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746章 六个蹊跷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参加市经济工作会议的与会人员,全部都安排在市委招待所,滨海县两套班子住在五楼西区。

????陈美兰和杨碧巧合住一间,杨碧巧去学校看望儿子,房间里只有陈美兰一个人。

????“陈姐,你遇到什么怪事了?”

????向天亮关上门,一个转身,就飞躺在陈美兰的床上。

????“一个小时前,我接到了省公安厅江云龙厅长的电话。”

????微微一怔,向天亮道:“这好象并不奇怪吧,我跟江云龙厅长汇报过我们的关系,呵呵……当然,除了我们在床上的那部分关系。”

????陈美兰娇嗔一眼,伸手在向天亮的胳膊上,轻轻的打了一下。

????“江厅长给我打电话本身并不奇怪,他说他要调往京城也很正常,奇怪的是他主要问的是你的事情。”

????“哦……”向天亮这回是真的怔住了,“陈姐你仔细说说,江厅长都问了你什么?”

????陈美兰微微一笑,从自己的包里拿出录音笔,“我录下来了,你自己听吧。”

????“嚯,敢录江厅长的话,陈姐你比我牛。”

????陈美兰顺利摁下了录音笔上的播放键,“都是向你学的呗。”

????向天亮一遇开会就瞌睡,上午的会议,他就躲在角落里打盹,陈美兰坐在前排,知道他那点臭毛病,就拿了他的录音笔记录会议内容,所以录音笔在她手里……

????江云龙:“小陈同志,你和小向的关系处得怎么样啊?”

????陈美兰:“江厅长请放心,我们很团结。”

????江云龙:“哦,我知道你们折腾了一阵子,应该在滨海县站稳脚跟了。”

????陈美兰:“基本上算是吧。”

????江云龙:“你小陈我还是了解的,不过,你家那位,小许许西平,他不反对你和小向的合作吗?”

????陈美兰:“江厅长,小向和我家西平是私交甚笃的朋友。”

????江云龙:“噢……我明白了,这是你们清河人的光荣传统,政见不同,私谊照旧,这很好嘛。”

????陈美兰:“是的,小向和我家西平有过约定。”

????江云龙:“嗯,小陈同志,知道我要调离东江的事了吗?”

????陈美兰:“知道,小向昨晚告诉我了。”

????江云龙:“你有什么感想呢?”

????陈美兰:“这个么……您离开东江后,市委方副书记,还有小向,他们的压力会陡然增加,至少,至少清河的政局会有微妙的变化。”

????江云龙:“说得不错,这是明摆着的。”

????陈美兰:“江厅长,我相信方副书记……他们不会辜负您的厚望的。”

????江云龙:“唔……小陈同志你知道我最担心什么吗?”

????陈美兰:“这个……请领导明示。”

????江云龙:“或者说,我唯一担心的是一个人。”

????陈美兰:“小向。”

????江云龙:“对,我唯一担心的是小向。”

????陈美兰:“您是怕……怕小向受到别人的报复?”

????江云龙:“你说呢?”

????陈美兰:“嗯……有可能,不,是很有可能。”

????江云龙:“小陈同志,我想问你一点事,是关于小向的。”

????陈美兰:“江厅长,您问吧。”

????江云龙:“小向到了滨海之后,表现怎么样啊?”

????陈美兰:“这个……江厅长,您,您不知道吗?”

????江云龙:“我是说,他在具体的工作中,有没有出现问题啊?”

????陈美兰:“什么……什么问题?”

????江云龙:“嗯……你就站在你的角度,随便谈,随便谈嘛。”

????陈美兰:“怎么说呢,小向同志是严于律己奉公守法的,他分管全县的农业工作,和县经济开发区的工作,目前各项工作刚刚开始,以我个人的角度看,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失误或问题。”

????江云龙:“你知道他冒过几次险吧。”

????陈美兰:“这我知道,但是,具体的情况我没问,他也没告诉我。”

????江云龙:“那么,他在经济上有问题吗?”

????陈美兰:“江厅长,这个我可以保证,别看小向有点抠,但他很少沾钱,据我所知,他连自己每月多少工资都不清楚,而且和社会上的交往也很少,不象有些人,三天两头的出入各种楼堂馆所。”

????江云龙:“嗯,我是担心他的亲朋好友,他们向家在滨海是个大家族,家庭成员众多,他自己不出问题,但不能保证他的家庭成员吧。”

????陈美兰:“这个……这个我倒没太注意,不过,我们发现小向很少回家,他家里人也很少来找他,据我所知,小向参加工作后,他们家里有过约法三章,家庭成员不会影响他的工作。”

????江云龙:“这就好,这就好嘛。”

????陈美兰:“江厅长,小向他……是不是,是不是……”

????江云龙:“噢……你别误会,我不是说小向有问题,他太年轻了,经验不足啊。”

????陈美兰:“江厅长,您是不是,是不是听到什么了?”

