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764章 坦白交待(上)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南河县武装部招待所位于城郊,背山面水,绿荫簇拥,环境幽美清静,倒是个渡假的好地方。

????向天亮本以为能在这里“逍遥”几天,但是,四二三某某专案组的人,第二天就来真格的了。

????在三零二号房间的隔壁,早已布置好了一切,对向天亮来说,审讯室的环境并不陌生,令他想到的是,纪委的人也会玩这一套。

????对面坐着两拨人,四男一女,靠墙而坐的是两个男,显然是旁听者,年纪都在四十以上,其中一个向天亮认识,是市纪委副书记廖仲文,房间正中摆着一张长桌,坐了三个人,他们应该是今天的主“主审”了。

????除了廖仲文,向天亮都不认识。

????显然,廖仲文知道这一点,他主动为向天亮作了介绍。

????和廖仲文并肩坐在墙边的男人,居然是省纪委副书记郑以哲。

????负责“审问”的三位,都是市纪委三科的人,中间的女人叫张胜男,三科科长,三十五六的年纪,长相还算过得去,右边的叫刘久冰,三科副科长,四十左右,左边的叫马小阳,三科干事,顶多二十五岁,是个小白脸。

????还有个娘们来审自己,向天亮心情大好,虽然长得不怎么样,比不上百花组里的任何一位,但毕竟是个娘们啊。

????他决定配合,老老实实的配合,决不耍态度。

????张胜男:“向天亮,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吗?”

????向天亮:“处境?很好啊。”

????张胜男:“请你端正态度。”

????向天亮:“我的态度很端正。”

????张胜男:“你现在是配合组织的调查,你有义务有责任这样做。”

????向天亮:“不就是双规么,外面的人说这是喝茶。”

????张胜男:“知道什么叫双规吗?”

????向天亮:“在规定的地点和规定的时间内交待自己的问题。”

????张胜男:“但是你现在还没有被正式双规。”

????向天亮:“不就是还没有对外正式宣布嘛,何必呢,你们宣布好了。”

????张胜男:“这是我们的事。”

????向天亮:“那是,那是,那确实不是我的事。”

????张胜男:“向天亮,我们有一些问题,需要你的解释和澄清,请你毫无保留的告诉我们。”

????向天亮:“只要是我知道的,我会毫无保留的告诉你们。”

????张胜男:“你在滨海县担任的是什么职务?”

????向天亮:“咦,副县长啊。”

????张胜男:“你还有一个职务。”

????向天亮:“噢……对了,还挂着一个政法委副书记的职务。”

????张胜男:“你和你们县的常务副县长姜建文,你们关系怎么样?”

????向天亮:“不怎么样。”

????张胜男:“什么叫不怎么样?”

????向天亮:“不怎么样就是不怎么样,反正就是不大对付,他似乎看我不顺眼。”

????张胜男:“就这么简单?”

????向天亮:“那还要怎样,大家都是同事,低头不见抬头见,总不能象娘们似的吵架吧。”

????张胜男:“你们没有冲突过?”

????向天亮:“没有,我刚调去滨海不久,还没进入自己的角色呢。”

????张胜男:“你再好好想一想。”

????向天亮:“没有就是没有,我被正式任命为县长时,姜副县长还在养伤,他一直在家,我们还没来得及谈工作。”

????张胜男:“那么,你和县委宣传部长卢海斌的关系怎么样?”

????向天亮:“嗯,一般般吧。”

????张胜男:“什么叫一般般?”

????向天亮:“就是不好也不坏。”

????张胜男:“没有来往?”

????向天亮:“工作不对口,几乎没来往,再说卢部长是知识分子,看着有点清高,好象不喜欢我这样的人。”

????张胜男:“私交也没有?”

????向天亮:“那就更谈不上了。”

????张胜男:“那就说说邵三河吧。”

????向天亮:“他啊,我们的关系很好啊。”

????张胜男:“怎么个好法?”

????向天亮:“相识相知,无话不谈。”

????张胜男:“工作上也有不少配合吧?”

????向天亮:“当然有,还很不少,有几个案子,还是我和他一起办的。”

????张胜男:“能说说吗?”

????向天亮:“这些都是很多人知道的事,我建议你去问问滨海县公安局的人,他们会说得更客观。”

????张胜男:“好吧,我们转入正题,知道我们请你来这里的目的吗?”

????向天亮:“不知道。”

????张胜男:“一点都不知道?”

????向天亮:“一点都不知道。”

????张胜男:“向天亮,你要注意你的态度,”

????向天亮:“我的态度?我很配合啊。”

????张胜男:“我问你,知道姜建文家发生的事吗?”

????向天亮:“知道一点点。”

????张胜男:“说来听听。”

????向天亮:“听说,听说他妻子许白露和人幽会被他发现,他捉奸时被人打伤了鼻子。”

????张胜男:“就这么简单?”

