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670章 端倪初露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通过夜视镜,向天亮看到了一辆轿车,从车型上判断,那是一辆桑塔纳。

????轿车边站着一个人,只看侧影,就能知道他就是洪海军。

????向天亮目测着距离,至少还有四十米,离得太远了,如果洪海军要说话,只要稍稍压低嗓子,就什么也听不到。

????来这里不是看戏,而是听戏的,向天亮决定继续接近。

????他向后做了个手势,示意周必洋留在原地掩护,自己在u型排水沟里,不用手脚,却利用身体的伸缩甸甸前行,连排水沟里的枯叶,都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这是向家绝学之一,蚯蚓步,周必洋看得佩服不已,堂堂的副县长,别提出生入死,仅深更半夜趴在排水沟里,就是不容易。

????周必洋驾好狙击步枪,但不是朝着向天亮的方向,而是朝着侧后的一大片区域。

????这又是向天亮和周必洋耍的小心眼。

????向天亮的身后无须保护,有周必洋在么,而向天亮仅仅应付一个洪海军,应该不成问题。

????周必洋防范的重点,还是暗中那个老狼,假如他真的就在树林里的话。

????向天亮还有一门绝学,闭气功。

????他爬到离洪海军十米左右的地方,摆好姿势后就一动不动了。

????看得出,洪海军确实在等人。

????他靠着车门,很有耐心的样子。

????但向天亮却分明看出了洪海军的不耐烦,因为他的一只脚,不住的碾磨着地上的枯叶。

????终于,树林外射进了一道亮光,缓慢的转动。

????向天亮明白,有车来了。

????果然,洪海军站直了身体。

????又一辆桑塔纳驶进了树林,在洪海军面前停住。

????车门缓缓打开,下来的人,让向天亮吃了一惊。

????竟然是常务副县长姜建文的秘书张思成。

????这是怎么回事?向天亮大惑不解,怎么可能是张思成呢。

????洪海军:“你又来迟了。”

????张思成:“谁让你找了这么一个鬼地方呢。”

????洪海军:“这里比城里安全。”

????张思成:“安全?有安全的地方吗?”

????洪海军:“别发牢骚了,这方面我比你懂。”

????张思成:“还有,那天绑我的家伙,下手也忒重了,我的胳膊现在都还疼着呢。”

????洪海军:“呵,假戏真做嘛。”

????张思成:“还有那个讨厌的周必洋,第二天把我带到你们公安局,翻来覆去的问了老半天。”

????洪海军:“你没说多余的话吧。”

????张思成:“那倒没有,早有准备嘛。”

????洪海军:“可惜,他们没把注意力往你身上集中啊。”

????张思成:“不错,苦肉计白使了。”

????洪海军:“他怎么样?”

????张思成:“急呗。”

????洪海军:“急有什么用?”

????张思成:“没办法,这潭浑水本来就不该趟。”

????洪海军:“我知道,现在是骑在马背上,下不来了。”

????张思成:“不错,进退两难。”

????洪海军:“你和他接触的机会多,也不劝劝他。”

????张思成:“劝?怎么劝?你我都不过是过了河的卒子,他能听我们的吗?”

????洪海军:“那倒也是,当不上副书记,他心里失衡了。”

????张思成:“你也看出来了。”

????洪海军:“他那点心思,别人看不出来,我们还能不知道?”

????张思成:“嗯,机会摆在面前,也抓住了,最后还是失去了,的确令人绝望。”

????洪海军:“不说这些了,他派你找我,究竟有什么事?”

????张思成:“他说你好久不联系他了。”

????洪海军:“我不方便。”

????张思成:“事办得怎么样了?”

????洪海军:“不怎么样?”

????张思成:“哎,什么叫不怎么样?”

????洪海军:“姜副县长家的东西,既不是高永卿干的,也不是卢海斌干的,但卢海斌有可能知道是谁干的。”

????张思成:“这就怪了,许白露不是,赵大刚也不是,现在你说高永卿和卢海斌也不是,那会是谁干的呢?”

????洪海军:“向天亮。”

????张思成:“向天亮?”

????洪海军:“对,是他带人干的,如果我估计得不错,他的帮手是邵三河或者是杜贵临,要么,邵三河和杜贵临都参与了。”

????张思成:“这个……你确定吗?”

