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753章 形势逼人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明知道会被肖剑南的人所“包围”,还要坚持留下来,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向天亮很明白现在的处境,他知道邵三河也明白,当他附在邵三河耳边,问他是否马上离开的时候,邵三河默默地摇头。

????两个人看着张蒙的人马,在黑夜中突然降临,象一阵风似的,对孤寂的别墅形成了包围。

????突然,四盏探照灯从四个方向,将别墅照得如同白昼。

????向天亮看傻了,“三河兄,这是谁发明的战术啊?”

????邵三河脸色大变,“不好,咱们快跑。”

????不知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一盏探照灯突然改变方向,冲着绿化区照来。

????他妈的,向天亮骂了一声,这不是明摆着冲我和三河兄来的吗?

????邵三河拽了向天亮一把,示意他快离开。

????在探照灯的照射下,稀疏的小树林里,是根本藏不住人的。

????“叭。”

????探照灯应声而灭。

????是向天亮,他抬起枪口,蛮不讲理的开了一枪。

????说时迟,那时快。

????从两个方向响起了枪声,子弹向小树林飞了过来。

????不过,子弹不是射向地面,而是在离地两米以上的空间飞行。

????向天亮和邵三河哭笑不得,这帮土崽子,到底是来抓谁的啊。

????这样一来,不开溜是不行了,万一真的成了冤死鬼,到了阎王那里都没法解释。

????向天亮冲着邵三河做了个撤的手势,右手的枪,也冲着空中射击起来。

????对方象是知道了似的,顿时停止了开枪。

????邵三河转身抓住了绳子,转眼之间就翻上墙头,跳进了黑乎乎的小南河。

????向天亮却是“得理不饶人”,反而一边开枪,一边往前爬了几米。

????从左右两个方向,各有两三个人影,不顾子弹的呼啸,拚命的向小树林扑来。

????向天亮被惹恼了,该死的肖剑南,这不是欺人太甚么。

????他换了一个弹夹,枪口忽地朝下,继续射击着。

????这一轮的子弹,竟然是朝着对方冲来的线路打的。

????左一枪,右一枪,换向迅速,射点准确,打得草坪的泥草四处飞溅。

????冲向小树林的人,迅速的趴在了地上。

????这时,向天亮的身体飞了起来,只见他象只猴子一样,先跳上一棵小树,借着小树的弹力让身体腾空而起,经过三百六十度的旋转,身体就落到了墙头。

????向天亮没有让身体在墙头停留,而是单腿轻点墙头,身体象个风筝似的飘走了。

????邵三河正在泅水,向天亮借势而下,赶在了他的前面。

????来时容易回时难,河水也似乎变得更冷了。

????“三河兄,要我拉你一把吗?”

????“哈哈,小看老前辈啊。”

????“不敢,不过我劝你还是轻装前进吧。”

????向天亮扔掉了身上的包和手枪。

????“这些玩艺儿,扔掉怪可惜哦。”

????邵三河也开始轻装。

????向天亮一边破lang前进,一边笑着问道:“狗日的肖剑南,他如果抓住我们,会怎么问我们呢?”

????“没有作案工具,只是两个春泳爱好者,他问个屁啊。”

????“春泳?呵呵……三河兄,文化水平大为提高嘛。”

????“你在嘲笑我吗?”邵三河笑道。

????向天亮喊道:“不敢,我们加油吧,跟着我原路返回,到达原下水点后再向前游三百米,到了我家我请你喝酒。”

????一个猛子,向天亮消失在水中。

????十多分钟后。

????向天亮和邵三河游回到小河,原来的下水点,吉普车早被人开走了。

????两个人又游了将近三百米。

????这里,正是向天亮的新家所在地。

????一道围墙从水中砌起,围墙的临水处有一扇门,门下还有几级石砌台阶伸入水中。

????向天亮和邵三河坐在台阶上,腿还留在水中,先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又过了十几分钟,向天亮和邵三河已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边喝着酒,一边没事人似的开着玩笑。

????茶几上,放着一盆花生米。

????“天亮,就你这客厅的布置,不象是个月工资只有千把元的小官僚啊。”

????“那你说我象什么?”

????邵三河笑道:“你客厅里的布置,起码得有两三万吧。”

????“至多不少。”

????“所以啊,你参加工作不满两年,就是不吃不喝,顶多也就两万块的工资收入吧。”

????向天亮咧嘴一乐,“你三河兄问我,我就实话实说,本县长不收钱,但名烟名酒收了不少,我这客厅里的摆设,全是靠那些名烟名酒换来的。”

????“哈哈……要是纪委的人问你,你准备怎么回答呢?”邵三河笑着问道。

????“呵呵……报告领导,本人的姐夫李春南,是滨海县十大农民企业家之一,每年的收入都在一百万以上,这幢大楼就是他的房产,本人是个穷光蛋,但我的姐夫不但免费让我住在这里,还向我提供了全套家俱,这里的沙发、彩色电视机、空调、冰箱,等等等等,全是我姐夫买的……请问领导,这样的回答还满意吗?”

