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138章 无用功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所说的“算总帐”,当然指的是利益交换,他扳不倒人家,唯有最大程度地获取可以获取的利益。

????陈益民又一次微笑起来,“你噜哩噜嗦了一大堆,不就是为了这最后的辉煌吗?”

????毫不客气,向天亮马上拿话“堵”了过去,“陈副书记,您是调停人还是当事人?您要是以大欺小,我可吃不消啊。”

????微微一怔,陈益民摆着手笑说,“对不起,我向你道歉,我你和他们几位谈,我洗耳恭听。”

????向天亮这才把目光转向了张宏,“我只和张书记一个人谈,你们人多势众,我怕招架不住。”

????张宏点了点头,“小向,我先说,明人不做暗事,我只有一个问题,一个条件。”

????“张书记,您请说。”向天亮很是客气。

????“你那天晚上救陈美兰的时候,有没有使用录音录像设备?”

????向天亮心里说,果然问的是这个,他脸上马上不阴不阳地笑了。

????不能让他们看出破绽,因为不是事先准备,那天晚上救陈美兰,是向天亮很少不带录音笔行动中的一次。

????不能说没有,因为那是铁的证据,是攻击对方的有力武器。

????但事实是没有,向天亮即使说没有,张宏他们也不会相信。

????也不能说有,因为向天亮确实没有。

????“张书记,您这个问题好象不是问题吧?”

????向天亮显得摩棱两可的样子,回避了张宏的问题。

????“不,对你来说不重要,因为今天的见面,你肯定也带了录音设备,有了今天的录音,没有那天晚上的录音,你照样可以拿住我,但是,对我来说,那天晚上的录音就是死证,你两个录音都留着,这对我不太公平。”

????“那么,您的条件是?”向天亮笑问道。

????“把那天晚上的录音交给我。”张宏看着向天亮说道,“我想,你应该已经把它带来了。”

????应该已经把它带来了?这句话说得向天亮心里一动,他们这是在设局中局吗?

????“不错,我带来了。”

????说着,向天亮从随身带来的公文包里,拿出了一支录音笔,啪的一声放在茶几上。

????录音笔吸引了所有目光,连陈益民都不例外。

????笑了笑,向天亮又拿起录音笔,叭的一声扔回到公文包里。

????“这是真的吗?”张宏疑道。

????向天亮不动声色,“当然是真的,里面录着您张书记和许西平副市长的对话,许西平副市长离开后,又录下了您张书记和高尧巡视员的对话。”

????“我要听一听。”张宏说。

????向天亮断然拒绝,“这要求太过分了,我不予考虑,这是我的底牌,你想看的话,必须是在最后。”

????稍作犹豫,张宏点着头说,“好吧,现在你说,你想要什么?”

????“我们有三个要求。”向天亮冲着张宏伸出了三根手指。

????“你说第一个吧。”

????向天亮微笑着说,“张书记,我听说上次市里的人事调整,您和姚市长联手,把郑副书记提出的十七个人选给否掉了十二个,这也太狠了吧。”

????张宏难得的笑了笑,“这不能怪我,要怪你只能去怪姚新民市长,你是知道的,书记碰头会是四个人,前几次都是二对二,最终大家都会默契地达成妥协,但那一次是姚新民突然倒戈,事先毫无征兆,连我和周平副书记都措手不及,所以,以三比一的结果,否决了郑右庭副书记提出的人事调整建议,但是,最后还是放了一马,通过五个拿掉十二个,算是给郑右庭留了点面子。”

????说得也是,向天亮心道,这事要怪也只能怪姚新民,自己人临阵倒戈,必输无疑,也怪郑右庭自己,自己人都搞不定,何谈谋求人事上的进取。

????“张书记,过去的无需重提,我指的是以后。”向天亮说。

????张宏的头点得很快,“我明白,你让郑右庭来找我,我和他面谈吧。”

????说也白说,向天亮知道市委主要领导之间的复杂关系,一正三副四位书记,分成两大阵营,书记张宏和副书记周平是一个阵营,副书记兼市长姚新民和副书记郑右庭属于另一个阵营,但两个阵营又是由两个派别组成,张宏和周平在省里都有自己的靠山,张宏就靠着陈益民,而这边的姚新民和郑右庭也一样,姚新民紧跟着省长黄正忠,郑右庭却是由省委组织部长高玉兰提携起来的。