????洪海军:“确定。”

????张思成:“理由呢?”

????洪海军:“打开那种三锁保险箱,是个纯技术话,我敢放言,就是把清河的窃贼高手都请来,也未必能打得开。”

????张思成:“这个理由……好象不太充分吧。”

????洪海军:“还有,我拿到姜副县长的真片子了。”

????张思成:“片子?”

????洪海军:“就是他鼻梁被打断后拍的片子。”

????张思成:“噢,敢情原来的都是假的啊。”

????洪海军:“对,我把片子复制了一份,请教了一些武术行家,他们一致认定,打在姜副县长鼻子上的那一拳,出自向家拳第一路第七招,黑虎掏心拳,出拳的人只用了几成的功力,手下留情了,不然,姜副县长的脸怕是早被打烂了。”

????张思成:“这个……这个能通过片子看出来?”

????洪海军:“能,南河县有一个老中医,既精通武术,又是骨伤科大夫,人家一眼就看出来了。”

????张思成:“所以,你认定是向天亮干的?”

????洪海军:“你想想,会使向家拳的、又会开保险箱的、还敢去县领导家的,这样的人除了向天亮还会有谁?”

????张思成:“嗯,我同意你的判断,向家人我见过几个,听说过不少,一个个都老实巴交的,唯有向天亮是个另类。”

????洪海军:“是的,也只有他,才能干出这种事来。”

????张思成:“既然确定了目标,下一步不就好办了吗。”

????洪海军:“你说得倒是轻巧,好办个屁。”

????张思成:“怎么了?”

????洪海军:“这种甚,把柄在人家手里,本来就应该私下讲和,大家都是场面上的人,关起门来,什么事都好办。”

????张思成:“你以为我没劝过他啊,一根筋,听不进去啊。”

????洪海军:“说说,县委的形势如何?”

????张思成:“总的讲,岌岌可危吧。”

????洪海军:“怎么,张书记要抛弃姜副县长?”

????张思成:“这种可能性最大。”

????洪海军:“要是张书记倒过去,高永卿肯定跟着,那向天亮的腰板就更硬了。”

????张思成:“是的,陈县长的日子就更难过了。”

????洪海军:“他有什么对策?”

????张思成:“嗯,我来之前,他说了上中下三策。”

????洪海军:“哦,说来听听。”

????张思成:“上策是找到姜副县长家丢失的东西,从而拿住向天亮,继而扳到他背后那帮人。”

????洪海军:“既找回东西,又能拿住人,倒是一条上佳之策。”

????张思成:“中策是不管人,找到东西烧掉就行了,只要没有证据,向天亮他们也蹦达不起来,这样的话,这事就算过去,大家以后继续耗着。”

????洪海军:“是个好办法,但太过于一厢情愿了吧。”

????张思成:“还有下策。”

????洪海军:“思成,不会是,不会是……”

????张思成:“没错,不管东西在哪里。”

????洪海军:“也就是说,不管姜副县长的死活了。”

????张思成:“是的。”

????洪海军:“让我直接对向天亮和邵三河下手?”

????张思成:“对,一不做二不休。”

????洪海军:“哼,先不说能不能得手,就说这后果,他考虑过没有?”

????张思成:“要不怎么说是下策呢。”

????洪海军:“下策就是杀人灭口?”

????张思成:“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嘛。”

????洪海军:“杀人灭口,谈何容易。”

????张思成:“怎么,你们二人联手,也对付不了向天亮和邵三河?”

????洪海军:“本来可以。”

????张思成:“什么叫本来可以?”

????洪海军:“我说过,我们是一加一大于二。”

????张思成:“我知道,你说过,向天亮和邵三河联手,是一加一小于二。”

????洪海军:“对。邵三河的胳膊受过两次伤,一般人尚能对付,但要是和我单练,他准输。”

????张思成:“那你怎么说谈何容易?”

????洪海军:“明白的说吧,我们只有两个人,而他们不是两个人在战斗。”

????张思成:“他们请了高手?”

????洪海军:“其他人倒不足为虑,但我隐觉得,市局派人下来了。”

????张思成:“哦,真有人来了?”

