对不起啊。”丁文通陪着笑脸说。

????“不过。”向天亮摆着手道,“文通啊,我可要提醒你一下,你经常写点小文章在报纸上发表,这我非常支持,你出名,我脸上也有光,但是,但是啊,少写一些讽刺和政论的文章,就象你刚才说的故事,就是讽刺论资排辈现象,私下议论没有问题,登在报上的话,就是不讲政治了。”

????丁文通脸色一凝,“多谢领导教诲,我记住了。”

????向天亮呵呵一笑,“我不过是说说而已,你紧张个屁啊。”从沙发边走到办公桌边,坐在了老板椅上,“文通,我让你办的事你办好了没有?”

????走过来将手上的一叠资料放在办公桌上,丁文通道:“这是我从县图书馆、县档案室和县地质局能找到的关于咱们滨海县的全部地质资料,其中一部分,还是我从县武装找来的军用地质资料。”

????“先放着,我慢慢看。”向天亮问道,“咱们滨海县地下有金有银有铜吗?”

????“没有,地下除了石头还是石头,连水都没有。”

????“连煤都没有吗?”

????“很遗憾,也没有,人家南河县有煤,咱们却没有。”

????“那么,三县区交界地区的地貌概况呢?”

????丁文通说,“三县区交界地区,指的是三县区的荒山荒地,总面积大约为一千平方公里,百分之八十是山地,还有百分之十是海涂,其中北城区占两百三十平方公里,南河县有两百五十平方公里,咱们滨海县有五百一十多平方公里,这个三县区交界地区原来都属于军方用地,没有一个居民点,军队撤了以后,就成了荒山荒地,据军方存放在县武装部的地质资料分析,整个三县区交界地区的地下,也没有任何有经济价值的资源。”

????一边点着头,向天亮一边自言自语地说,“他妈的,这我就越来越不明白了,这地方什么都没有啊,交通不便,资源贫乏,连个鬼影都见不到,怎么会被国家重视呢?”

????“领导,话不能这么说。”丁文通道。

????“哦,你有什么高见?”向天亮双脚翘到办公桌上,点上了一支香烟。

????丁文通走到墙边,指着墙上的东江省政区图说,“领导请看,在整个东江省,咱们清河市位于最东边,象一把扇子一样嵌入大海,而咱们滨海县,就是这把扇子的顶端,是一个伸入大海深处的小半岛,可以这么说,咱们滨海县的战略地位和军事地位非常重要,五十年代修建省城到清河的铁路,就是因为咱们滨海县是军事要塞兼海防前线。”

????向天亮笑道:“文通,现在咱们谈的是经济价值,你少谈什么战略地位和军事地位。”

????这时,副县长徐群先和县招商局局长成达明推门而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