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679章 狗咬狗(上)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徐宇光忽然沉默了。

????他盯着洪海军看了许久。

????离着十几米远,深深的夜色,让排水沟里的向天亮看不清徐宇光脸上的表情。

????但旁观者清,向天亮知道老奸巨滑的徐宇光在想什么。

????洪海军也不傻。

????寂静的桉树林里,今晚没有傻瓜。

????洪海军:“哼,怎么跟我客气起来了?”

????徐宇光:“我会客气吗?”

????洪海军:“你是不会客气,你对自己都不客气,怎么可能对别人客气呢?”

????徐宇光:“什么意思?”

????洪海军:“你懂的。”

????徐宇光:“哦,这几年读了几本书,水平提高不少嘛。”

????洪海军:“少说风凉话,我不过是条丧家之犬。”

????徐宇光:“我在问你那。”

????洪海军:“你不该掺和到姜副县长的事里去。”

????徐宇光:“你是这么认为的?”

????洪海军:“他是张书记的人,你是陈县长这边的,你就不该掺和他那点破事。”

????徐宇光:“哼。”

????洪海军:“放心,我不会对你录音的。”

????徐宇光:“是吗?”

????洪海军:“不相信?”

????徐宇光:“我谁都不信。”

????洪海军:“随你便,要不搜一搜?”

????徐宇光:“算了,你我是一条船上的,你想算计我,我是防不胜防的。”

????洪海军:“老徐,我现在掉进水里,已不在船上,正等着你扔一根救命稻草呢。”

????徐宇光:“你真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掺和老姜的事?”

????洪海军:“很想知道。”

????徐宇光:“你先说说,你是怎么想这个问题的?”

????洪海军:“难道不是为了权争官斗吗?”

????徐宇光:“继续说。”

????洪海军:“很多人都说,当时的副书记李璋要调离滨海,去南河县担任县委副书记,他留下的空缺,由你顶上去。”

????徐宇光:“有这个说法,但市委领导班子调整了,新领导新想法,下面的人是无论为力的。”

????洪海军:“可是,向天亮这时候突然调来了滨海县。”

????徐宇光:“一根搅屎棍,他对政治连个屁都不懂,他来滨海就是搅事的。”

????洪海军:“他把李璋板倒了,副书记一职旁落他人,所以你恨他,正好他在玩姜建文副县长,于是你想乘机报复他。”

????徐宇光:“幼稚。”

????洪海军:“大家都是这么议论的。”

????徐宇光:“大家?几个人算是大家?整个事件,本来就没几个人知道,这是你自己的想法吧?”

????洪海军:“我说错了吗?”

????徐宇光:“说对了一点点,水往低处流,人向高处走,我是想当副书记,这没错吧。”

????洪海军:“没错,要是市里不派人,你是最有资格的。”

????徐宇光:“可是,这不是主要原因。”

????洪海军:“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徐宇光:“还记得谢自横吗?”

????洪海军:“怎么不记得,我当刑警立二等功的时候,他是县公安局长,是他亲手给我颁的奖。”

????徐宇光:“谢自横调任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后,本来是接替他的职务的?”

????洪海军:“当时好象有两个人选,一个是王再道,另一个就是你。”

????徐宇光:“我当时不过是副检察长,为什么会看上我?”

????洪海军:“我听说,听说是谢自横推荐了你。”

????徐宇光:“他为什么会推荐我?”

????洪海军:“不知道,难道,难道……”

????徐宇光:“不错,我们是朋友,不是很公开的朋友,谢自横对我来说,是亦师亦友的关系。”

????洪海军:“噢,我说么。”

????徐宇光:“要不是当时的县委领导班子妥协,我就是县公安局局长了。”

????洪海军:“但你后来的收获更大,纪委书记比公安局长排位靠前嘛。”

????徐宇光:“谢自横在清河是怎么翻船的?”

????洪海军:“打铁还得自身硬,当然是他自己的原因嘛。”

????徐宇光:“哼,能最后压死骆驼的,往往是一根稻草。”

????洪海军:“这个我也听说过,听说是向天亮干的。”

????徐宇光:“对,没有向天亮,谢自横不会这么惨,就象咱们县里的两位,李璋和王再道,没有向天亮,他们不会垮台。”

????洪海军:“可是,我听说向天亮的工作,被谢自横废了,人家报仇,应该也可以理解。”

????徐宇光:“那我为谢自横报仇,你会理解吗?”

????洪海军:“理解。”

????徐宇光:“这么说,你现在同意我的做法了?”

????洪海军:“算是吧。”

????徐宇光:“什么叫算是。”

????洪海军:“我支持你对付向天亮,但不支持你的办法。”

????徐宇光:“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洪海军:“我?人微言轻,我能有什么办法。”

????徐宇光:“好了,还是回到原来的话题,我有把握帮你脱困,你还会帮我继续吗?”