????洪海军:“没看见人,但我相信我的感觉。”

????张思成:“那,那会是谁呢?”

????洪海军:“市公安局原来就两把好手,余中豪调到省厅后,就剩下了肖剑南。”

????张思成:“我听说过,也是个狠角色那。”

????洪海军:“在滨海,邵三河人称邵阎王,在清河,肖剑南人称肖阎王,你说狠不狠?”

????张思成:“老洪,你怕了?”

????洪海军:“怕?我还有怕的资格吗?”

????张思成:“那不就行了,干呗。”

????洪海军:“怎么干?”

????张思成:“你们在暗处,他们在明处,打冷枪,扔炸弹,你们不是行家里手吗?”

????洪海军:“唉,此一时,彼一时啊。”

????张思成:“怎么,你被发现了?”

????洪海军:“不错,今晚周必洋审了我一个小时。”

????张思成:“审你?”

????洪海军:“跟审差不多。”

????张思成:“都说什么了?”

????洪海军:“局党委决定,对我进行调查。”

????张思成:“凭什么,没有证据,他们敢调查你?”

????洪海军:“既然符合嫌犯特征的人都要调查,我是无法回避的。”

????张思成:“你从周必洋的话里听出了什么?”

????洪海军:“一个意思,他们认准了,我就是那个神秘人。”

????张思成:“你没露出破绽吧?”

????洪海军:“周必洋是审词讯高手,噜哩噜嗦的说了一大通,我能不露出破绽吗?”

????张思成:“什么破绽?”

????洪海军:“我和他比枪了,我很快。”

????张思成:“这不算什么吧?”

????洪海军:“这至少证明,三年前的袭警案,我有能力打伤周必洋。”

????张思成:“除此之外呢?”

????洪海军:“我当着周必洋拨出来的枪,不是我的公务用枪,而是我私下搞来的枪。”

????张思成:“这……这有问题吗?”

????洪海军:“你想想,周必洋是什么人,更不用说向天亮和邵三河,只要去枪械室一查,我就露馅了。”

????张思成:“这会是什么后果?”

????洪海军:“定职反省加隔离审查,以我的职位和事情的性质,他们不需要通过县委和县纪委,就能让我失去自由,到那时,他们甚至不用管我是不是神秘人,就可以对我立案侦查,并向检察院提请逮捕。”

????张思成:“老洪,那……那你准备怎么办?”

????洪海军:“不知道。”

????张思成:“你,你想跑?”

????洪海军:“往哪里跑,我不象你,光棍一条,我可是上有老下有小。”

????张思成:“总得想个办法吧?”

????洪海军:“告诉他,我要见他。”

????张思成:“我可以转达。”

????洪海军:“告诉他,必须的,否则我去自首,大家都玩完。”

????张思成:“老洪,你冷静点。”

????洪海军:“你记住了,明天晚上十二点,我在这里等他。”

????张思成:“一定要面见吗?”

????洪海军:“是的,如果我估计得没错的话,他们已经对我上了手段,手机、寻呼机和电话,都会被监听的。”

????张思成:“老洪,你也不要太过悲观,相信办法总比困难多的。”

????洪海军:“哼,思成啊,你我相识一场,我给你一句忠告。”

????张思成:“你说。”

????洪海军:“小心鸟尽弓藏,你懂的。”

????张思成:“嗯。”

????洪海军:“还有,你不但在姜建文身边做卧底,还睡了他老婆,他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一旦他们联合,第一个收拾的就是你,所以,你好自为之吧。”

????张思成:“老洪,我明白了,谢谢。”

????洪海军:“你先走吧。”

????张思成:“老洪。”

????洪海军:“你还有事?”

????张思成:“那个,那个……”

????洪海军:“都什么时候了,还婆婆妈妈的。”

????张思成:“你,你认不认识几个蛇头啊?”

????洪海军:“你想出去?”

????张思成:“正象你说的,我总得想个办法吧。”

????洪海军:“嗯……行,过了明天,你再来找我。”

????张思成:“那我先谢谢了。”

????洪海军:“废话,快回去吧。”

????……

????张思成开车走了。

????洪海军点上一支烟,吸完,才上车离开。

????u型排水沟里的向天亮,这才开始起身喘气。

????这场大戏已渐入**,真相马上就要揭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