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655章 卢海斌的纠结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不得不佩服卢海斌,尽管他有时候有点傻,比方说,留着书稿当宝贝,但他还是有头脑的,藏在天花板上的书稿被发现被烧毁,他居然“一语中的”的直接将怀疑矛头对准了向天亮。

????同时,他也有点佩服自己,他早就预料到,同是县委常委,卢海斌不如肖子剑可靠,肖子剑对自己的支持是无条件,也是彻底的,而卢海斌一开始就有点摇摆,既非心甘情愿,又是利益交换。

????向天亮在柜子里偷着乐,卢海斌把自己形容为装在风箱里的老鼠,他还真说对了,他这不是两面受气,而是两头受气。

????当然,向天亮现在担心的还是怎么离开,将近一米八的个头,卷缩成一团,也是活受罪啊。

????但卢海斌没有停止说话的意思,他的情绪正被他自己的想法所左右。

????而贾惠兰心里正急得不行,向天亮在柜子里备受煎熬,她是心疼得很,但她还是要“引导”卢海斌发泄,自己的丈夫她太了解了。

????贾惠兰:“老卢,什么叫‘装在风箱里’呀?”

????卢海斌:“你还不明白吗,本来书稿在姜建文那里,我顶多是受他一个人摆布,现在又多出一个向天亮,你叫我以后听谁的帮谁的?”

????贾惠兰:“嗯,这么说,向天亮帮你拿回书稿是帮错了。”

????卢海斌:“你不懂,这是政治。”

????贾惠兰:“老卢,你少拿政治说事。”

????卢海斌:“退一步说,向天亮帮我拿回书稿,我在人事调整中支持了他,我们互不相欠。”

????贾惠兰:“既然是互不相欠,那你就没必要耿耿于怀了。”

????卢海斌:“幼稚,你以为向天亮有这么好心吗?”

????贾惠兰:“我看他是好心的。”

????卢海斌:“好心?向天亮这小子,坏得很呢。”

????贾惠兰:“他坏在何处?”

????卢海斌:“你别看他年纪轻轻,满脸堆笑,其实是为人狡诈,心狠手辣,这书稿是他帮我拿回来不假,以身作则道他就不能留一手吗?”

????贾惠兰:“留一手?他当初要留了一一手,干么今天又要来烧毁呀。”

????卢海斌:“哼,你真以为他烧毁书稿了?”

????贾惠兰:“是呀,我亲眼看到的,厨房里到处是灰烬呢。”

????卢海斌:“他要是烧一部分,而留下了大部分,你会看得出来吗?”

????贾惠兰:“这个……我倒看不出来,但向天亮不至于吧。”

????卢海斌:“妇人之见,我看向天亮就是这么做的,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先是好人,后做歹人。”

????贾惠兰:“你是说?”

????卢海斌:“他只要保留部分书稿,以后就能随时用来要挟我。”

????贾惠兰:“噢,如果真是这样,那不如当初就烧掉。”

????卢海斌:“你又错了。”

????贾惠兰:“什么错了?”

????卢海斌:“早知今日,还不如让书稿继续留在姜建文那里。”

????贾惠兰:“为什么?”

????卢海斌:“还是那个道理,书稿留在姜建文那里,我顶多受他一个人支配,现在多了一个向天亮,我以后无所适从啊。”

????贾惠兰:“老卢,姜建文没书稿了,以后对你应该没有威胁了吧。”

????卢海斌:“你又太天真了,万一在书稿这件事上,姜建文也留了一手呢?”

????贾惠兰:“那……那该怎么办呢?”

????卢海斌:“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现在啊,他们两边斗得正狠那。”

????贾惠兰:“老卢,你,你都知道了?”

????卢海斌:“嗯,你知道是在我身边保护我吗?”

????贾惠兰:“谁呀?”

????卢海斌:“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肖剑南,他就扮成我的司机,暗中还有他带来的几个手下。”

????贾惠兰:“他们,他们真煞费苦心呀。”

????卢海斌:“据肖局长说,姜建文雇了人,一心想夺回书稿,可能会不择手段,所以,由他来保护我,你的身边,应该是向天亮在暗中。”

????贾惠兰:“下午向天亮救我的时候,已经跟我说过了。”

????卢海斌:“但是,我觉得没有这么简单。”

????贾惠兰:“怎么,难道还有其他的原因?”

????卢海斌:“有,而且肯定有。”

????贾惠兰:“你怎么知道的?”

????卢海斌:“我好歹也是县委常委,当然有我的消息渠道。”

????贾惠兰:“那,那是什么原因呢?”

????卢海斌:“我听说,向天亮和邵三河潜入姜建文家,拿打开他的保险箱,在拿走书稿的同时,还同时拿走了姜建文的不少重要东西,包括钱。”

????贾惠兰:“这,这可能吗?”

????卢海斌:“我本来也怀疑,但现在看来,不仅可能,而且可能。”

????贾惠兰:“为什么?”

