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141章 讨点面子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干坏事的一条最基本原则,就是一个人悄悄地干,尽量不要去找帮手。

????向天亮先跟着大队人马返回滨海县,进入南河县境内后,才一个人驾车掉头折回清河市区。

????车已经换了一辆别克轿车,是向天亮从市警备区方成军司令那里借来的,车牌是假的,向天亮早就准备好了的。

????当然还少不了干坏事需要的各种工具,等别克轿车进了市区后,向天亮的形象也大为改变,鼻梁上多了付眼镜,嘴巴上下也多了胡须。

????化妆是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也许骗不过狗日的肖剑南,但至少一般眼力的人是认不出来的。

????别克轿车来到市委招待所附近,离大门口远远的,因为向天亮带着望远镜,即使距离有七八十米,他也能看清招待所停车场的情况。

????为了实现神不知鬼不觉的最高境界,向天亮决定连招待所保卫科长杜海涛都不告诉,作为新朋友,向天亮不能过于的麻烦他。

????首先要确认陈益民是不是还在,他是正主儿,他要是回省城了,这丢了的面子就找不回来了。

????陈益民还在,没错,他的车还在,人就应该还在。

????现在是下午四点半,清河市到省城云州市即使走高速公路也要四个小时,陈益民不应该跑夜路,今晚他肯定还在清河市。

????松了一口气,向天亮驱车离开市委招待所,来到了一家中药店,花三百多元买了四种草药,让药店将四种草药碾成粉末,混合后装进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大塑料袋里。

????接着,向天亮又来到一家染坊,花了八十几元钱买了两种染料。

????别克轿车来到僻静处,向天亮将染料粉倒进大塑料袋,和草药粉末混在了一起,找紧袋口后,就着袋子反复地倒腾,让染料尽量均匀地掺和到草药粉末中去。

????一边干活,向天亮一边忍不住的咧嘴直乐,**妈的陈益民,老子要让你一个月出不了门见不了人,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欺负老子。

????向天亮这次配出来的东西,不是以前他耍弄高尧时的“痒药”,实际上是一种特殊的染料,这种染料的最大特点是沾到人的皮肤上以后,能紧密地粘在皮肤上难以脱落,擦也擦不脱,洗也洗不掉,只有在一个月以后,才会慢慢地风化消失。

????这种特殊的染料还有另外两个特点,一是眼睛沾上没要,用清水冲洗即可,二是万一由口腔和鼻腔吸入,那对不起了,你会拉上几天的肚子,直把马桶坐垮。

????等向天亮做好了全部准备工作,已是晚饭时分。

????别克轿车回到了市委招待所附近。

????向天亮将塑料袋装进了一只旅行包里,下了车,背上包,朝着市委招待所悄慢走去。

????一边走,向天亮一边心里祈祷,但愿陈益民正在大吃大喝,这样就能从容地在他住的房间里做文章了。

????大厅里除了埋头忙碌服务员,没有其他的人。

????向天亮没有立即上楼,而是先来到招待所餐厅。

????陈益民在贵宾包厢里吃饭。

????向天亮不敢离贵宾包厢太近,陈益民身边有高手,这个霉头最好不去碰触。

????乘着服务员送菜进入包厢的机会,向天亮擦门而过,就知晓了包厢里大约有多少人在吃饭。

????太好了,上午合伙设局的人,包括张宏、高尧和许西平都在,“报仇”的大好机会啊。

????没什么好客气的,把他们一窝“端”了。

????向天亮悄悄地溜进楼梯上楼,手里已多了把万能钥匙。

????不过,意外的情况出现了。

????陈益民住的六零一号房间,打扫得一干二净,陈益民的行李也不见了。

????向天亮楞了一下,瞅着那个自己逃跑时用过的窗户,马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陈益民换了房间。

????他妈的,向天亮骂了一声,还有同样的五个高级套间,陈益民会换住到哪个房间里去了呢?

????最简单的办法,也是最好的办法。

????好在现在是晚饭时间,不但没人来打扰,连六楼的专职服务员都不见了人影。

????高级套间专供正厅级以上领导使用,其他套间应该不大会有客人,找起来倒是既方便又安全。

????可是,向天亮万万没有想到,第一个目标,六零二号房间,他刚进门就撞上人了。

????是个女人,身着浴衣,敷着面膜,见到突然进门的向天亮,瞬间便傻了。

????“啊……”

????向天亮当然不能让这个女人喊出声来,右手捂嘴,左手抄住女人的纤腰的同时,手指在她的腰间用力点了一下。

????女人的身体顿时瘫软了,张着小嘴发不了声,一对大眼睛直楞楞地瞪着向天亮。

????“臭娘们,对不起哟。”向天亮将女人放到了沙发上。

????不料,女人身上的浴衣散开了,一下滑落到地毯上。

????向天亮的眼睛顿时直了。

????这臭娘们的身体太诱人了,一对高耸的玉山冲天怒突,那神秘的桃源圣地,是一片广阔茂密的丛林,还有这肥大浑圆的屁股,雪白而又结实……

????这火辣的身材,不是要男人的命吗?