????向天亮:“对,这也是听来的。”

????张胜男:“是吗?”

????向天亮:“道听途说的么,你们要想知道详情,问问姜建文和许白露就知道了。”

????张胜男:“那我告诉你,那天晚上,姜建文家里还同时发生了盗窃案。”

????向天亮:“哦,不会吧。”

????张胜男:“你没听说过?”

????向天亮:“没有,邵三河没有提起过。”

????张胜男:“因为姜建文没有报案。”

????向天亮:“原来是这样,我说么,姜副县长家发生盗窃案,邵三河为什么从没提起过。”

????张胜男:“你知道姜建文为什么不报案吗?”

????向天亮:“不知道。”

????张胜男:“你学过刑事侦察学,可以分析一下嘛。”

????向天亮:“嗯……有两种可能,一是没丢失什么东西,报了案怕麻烦。”

????张胜男:“二呢?”

????向天亮:“二是丢的东西太贵重,或者是丢了不该丢的东西,总之,是怕报了案惹来更大的麻烦。”

????张胜男:“不愧是好家,一语中的。”

????向天亮:“这么说,我是猜对了。”

????张胜男:“那天晚上,姜建文家是丢失了不该丢的东西。”

????向天亮:“咦,张科长,你是怎么知道的?”

????张胜男:“姜建文自己交待的。”

????向天亮:“噢……既然是姜建文自己交待的,那就不是传说了。”

????张胜男:“你不想知道姜建文家丢了什么东西吗?”

????向天亮:“想,又不想。”

????张胜男:“这怎么讲?”

????向天亮:“你要说,我就想,你不说,我也不想。”

????张胜男:“姜建文家的保险箱被人撬开,丢失了一样非常重要的东西。”

????向天亮:“一样非常重要的东西?”

????张胜男:“书稿。”

????向天亮:“书稿?什么书稿?”

????张胜男:“一本小说,一本还没写完的小说手稿。”

????向天亮:“一本还没写完的小说手稿……”

????张胜男:“对。”

????向天亮:“你等等……等等……”

????张胜男:“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向天亮:“我想想,想想啊……”

????张胜男:“……”

????向天亮:“我想起来了。”

????张胜男:“你说。”

????向天亮:“张科长,我能问几个问题吗?”

????张胜男:“可以。”

????向天亮:“你说的那个书稿,是不是手写的?”

????张胜男:“对。”

????向天亮:“是用十六开的信纸写的?”

????张胜男:“对。”

????向天亮:“摞起来大约有二十厘米厚?”

????张胜男:“对。”

????向天亮:“书稿外面还套着透明的塑料纸?”

????张胜男:“对。”

????向天亮:“小说的名字叫《春之语》?”

????张胜男:“对。”

????向天亮:“小说的作者叫鲁宾,鲁迅的鲁,贵宾的宾?”

????张胜男:“对。”

????向天亮:“不对。”

????张胜男:“什么不对?”

????向天亮:“不对不对,你们搞错了吧。”

????张胜男:“我们什么搞错了?”

????向天亮:“张科长,你们一定是搞错了。”

????张胜男:“你说。”

????向天亮:“鲁宾是县委宣传部长卢海斌的笔名啊,他常在报刊上发表一些散文诗歌,用的笔名就叫鲁宾,这个不是秘密,滨海县很多人都知道。”

????张胜男:“哦……你刚才说的不对,是什么意思?”

????向天亮:“我的意思是说,明明是卢部长的书稿,为什么会变成姜建文家丢失的东西呢?”

????张胜男:“你不知道?”

????向天亮:“我不知道。”

????张胜男:“想不明白?”

????向天亮:“……想不出来。”

????张胜男:“那是因为,卢海斌部长的书稿,一直被姜建文扣着不放。”

????向天亮:“这是为什么?”

????张胜男:“这与本案无关。”

????向天亮:“噢……”

????张胜男:“姜建文扣着卢海斌的书稿,就放在他家的保险箱里。”

????向天亮:“你说的姜建文家丢了不该丢的东西,难道指的就是卢部长的书稿?”

????张胜男:“对。”

????向天亮:“一本破书稿,算什么不该丢的东西啊。”

????张胜男:“姜建文就是这么说的。”

????向天亮:“他在撒谎吧。”

????张胜男:“姜建文说的是实话。”

????向天亮:“有什么根据吗?”

????张胜男:“他老婆许白露可以证明,卢海斌部长也可以证明。”

????向天亮:“噢……既然这样,那就是喽。”

????张胜男:“向天亮,该我问你了。”

????向天亮:“你问,你问。”

????张胜男:“向天亮,请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对卢海斌部长的书稿了解得这么清楚?”

????向天亮:“这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