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645章 邵三河演戏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演戏不是邵三河的擅长,用向天亮的话说,让邵三河演戏,比山里人下海还危险。

????尤其是要在领导面前演戏,是邵三河再怵的。

????但是戏不得不演,邵三河的戏演得越真,对他自己就越是安全。

????对手应该知道向天亮和邵三河的关系,向天亮被炸,“生死不明”,对手的下一个目标,必定是邵三河。

????但邵三河不能退缩,他没有向天亮的自由,他要是象向天亮那样“躲”起来,公安局将会群龙无首。

????邵三河索然选择了“全面开放”,把自己完全置于不设防的境地。

????这是向天亮的主意,也是空城计的变通运用。

????向天亮确信,邵三河越是抛头露面,正常自如,对手就越是不敢出手。

????南岸路六弯胡同十九号不过是个临时驿站,向天亮、肖剑南和邵三河三个人、很快就离开这里消失了。

????上午九点是县“**”的开始时间,八点刚过,邵三河就独自驾车赶到了县委大会。

????县委书记张衡的办公室。

????提前接到了邵三河的电话告知,张衡和县长陈乐天、副书记陈美兰三人,已经在办公室等候。

????分别打过招呼,邵三河并没有坐下,而是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份传真。

????“张书记,这是省公安厅办公室刚刚发来的传真。”

????张衡笑着接过传真,看了一眼后,点点头递给了陈乐天,“我已经接到了江厅长亲自打来的电话,三河同志,你请坐。”

????作为普通的县委书记,能接到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兼省公安厅长江云龙的电话,至少是一份荣耀,张衡的脸上有几分激动是很正常的。

????邵三河坐到了沙发上。

????陈美兰关切的问道:“邵局,江厅长把向天亮临时调走,你知道是什么事吗?”

????“不知道。”邵三河摇着头说道,“陈副书记,我也想知道是什么事,在电话里刚问了一句,江厅长就反问我说,组织需要向你个汇报吗?吓得我话都不敢说了。”

????邵三河以憨和实出名,冒失打听,他干得出来。

????陈乐天放下了传真,上面没什么实际内容,一份临时调令,是命令,干巴巴的,公事特办。

????“老张,江厅长有什么口头指示?”

????“三点,一,此事只限于我们在座四人知道,这是纪律,二,在向天亮不在期间,要确保他在县人代会上顺利当选副县长,三,对外解释的统一口径,是向天亮同志在省城出差,出差时间少则一星期,多则半个月。”

????陈乐天点点头,又看着邵三河问道:“老邵,西石桥那边,听说发生了爆炸,这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问题,邵三河早有准备,“三位领导,我正要汇报这件事呢,今天凌晨四点半左右,在城关镇西石桥北桥口,发生了汽车爆炸事件,我们已对现场进行了调查,初步结果是,一辆私人轿车发生了油箱自燃爆炸,轿车被炸后掉入小南河里,现场除路面被炸出一个大坑外,护河墙受到了一点损坏,附近民宅临街方向不少门窗的玻璃被损,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陈乐天一怔,“是自燃引起的爆炸?”

????“对。”

????“谁的车?”

????“正在调查,但据附近居民反映,这是辆黑色别克轿车,从昨天晚上十一点起,就停在了那里。”

????邵三河这个谎,撒得够大的,向天亮开的是黑色桑塔纳,是凌晨三点多才停在那里的,却被邵三河如此的“改头换面”。

????当然,这一切都是邵三河和向天亮、肖剑南商量后编出来亻。

????“车上有人吗?”

????“也不清楚,因为爆炸发生时,没有一个目击证人,而轿车被爆炸的气lang掀翻到小南河里了,我们只有在打捞出轿车残骸后,才能知道车主是谁,和车上有没有人。”

????“见鬼,轿车怎么会自燃爆炸呢?”陈乐天自言自语了一句。

????邵三河解释道:“陈县长,有些特殊现象,我们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报纸上说,去年省城还发生过人体自燃呢。”

????张衡摆了摆手,他不关心汽车爆炸,关心的是许白露和张思成的“失踪”。

????“老邵,许白露和张思成回来了,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张书记,许白露和张思成二人的事情,我们是立案了的,所以还得按规定办。”

????“什么规定?”

????“有人失踪,有人报案,我们立案,人虽然回来了,但我们还是要调查后才能销案。”

????张衡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陈乐天也是面露不悦,“老邵,人都回来了,还有这个必要吗?”