????分分合合,合合分分,人事是官场的核心,每一次调整都是一番争夺,都是各方势力的临时合作,不可能用一时的“协议”去约束以后的每一次调整。

????再说了,政治家的承诺有多少能兑现的?象张宏这样的人就更不可信了。

????“张书记,我现在要说第二个要求。”向天亮看着张宏说。

????张宏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这应该也是你的重点。”

????“是的,我要求你收回成命,停止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的开发。”

????张宏沉吟着说,“这我就不明白了,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所在地是一片荒山野岭,毫无任何用处,而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却能引来两家几十亿资产的大公司,清河市和三县区的经济能跨上一个新的台阶,这么好的项目,你们为什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对呢?”

????“您不知道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的前身是什么吗?”向天亮问道。

????张宏说,“我怎么不知道,那里以前就是个走私品市场,是由民间自发搞起来的,但是,现在的三县区综合市场和以前的走私品市场能混为一谈吗?”

????“那么,您预计过三县区综合市场的前景吗?”向天亮又问道。

????张宏又一次笑了,“小向同志,咱们是不是扯得有点远了。”

????向天亮的脸色有点不好看了,“这么说,您是不肯答应我的要求了。”

????张宏摊了摊双手,“这是市常委会的决策,我一个人能决定吗?”

????“您客气了。”向天亮说道,“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不是市常委会的决策,而是您个人的一意孤行,现在市常委会对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的支持率还没过半,三次表决都没有通过,要不是您一再坚持,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早该拿掉了。”

????张宏问道:“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坚持吗?”

????“不知道。”向天亮在摇头。

????“我再问你,高部长有没有在公开场合反对过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

????“没有。”

????“黄省长有没有在公开场合反对过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

????“没听说过。”

????“李书记有没有在公开场合反对过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

????“好象也没有。”

????张宏看着向天亮,“那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我更不知道了。”

????向天亮有些明白过来了,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可能真的藏着深不可测的大名堂,可能是由更高层次的领导在幕后推动。

????可是,向天亮百思不得其解,怎么也不明白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有什么经济价值。

????“所以,你的这个要求,我恐怕无法满足。”张宏说道。

????向天亮站了起来,冷着脸说,“对不起,那我们无法继续了。”

????“等一等。”陈益民开口了,“小向同志,我现在可以说话了吗?”

????“陈副书记,瞧您这话说的,我有权禁止您说话吗?”

????“你先坐下。”陈益民微笑着,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

????向天亮坐回到沙发上,也抬起左手腕看表。

????时间过得真快,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半多了。

????“小向同志,关于你们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我要替张宏说几句,你们其实都误会了他,都以为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是他在推动,其实不是这样的。”

????向天亮看着陈益民问道:“这就是说,是高层有人在推动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了?”

????陈益民微笑着说,“我只能说,有的事不是以下面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也包括您吗?”

????陈益民又在抬腕看表,“你也可以这么理解。”

????向天亮默然,他妈的,还谈什么谈,这是今天的主题,主题不成,今天上午等于做的是无用之功。

????也许,唯一的收获,就是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背后的错综复杂。

????想到这里,向天亮又一次站了起来,“陈副书记,看来我白跑一趟了,第一个要求虚无缥渺,第二个要求被一脚踢了回来。”

????“我也很遗憾,爱莫能助啊。”陈益民笑着说道,“你急什么,你不是还有第三个要求吗,说出来嘛,我想你的第三个要求,张宏他们会尽量满足你的。”

????一边说着,陈益民一边也站了起来,绕过沙发,来到沙发后,转过身来,又一次抬起手腕看表。

????向天亮微微一怔,奇怪,陈益民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已经三次看表了,“陈副书记,第三个要求就留着下次再说吧。”

????再拿眼看了看张宏、高尧和许西平,向天亮发现,三个人的表情有此怪怪的,都在瞅着陈益民。

????再瞟了一眼墙上的钟,十一点五十分。

????向天亮心里一动,难道,陈益民在等待一个时刻?或是什么人?

????门外有两个高手,其中的那个瘦高个,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就在这时,传来了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