????洪海军:“我同意。”

????徐宇光:“好,我问你,能百分之百确定,是向天亮和邵三河拿走了姜副县长家的东西吗?”

????洪海军:“这个已经可以确定了,但是,除了向天亮和邵三河,也许还有一个杜贵临,我是说也许。”

????徐宇光:“那个杜贵临么,没那么大的胆子,顶多是个帮凶而已。”

????洪海军:“你说得是。”

????徐宇光:“我一直没和你明说,姜副县长的保险箱里,到底藏着什么东西。”

????洪海军:“这还用说么,除了那个所谓的书稿,就是钱呗。”

????徐宇光:“你怎么知道的?”

????洪海军:“姜副县长卖官收钱,谁不知道啊。”

????徐宇光:“你猜猜是多少钱?”

????洪海军:“那么大一个保险箱,没有五百万,起码也能藏个两三百万。”

????徐宇光:“那你想想,向天亮和邵三河拿走钱后,会藏在什么地方?”

????洪海军:“你还别说,我真是以此查过,可以说毫无头绪。”

????徐宇光:“他们会据为己有吗?”

????洪海军:“我不相信。”

????徐宇光:“为什么?”

????洪海军:“权力比金钱重要,我认为他们是为权力而斗,不会把区区几百万放在眼里。”

????徐宇光:“那这钱哪里去了?”

????洪海军:“不知道。”

????徐宇光:“查起来困难吗?”

????洪海军:“说句实话,我查过了,但查不出来。”

????徐宇光:“银行方面呢?”

????洪海军:“查过了,他们不会这么傻。”

????徐宇光:“你的估计呢?”

????洪海军:“钱不会在他们手上,但应该还在他们掌握的范围内。”

????徐宇光:“这是什么意思?”

????洪海军:“我是说,他们不会据为己有,但也不会交给组织。”

????徐宇光:“你是说悄悄的处理掉了?”

????洪海军:“对。”

????徐宇光:“那么,你认为这事还有文章可做吗?”

????洪海军:“不能。”

????徐宇光:“为什么?”

????洪海军:“把整个事情公开,说向天亮和邵三河偷了姜副县长的钱,那他们三个就会同归于尽,你知情不报,也会跟着倒霉。”

????徐宇光:“如果我主动揭开盖子呢?”

????洪海军:“你不敢。”

????徐宇光:“我为什么不敢?”

????洪海军:“他们要是联起手来,反过来咬你一口,说你诬陷他们,你就将百口莫辩。”

????徐宇光:“他们会吗?”

????洪海军:“你说过的,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徐宇光:“说得是。”

????洪海军:“老徐,你是明知故问。”

????徐宇光:“那你说说,这个事情现在可以收手吗?”

????洪海军:“不能。”

????徐宇光:“为什么不能?”

????洪海军:“政治斗争,你死我活嘛。”

????徐宇光:“太笼统了。”

????洪海军:“第一个不能,向天亮和邵三河不会收手,耗费了那么多精力,怎么向县委交待,怎么向手下交待。”

????徐宇光:“嗯,还有呢?”

????洪海军:“因为第一个不能,才有第二个不能,我和老狼不会束手就擒,我们还想活着。”

????徐宇光:“第三呢?”

????洪海军:“第三个不能,是你也不会收手,你要是主动提出收手,向天亮和邵三河会让你生不如死,你甘心吗?”

????徐宇光:“你说得对,那该怎么办呢?”

????洪海军:“真要我说吗?”

????徐宇光:“废话。”

????洪海军:“收手。”

????徐宇光:“收手?”

????洪海军:“对。”

????徐宇光:“你不是说不能收手吗?”

????洪海军:“好死不如赖活。”

????徐宇光:“让我向向天亮和邵三河认输,然后做他们的奴才。”

????洪海军:“那总比输了好吧。”

????徐宇光:“噢……你原来是这么想的啊。”

????洪海军:“老徐,我约你出来,就是想和你谈这个。”

????徐宇光:“哦……”

????洪海军:“你不同意?”

????徐宇光:“我么,倒是无所谓,大不了象王再道那样,灰溜溜的下台回家,可是你呢?”

????洪海军:“我?我就是一个带私枪的事,顶多是双开,严重点判我三年缓刑,好死不如赖活嘛。”

????徐宇光:“你其他的事呢?”

????洪海军:“他们没有证据。,”

????徐宇光:“噢……你是真的害怕了。”

????洪海军:“你硬要这么说,那我承认,我是害怕了。”

????徐宇光:“那么,你的那个兄弟,老狼,他也同意吗?”

????洪海军:“他听我的,再说,他也想过几天安稳的日子。”

????徐宇光:“……”

????洪海军:“老徐,请你慎重考虑。”

????徐宇光:“哼。”

????洪海军:“你……你到底什么意思?”

????徐宇光:“你以为我会同意吗?”

????洪海军:“那你到底想干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