????“有必要。”邵三河的回答也是硬绑绑的。

????“什么必要?多此一举,我看不出来有什么必要。”

????邵三河憨憨的说道:“陈县长,许白露和张思成二人的家属报案,我们立案,并耗费了我公安局不少人力物力,如果就这样不明不白的销案了,那以后其他人也跟着效仿,变成了恶作剧,那我们公安局还怎么处理?”

????张衡用商量的口吻说道:“老邵,许白露同志是姜副县长的爱人,还是县政协委员,张思成同志是姜副县长的秘书,你们就走个过场吧。”

????“我们会慎重处理的。”邵三河道。

????陈乐天有点不依不饶,“老邵啊,你真打算把许白露和张思成传唤到公安局调查吗?”

????“必须的,这是规定程序。”

????“老邵,别太过了。”

????邵三河反问道:“陈县长,你说怎么办呢?”

????“我不懂你们的业务,这方面没有发言权。”陈乐天板着脸道,“如果许白露和张思成不配合,你打算怎么办?”

????邵三河也绷起了脸,“如果不配合,我会派人强行传唤,不然,我们会当作假报案处理,报案人将会受到治安处罚。”

????陈乐天的脸色越发难看了。

????邵三河本来就轴,今天有备而来,底气更足。

????不过,他这样做,实际上是卖个破绽,故意所为。

????张衡也看出了邵三河的异样。

????当初市公安党委推荐邵三河接替王再道,张衡是真心支持的,虽然不是自己人,但邵三河为人憨实,心机不重,总比陈乐天推荐的人强吧。

????而且邵三河“尊重”领导,一把手张衡的面子,他是能给足的。

????但今天的邵三河,明摆着吃错了“药”似的,不认领导了。

????“老邵,你也别闷着,我和老陈是信任你的支持你的,县委对公安局的工作也是充分肯定的,许白露和张思成的案子,你还是按规定处理吧。”

????“谢谢张书记的信任。”

????张衡看着邵三河,“不过,你今天好象还有事?”

????“嗯,是有事。”邵三河点着头。

????“什么事?”

????邵三河说道:“这事跟今天凌晨的轿车爆炸有关,也跟许白露和张思成有关,而且,而且可能和常务副县长姜建文有关。”

????“哦?”张衡耸然动容。

????邵三河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封信。

????这封信,已被烧掉了一个角。

????“三位领导,这封信是在西石桥汽车爆炸现场捡到的,先我到达的警员并没有看信里的内容,到目前为止,只有我一个人看过。”

????“什么内容?”张衡问道。

????邵三河道:“一,这是封举报信,二,这封举报信还没有邮寄出去,三,这封举报信没有署名,是用打字机打出来的,四,这封举报信举报的人,是姜副县长及他的爱人许白露和秘书,五,举报的内容是,许白露和张思成合谋,拿走了姜副县长家保险箱里的钱。”

????顿时,办公室里寂静无比。

????张衡拿出举报信,一共两张,已被烧掉了不少,但大部分还在。

????看着看着,张衡的脸色凝重起来了。

????他将信递给了陈乐天,“老邵,这是爆炸现场找到的?”

????“是的,这是爆炸现场最有价值的东西。”

????邵三河一边应着,一边心道,向天亮出的馊主意,也只能骗骗张衡和陈乐天这样的外行人,要是让行家看见,一眼就能看出,举报信不是在爆炸中被烧的,而是被人点火刻意烧的。

????这也是计划的一个重要环节,就这封编出来的举报信,能把西石桥汽车爆炸和姜建文、许白露和张思成联系起来,为从而让下一步的行动师出有名。

????邵三河心说,向天亮的主意,不但又损又坏,而且还很毒很辣,一下就把张衡和陈乐天架到了火山上。

????这封由向天亮捏造出来的“举报信”,此刻已变成了烫手山芋,在三位正副书记手里传来递去。

????张衡和陈乐天的脸色都很难看。

????只有副书记陈美兰,因为事先接到过向天亮的电话,知道这是向天亮设下的一个骗局。

????三位正副书记终于看完了举报信。

????陈乐天问道:“老邵,你怎么看这封信?”

????邵三河摇了摇头,“我不关心这封信里的内容,只关心西石桥汽车爆炸案,再说了,信中所说的内容,即使是真的,我也管不了。”

????张衡微微点头,“老邵,这封信能先留在这里吗?”

????这也是逐客令,要开书记碰头会了。

????邵三河起身道:“三位领导,这封信我先带回去,让我们公安局做技术鉴定以后,我再送交领导。”

????这是必须的,因为这封信“写”得匆忙,还要进行必要的处理,才能更象是从爆炸现场“捡”回来的。

????邵三河带着举报信,退出了张衡的办公室。

????...