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769章 铁证如山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审讯室里,是死一般的沉寂。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向天亮的身上。

????向天亮又点上了一支香烟。

????原来如此,知道对方要整自己,借着举报姜建文来整自己,借着专案组来整自己,但没有想到对方的手段这么直接。

????姜建文的交代,显然不是诱供,更不会是逼供,向天亮故意说是诱供逼供,其实是他不想说真话。

????是有人授意姜建文那么说的,目的就是把矛头对准向天亮和邵三河。

????这个授意姜建文那么说的人,应该也是炮制匿名举报信的那个人。

????询问变成了审讯。

????审讯在继续。

????向天亮:“廖副书记,你说你们的结论是什么?”

????廖仲文:“姜建文家发生盗窃案的那天晚上,你和邵三河有可能出现在姜建文的家里?”

????向天亮:“你这句话有毛病。”

????廖仲文:“什么毛病?”

????向天亮:“有可能,这三个字就是毛病。”

????廖仲文:“这是判断,不是毛病。”

????向天亮:“你知道‘有可能’三个字的另一种说法吗?”

????廖仲文:“什么说法?”

????向天亮:“莫须有。”

????廖仲文:“你以为你自己是岳飞吗?”

????向天亮:“不敢,你廖副书记即使有秦桧的心肠,也不一定有秦桧的能力和权力。”

????廖仲文:“说得好,那我们就来讨论讨论,这个可能到底有没有可能。”

????向天亮:“行啊,闲着也是闲着,看在你们伙食优待的份上,我就陪你玩玩吧。”

????廖仲文:“你也是行家,应该知道确定嫌疑人的三个要素吧。”

????向天亮:“不一定。”

????廖仲文:“什么不一定?”

????向天亮:“你们确定我是嫌疑人的时候,不是没凭三要素吗?”

????廖仲文:“这正是我们要讨论的问题。”

????向天亮:“你们主张的是有罪推定法,先确定一个人有罪,然后才根据三要素去寻找证据。”

????廖仲文:“别转移目标,我们是在说你。”

????向天亮:“你提出来的。当然是你说。”

????廖仲文:“三个要素,动机、时间和条件。”

????向天亮:“这是常识,公安局看门的老头都知道。”

????廖仲文:“你有动机。”

????向天亮:“我的动机是什么?”

????廖仲文:“第一,你想打击姜建文,因为他是你在人事斗争中的对手。”

????向天亮:“有点牵强。”

????廖仲文:“打击对手的最好办法,是掌握对方的秘密,特别是见不得人的秘密,所以你潜入了他的家。”

????向天亮:“有道理,我同意你的推断。”

????廖仲文:“第二,你想拉拢卢海斌,以便在人事斗争中赢得他的支持。当知道他的书稿被姜建文扣着时,你就潜入了姜建文家里。”

????向天亮:“这个理由也不错,能成立。”

????廖仲文:“你在那天晚之前,到底知不知道书稿的故事?”

????向天亮:“不知道。”

????廖仲文:“道听途说也没有?”

????向天亮:“我这个人不喜欢打听小道消息。”

????廖仲文:“第三,你需要钱。”

????向天亮:“我需要钱?”

????廖仲文:“你敢说你不缺钱吗?”

????向天亮:“这年头谁都缺钱,你廖副书记家不缺钱吗?”

????廖仲文:“你敢说你不喜欢钱吗?”

????向天亮:“十亿人民九亿商,还有一亿在商量,我当然也喜欢钱,你廖副书记一定比我更喜欢钱。”

????廖仲文:“所以,你潜入姜建文家盗取书稿的同时,顺手牵羊的拿走了他的巨款。”

????向天亮:“廖副书记,你分析得很有道理。”

????廖仲文:“三个动机,足够了吧?”

????向天亮:“足够了,一个就够了。”

????廖仲文:“咱们再来讨论你有没有作案时间。”

????向天亮:“我洗耳恭听。”

????廖仲文:“那天晚上你在干什么?”

????向天亮:“在南北茶楼喝酒。”

????廖仲文:“和谁在一起。”

????向天亮:“邵三河和杜贵临。”

????廖仲文:“没有其他人吗?”

????向天亮:“没有。”

????廖仲文:“那谁能证明你在那里喝酒呢?”

????向天亮:“邵三河和杜贵临啊。”

????廖仲文:“杜贵临无法作证,他受伤住院,脑部受伤,神智不清。”

????向天亮:“那还有邵三河啊。”

????廖仲文:“他和你一样,不能互相证明对方。”

????向天亮:“南北茶楼的服务员呢?”

????廖仲文:“我们去过了。”

????向天亮:“这不就行了么。”

????廖仲文:“可是,过去的时间太久了,他们没人能记得你那天晚上在南北茶楼喝过酒。”

????向天亮:“那是你们的事。”

????廖仲文:“难道不是你的事吗?”