????卢海斌:“向天亮和邵三河都是厉害角色,他们请来一个和自己相当厉害的肖剑南,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他们的对手非常厉害,说明姜建文在孤注一掷,这就反过来证明,姜建文有足以致自己于死地的东西,正落在向天亮的手里。”

????贾惠兰:“老卢,如果正象你所说的,他们两边斗得你死我活,你不能就这样夹在中间呀。”

????卢海斌:“你说怎么办?”

????贾惠兰:“选择。”

????卢海斌:“选择?你要我怎么选择?”

????贾惠兰:“那还用说吗,谁值得你信任,你就向谁靠拢。”

????卢海斌:“我看他们哪一边都不值得信任。”

????贾惠兰:“那……那就选择强者呗。”

????卢海斌:“谁是强者?”

????贾惠兰:“目前来说,我认为是向天亮他们。”

????卢海斌:“哼,你又错了。”

????贾惠兰:“我错了?”

????卢海斌:“对。”

????贾惠兰:“那,那也许,也许是我不了解情况吧。”

????卢海斌:“从表面上看,你说得没错,现在是向天亮这边强大,咄咄逼人,姜建文那边是处于弱势,处处被动。”

????贾惠兰:“表面上看?我,我不懂。”

????卢海斌:“对,从表面上看,现在的县委常委会,副书记陈美兰、组织部长肖子剑、政法委书记邵三河、**部长黄磊和武装部长许贤峰,都几乎有一半的人在支持向天亮,而剩下的人里,除了我,书记张衡和县委办主任高永卿一伙,县长陈乐天和纪委书记徐宇光密不可分,姜建这则是自顾不暇。”

????贾惠兰:“这不是强弱分明么。”

????卢海斌:“副书记陈美兰是上面派来锻炼的,说不定哪天拍拍屁股就走了,组织部长肖子剑不是帅才,难成大器,政法委书记邵三河不会玩政治,顶多是个干将,**部长黄磊和武装部长许贤峰的年龄都快到点了,说不定明后年就要退下来了,你说他们强在哪里?”

????贾惠兰:“嗯,你说得有道理,那另一边呢?”

????卢海斌:“书记张衡和县委办主任高永卿,县长陈乐天和纪委书记徐宇光,看着是两个团体,但现在姜建文有求于徐宇光,两个人正在联手,这么一来,书记张衡和县长陈乐天就有可能联手,一旦书记张衡和县长陈乐天真正联手,他们就能由弱变强。”

????贾惠兰:“张书记和陈县长真会联手吗?”

????卢海斌:“据我得到的消息,徐宇光和姜建文已经联手,张书记和陈县长目前还没有联手,但联手的趋势相当大。”

????贾惠兰:“所以,你凭此判断,就犹豫不决了?”

????卢海斌:“不光是这些。”

????贾惠兰:“还有什么?”

????卢海斌:“还有,最主要的还是张书记和陈县长两个人。”

????贾惠兰:“他们?他们又怎么了?”

????卢海斌:“你还看不出来啊,以张书记的年龄、能力和关系,他能往上升吗?”

????贾惠兰:“够呛,我看他顶多再当几年一把手,就原地靠边了。”

????卢海斌:“陈县长呢?”

????贾惠兰:“他连张书记都不如,顶多等张书记退了以后,他顶上去干几年而已。”

????卢海斌:“那你想想看,未来三五年内,滨海县是谁的天下?”

????贾惠兰:“正常情况下,还是张书记和陈县长的吧。”

????卢海斌:“那你说,是张书记和陈县长强,还是向天亮那班人强?”

????贾惠兰:“这么说来……还是,还是张书记和陈县长强了。”

????卢海斌:“你再想想,在未来三五年内,我有可能离开滨海县吗?”

????贾惠兰:“不能,同时你也不想。”

????卢海斌:“那你说,我待在滨海县,能和一把手对着干吗?”

????贾惠兰:“你不敢,当初李璋当县委副书记的时候,你跟着他与张书记对着干,仅仅是跑跑龙套而已,真要是让你和张书记对着干,就等于鸡蛋碰石头。”

????卢海斌:“所以,归根结底,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贾惠兰:“噢……所以你很纠结了。”

????卢海斌:“哼,不仅于此。”

????贾惠兰:“你哼什么呀?”

????卢海斌:“还为了你。”

????贾惠兰:“我,我怎么啦?”

????卢海斌:“你和向天亮走得太近了。”

????贾惠兰:“你……你又来了。”

????卢海斌:“别以为我是书呆子,我什么都不知道。”

????贾惠兰:“你知道什么了?”

????卢海斌:“我戴着眼镜,四只眼睛,看得清楚着呢。”

????贾惠兰:“老卢,你又胡说八道。”

????卢海斌:“哼,你和章含好得不得了,章含是哪种女人,我还不知道吗?”

????贾惠兰:“呸,请你不要污辱我的朋友。”

????卢海斌:“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贾惠兰:“放屁,你这个醋坛子,我懒得跟你噜嗦了。”

????……

????只听得贾惠兰起身出去了。

????卢海斌顿了顿脚,也跟着离开了卧室。

????向天亮大喜,机不可失,得赶紧溜之大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