????“不是不满意,而是非常的不满意。”

????“啊,为,为什么?”

????邵三河摇着头道:“我们的干部太苦了,这怎么能行呢,怎么能让我们的干部用亲戚家的东西呢?”

????“呵呵……去你的吧。”

????笑过之后,又是喝酒。

????“三河兄,形势逼人啊。”

????“有你同行,没什么好怕的。”

????向天亮看着邵三河道:“三河兄,我是光棍一条,无牵无挂,你可是拖家带口啊。”

????“我想过了,你嫂子本来就身体不好,我明天让她办个半年病休手续,带着孩子回乡下暂住。”

????“半年嘛,用不着这么久吧。”向天亮点着头道。

????“哎,这一次,真的要考验我们了吗?”

????“嗯,照这阵势,是躲不过去了。”

????“何以见得啊?”

????向天亮冷笑着道:“首先,从肖剑南的表现就可以推断,他们的压力有多大,自己人查自己人,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干不出来的,其次,从中也可以推测,对方要致我们于死地的决心是多么的大,再者,在最后双方力量不分高下,处于僵持的情况下,你我还可能要做妥协的牺牲品。”

????“舍车保帅?”

????“这样的事我们没有经历过,但听过应该是不少吧?”

????邵三河苦笑道:“天亮,余中豪和肖剑南都是我们的兄弟啊。”

????“三河兄,不是我说你,在政治上,你太幼稚了。”向天亮感叹道。

????“总不会落井下石吧。”

????“难说。”向天亮就着酒瓶又喝了几口,身体一仰倒在了沙发上,“余中豪和肖剑南同我们一起共过生死,这种情谊是一辈子的,但是不要忘了,他们和我们都在这个体制之内,当需要他们收起这段情谊的时候,他们会的,顶多是犹豫一下,做点思想斗争而已,他们不会害我们,但会与我们划清界线,秘密调查我们,就是在与我们划清界线,以便在需要的时候牺牲我们。”

????“天亮,余中豪和肖剑南同我们一样,不过也是小卒子而已。”

????向天亮点着头道:“这就是我要说的另一个方面,说到底,余中豪和肖剑南也是身不由己,有人要整我们,他们是无能为力的。”

????“市委副书记方应德呢?”邵三河问道。

????“当我们没事时,他是我们的保护伞,当我们有事时,他当不了我们的保护伞,归根到底,他也是棋盘上的一枚棋子,当然,我们是卒子,他是一匹马或一门炮。”

????“江云龙厅长呢?”

????“车。”

????“江云龙厅长的上面呢?”

????向天亮乐道:“当然不会是寡妇睡觉上面没人,做官做到他这样的位置,上面更需要有人撑着,至于是谁我就不知道了,说不定是阿猫或阿狗呢。”

????“哈哈……有比江云龙厅长还大的阿猫或阿狗吗?”

????“呵呵……你要嫌阿猫或阿狗不好听,那就叫xyz吧。”

????“喝酒喝酒,反正就听天由命吧。”

????两个酒瓶一碰,发出一声脆响,两个人看着对方,喝光了瓶子里的酒。

????“三河兄,咱们该对对口供了。”向天亮笑道。

????邵三河憨笑着,“其他事他们抓不着,只有姜建文家被盗的事。”

????“对,三百万。”

????邵三河道:“我反复的想过了,你说得没错,这将是他们针对我们的最佳突破口。”

????向天亮点着头,“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肖剑南也会从这里开始。”

????“那你定个大原则吧。”

????“我还没有想好。”向天亮摇着头。

????邵三河看着向天亮,“不会吧,都火烧眉毛了,你还没有想好?”

????向天亮道:“三河兄,我们现在的最佳对策,是以静制动,随机应变,就是让狗日的肖剑南来想,他也不敢和我们直接接触。”

????邵三河说道:“嗯,还没到那一步,以我的分析,肖剑南的调查既然是不公开的,那他只能从外围着手。”

????“还有。”向天亮思忖着道,“市经济工作会议期间,两套班子成员都不在县里,这应该是江云龙厅长给肖剑南的调查期限,等两套班子成员从市里回来,就等于纸包不住火了。”

????邵三河忽然问道:“你认为,余中豪也会来吗?”

????向天亮怔了怔,“你不说我还差点给忘了,他妈的,说不定啊,肖剑南前脚刚到,余中豪就混进咱们滨海县来了。”

????“好啊,咱们四个还难得凑到一块呢。”

????那么,余中豪和肖剑南会从谁开始调查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