????向天亮:“无所谓,你说是就是吧。”

????廖仲文:“还有,那天晚上,你和邵三河杜贵临三人,是几点离开南北茶楼的?”

????向天亮:“具体几点,我不记得了。”

????廖仲文:“你上次说是快十二点了。”

????向天亮:“那是我的估计。”

????廖仲文:“你几点回家的?”

????向天亮:“没看表,不知道具体时间。”

????廖仲文:“你可以估计一下。”

????向天亮:“嗯……先在东石桥遇上孙青阳,再去卢海斌家送书稿,然后送杜贵临回家,最后送邵三河回家……这一圈折腾,这么着也得三个小时吧。”

????廖仲文:“那么,你还说你没有作案时间吗?”

????向天亮:“那三个小时,也能算作案时间?”

????廖仲文:“因为在那三个小时里,你在干什么,都是你在说,你说得对不对,别人不知道。”

????向天亮:“那倒是,没有旁证。”

????廖仲文:“而且,据姜建文交代,据我们调查,姜建文家的保险箱被盗,就发生在下半夜。”

????向天亮:“这就对上点了。”

????廖仲文:“因此,关于你有没有作案时间,你无法自圆其说。”

????向天亮:“既然无法自圆其说,那我就索性不说。”

????廖仲文:“向天亮,咱们再来说说第三个要素。”

????向天亮:“作案的基本条件。”

????廖仲文:“对,具体到本案,主要是开保险箱这项特殊技能。”

????向天亮:“不错,能开保险箱的人不多。”

????廖仲文:“能打开三锁保险箱的人更少。”

????向天亮:“是的。”

????廖仲文:“你会吗?”

????向天亮:“我能,在大学接受特训时,我专门接受过这方面的训练。”

????廖仲文:“怎么样,你承认你具备了第三个要素了?”

????向天亮:“我承认。”

????廖仲文:“总之,作案的动机、时间和条件,你都有了。”

????向天亮:“哦……照你这么说,你也具备这三个要素。”

????廖仲文:“你凭什么这么说?”

????向天亮:“你喜欢钱,你有作案时间,你可能也会开保险箱,所以,你也是嫌疑人之一。”

????廖仲文:“向天亮,你这是狡辩。”

????向天亮:“噢……我忘了,现在是你在查我,我没资格怀疑你。”

????廖仲文:“所以,你最好配合一点。”

????向天亮:“我配合,我配合。”

????廖仲文:“现在你该说说了吧。”

????向天亮:“说什么?”

????廖仲文:“说说你们潜入姜建文家的经过。”

????向天亮:“什么,你这就确定了。”

????廖仲文:“我们确定了。”

????向天亮:“那我无话可说。”

????廖仲文:“你别想否认,我们还有一个重要的证据。”

????向天亮:“什么证据?”

????廖仲文:“打在姜建文鼻子上的那一拳,是你们向家的独门绝学之一,别人使不出来。”

????向天亮:“不会吧,会向家拳的人多了去了,那个被逐出师门的孙青阳就会。”

????廖仲文:“但是,据行家分析,能将力量拿捏得恰到好处,只伤到鼻子而伤不到面骨,这样的高手没有几个。”

????向天亮:“噢,你是要把姜建文鼻子挨的那一拳,也记到我头上来了。”

????廖仲文:“难道不是吗?”

????向天亮:“算是吧,还有什么,你们都往我头上记吧。”

????廖仲文:“你的最初目的当然是为了书稿,但看到了巨款,你动心了。”

????向天亮:“然后呢?”

????廖仲文:“你卷走了巨款。”

????向天亮:“我一个人。”

????廖仲文:“还有邵三河,或许,还有那个杜贵临。”

????向天亮:“证据?”

????廖仲文:“你以为我们没有吗?”

????向天亮:“别藏着掖着了,快拿出来吧。”

????廖仲文:“要证据?”

????向天亮:“对,既然你说我们拿钱了,那钱在哪里?”

????廖仲文:“你存起来了。”

????向天亮:“存在银行里?”

????廖仲文:“对。”

????向天亮:“呵呵……哪个银行?”

????廖仲文:“县农业银行北城营业所。”

????向天亮:“多少钱?”

????廖仲文:“整整一百万。”

????向天亮:“呵呵……我有那么傻吗?”

????廖仲文:“你不傻,相反,你很聪明。”

????向天亮:“我怎么个聪明法?”

????廖仲文:“你花名王海,在县农业银行开了个户头。”

????向天亮:“我?我花名王海?”

????廖仲文:“尽管你在开户存钱时进行了乔装打扮,但银行的工作人员还是认出了你。”

????向天亮:“什么时候?”

????廖仲文:“四月一日下午三点三十分。”

????向天亮:“你们相信了?”

????廖仲文:“当然。”

????向天亮:“……”

????廖仲文:“向天亮,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向天亮:“我明白了……”

????廖仲文:“向天亮,你放明白的,抵抗是没有用的,还是老老实实的交代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