????哪来的臭娘们?她是谁?看身材年纪不大,不象个厅级干部,怎么会住在高级套间里呢?

????向天亮伸手去揭女人脸上的面膜,想“认识”一下眼前的这个臭娘们。

????可是,女人的喉咙里忽地发出了咕哩的声音,吓了向天亮一跳,也让他有一点点迷糊的脑袋清醒了回来。

????还是办正事要紧啊。

????向天亮查看了卧室和办公室,没看到有属于男人的东西,陈益民应该不住在这里。

????接着是六零四号房间,干净得一瞅就知道没住着人。

????向天亮来到了六零三号房间。

????映入眼帘的首先是放在沙发上的深色风衣,是陈益民的。

????卧室里的衣架上挂着一件黑色西装,论大小,应该是陈益民的。

????办公室里的办公桌上,放着几份清河市委的工作简报,和一付黑边的老花眼镜。

????没错,这是陈益民的老花眼镜,陈益民就住在六零三号房间。

????向天亮放下旅行包,迅速地忙活起来。

????坏事干起来就是痛快加欢快,短短的十多分钟,向天亮将塑料袋里的粉末分别布置在七个地方,正门之上,洗手间门上,卧室门上,办公室门上,客厅的两个窗户上,客厅的吊灯上。

????机关设定,向天亮检查一遍后,拎着旅行包回撤。

????不料,向天亮刚刚出了六零三号房间,就听到了电梯的运行声音。

????接着是电梯门的打开声。

????有人在说话,“陈副书记,您请。”

????说话的人是张宏。

????向天亮脸色骤变,来不及细想,撒腿就往六零二号房间跑去。

????又是一秒钟,万能钥匙插进锁孔,开门进门关门,向天亮可谓是一气呵成。

????但是,向天亮还没喘过一口气,就觉身后吹来了一阵凉风。

????是那个敷着面膜的女人,向天亮刚才只是点了她的软穴,此时穴道已解,重又坡上浴衣,正睁着眼睛朝向天亮扑来。

????不能让她喊叫起来,向天亮伸出手,又一次按在女人的嘴上,接着伸出另一只手抓住女人的胳膊,连拽带推,又一次将她摁在了沙发上。

????向天亮:“听着,你不要叫喊,我就放开手。”

????女人:“唔……”

????向天亮:“我不是来找你的,我不会伤害你,你明白吗?”

????女人:“唔,唔……”

????向天亮:“你同意不喊叫,就眨三下你的眼睛。”

????女人:“……”

????向天亮:“你是谁?”

????女人:“你是谁?”

????向天亮:“听你的口音,你不是本地人吧。”

????女人:“你……你是来找陈副书记的吧。”

????向天亮:“是,你呢?”

????女人:“我不找他。”

????向天亮:“那你怎么会住在高级套间里?”

????女人:“我不能住吗?”

????向天亮:“正厅级以上的才能入住高级套间,你不像。”

????女人:“有钱能使鬼推磨。”

????向天亮:“这倒也是,没钱是万万不能的。”

????女人:“你是什么人?”

????向天亮:“萍水相逢,你没有必要知道。”

????女人:“你找陈副书记干什么?”

????向天亮:“送礼。”

????女人:“你是为了仕途?”

????向天亮:“算是吧。”

????女人:“不像。”

????向天亮:“我不会在脸上写着送礼两个字。”

????女人:“你象个小偷。”

????向天亮:“是吗?”

????女人:“你是来干坏事的。”

????向天亮:“我象干坏事的吗?”

????女人:“你年纪不大,你戴的是平光眼镜,你脸上的胡须是粘上去的。”

????向天亮:“厉害……一口纯正的京腔,你是京城人吧。”

????女人:“哎……”

????向天亮:“还有问题吗?”

????女人:“你松开,你磕着我了。”

????向天亮:“噢……对不起。”

????女人:“松开。”

????向天亮:“你不乱来我就松开。”

????女人:“嗯。”

????向天亮:“对不起。”

????女人:“那,那是什么东西?”

????向天亮:“这个么……不解释,你懂的。”

????女人:“……老天……它,它真大……”

????向天亮:“少见多怪,还是女人呢”

????女人:“我可以摸一下吗?”

????向天亮:“无所谓。”

????女人:“……真,真大呀。”

????向天亮:“好了,我要走了,谢谢。”

????女人:“你不怕被人发现。”

????向天亮:“我借你的窗门一用。”

????女人:“哎,你叫什么名字?”

????向天亮:“他妈的,你还以为我们能再见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