????江云龙:“哈哈……小陈同志,不要太敏感嘛。”

????陈美兰:“我知道,小向得罪过一些人,难免会有人背后议论他。”

????江云龙:“对,这很正常嘛,俗话说,哪个人前不说人,哪个背后不被说,就象你小陈同志,工作再怎么认真谨慎,不照样有人议论吗。”

????陈美兰:“江厅长,您说得对。”

????江云龙:“小陈同志,小向太过年轻,你要好好的帮助他啊。”

????陈美兰:“是,我们互相帮助。”

????江云龙:“不是互相帮助,是你要管住他,督促他。”

????陈美兰:“江厅长,我记住了。”

????……

????向天亮收起录音笔,皱起眉头,傻傻的望着天花板。

????“哎,你怎么啦?”陈美兰小声问道。

????“他妈的。”向天亮先骂了一声,然后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从昨天下午到现在,我遇到的全是蹊跷事啊。”

????“蹊跷?什么蹊跷呀?”

????向天亮先把他遇到的事,包括昨天和江云龙厅长的见面,都告诉了陈美兰。

????陈美兰思忖着道:“我怎么觉着,好象……好象没什么蹊跷的吧。”

????向天亮起身下床,点上一支烟后,在房间里来回踱起了慢步。

????“陈姐,我们来捋捋啊……昨天晚上的两件要,一是我和咱们的老领导高兴见面,二是下套让高尧和焦春钻,这两件事与我所说的蹊跷无关,咱们先放在一边。”

????“嗯,我同意你的分析,这两件事基本上是你主动挑起的。”陈美兰点着头。

????向天亮说道:“还有两件事要确认,一是江云龙厅长调离东江,二是江云龙厅长通报的那个情报,我认为应该是事实,没什么可以怀疑的地方。”

????陈美兰又点了点头,“你说得对,江云龙厅长调离东江省的事,今天上午已经传开了,如果不是事实,不会传得这么快的,只是上面还没有正式宣布而已。”

????“现在,我来说说蹊跷的事,第一,江厅长一到清河就找我,带着我去市警备区,一方面当着我的面通报案情,却又遮遮掩掩,另一方面却没有对我布置具体任务,这很反常,我帮他办过不少事,他从来没有这样过,第二,他让我陪着在清河江边坐了一会,言谈之间,除了他调离东江省的事,似乎并没有谈什么,而我总感觉,他心里还有什么话没说出来……上述两点联系起来,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仿佛江厅长对我掩瞒了什么。”

????陈美兰微笑着说道:“小向,你的感觉好象一直都相当的准确。”

????“第三,高尧市长找我谈话,他的表现也很反常,咱们昨天晚上那么耍他,可以说,只要把他和焦春的事往外散播,完全可以让他名誉扫地,但是,从他的脸上和话里,居然闻不到一丝怒火,不仅如此,他还有三个反常举动,一,他很爽快的批给我六百万,要知道全市一年的预算外资金总额不过才三四千万,他为什么那么大方,二,他承诺以后不再搔扰你,根据狗改不了吃屎的道理,他这不是骗人吗,三,他主动要求和我交朋友,纯属是上天摘星星,不可能嘛。”

????陈美兰道:“也许,他是怕我们揭露他和焦春的事吧。”

????向天亮摇了摇头,“不可能,他们的丑事要是暴露,那设局制造他们丑事的我不也跟着完蛋吗?”

????“也对,你继续说。”

????“第四个蹊跷,是我从市府大楼出来后,接连遇上余中豪和肖剑南,这两个家伙的脾气秉性我最了解了,可是,今天却都和以前大不相同,都来找我,都不谈正事,都说想我了,都在打着哈哈……总之,当这两个家伙坐在我车里的时候,总觉得气氛怪怪的。”

????“还有吗?”

????向天亮继续说道:“第五个蹊跷,就是江厅长找你,他的话你不觉得很蹊跷吗,你都说是怪事呢,第六个蹊跷,也是最蹊跷的,是余中豪对我撒了谎,他的那个秘书肖凯歌,就是肖子剑的儿子,余中豪说肖凯歌在厅里值班,可是手机关机,人不在值班室,同事也不知道他的去向,你说肖凯歌是在值班吗?还有,我刚刚在楼下大厅,肖子剑明明看到我送在那里,却居然视而不见,这不应该是他平常对我的态度啊。”

????陈美兰想着,俏脸忽地变了,“难道说……”

????正在这时,向天亮的手机响了。

????接通手机不过三五秒钟,向天亮眉头一皱,一屁股跌坐到床沿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